《古兰经》马坚(译)


(第十二卷)

六 大地上的动物,没有一个不是由真主担负其给养的,没有一个不是真主知道其住所和贮藏处的。一切事物都记载在一本明确的天经中。
七 他在六日之中创造了天地万物——他的宝座原是在水上的——以便他考验你们,看你们中谁的工作是最优的。如果你说:「你们死后,是要复活的。」不信道的人们必定说:「这个只是明显的魔术。」
八 如果我把他们应受的惩罚展缓一个可数的日期,他们必定说:「惩罚怎么不降临呢?」真的,在惩罚降临他们的日子,他们将无处逃避,他们所嘲笑的惩罚将要降临他们。
九 如果我使人尝试从我发出的慈恩,然后我把那慈恩夺取了,他必定失望而且孤恩。
一零 在遭遇艰难之后,如果我使他尝试幸福,他必定说:「灾害已脱离我了。」他必定欣喜而且自夸。
一一 但坚忍而且行善的人们,将蒙饶恕,并受重大的报酬。
一二 你或许不肯传达你所受的部分启示,而且因之而烦闷,因为恐怕他们说:「为甚么没有一个宝藏降于他,或有一个天神与他一道来临呢?」你只是一个警告者,真主是监护万物的。
一三 难道他们说他捏造经典吗?你说:「你们试拟作十章吧。你们应当舍真主而祈祷你们所能祈祷的,倘若你们是诚实的人。」
一四 倘若他们不答应你们,那末,你们当知道这本经是依真主的知觉而降示的,并应当知道,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你们是顺服的人吗?
一五 凡欲享受今世生活及其装饰的人,在今世我要使他们享受自己行为的完全的报酬;在今世,他们不受亏待。
一六 这等人在后世只得享受火狱的报酬,他们的事业将失效,他们的善行是徒然的。
一七难道这等人还不如别的人吗?他们依据从他们的主降示的明证,而且他们的主所派遣的见证已继那明证而来临,在那明证之前还有穆萨的经典,那是真主所降赐的指南和慈恩。这等人是坚信那明证的。各党派中谁不信那明证,火狱将是谁的约定的地方。所以你们不要怀疑它,它确是你的主所降示的真理,但人们大半不信。
一八 假借真主的名义而造谣的人,谁比他们还不义呢?这等人将受他们的主的检阅,而见证者们将来要说:「这些人是假借他们的主的名义造谣的。」真的,真主的诅咒是要加于不义的人们的。
一九 他们阻碍真主的大道,并暗示它是邪道,而且不信后世。
二零 这等人在大地上绝不能逃避天谴。除真主外,他们绝无保护者。他们将受到加倍的惩罚。他们未能听从,也未观察。
二一 这等人是自亏的。他们所捏造的,已回避他们了。
二二 毫无疑义,他们在后世是最亏折的。
二三 信道而且行善,并对真主表示谦逊的人,他们确是乐园的居民,将永居其中。
二四 有两派人,这一派譬如是又瞎又聋的人,那-派譬如是又明又聪的人,难道这两派彼此的情况是一样的吗?你们怎么不觉悟呢?
二五 我确已派遣努哈去教化他的宗族说:「我对你们确是一个坦率的警告者。
二六 除真主外,你们不要崇拜任何物。我的确怕你们遭受痛苦日的惩罚。」
二七 但他的宗族中不信道的贵族说:「我们认为你只是像我们一样的一个凡人,我们认为只有我们中那些最卑贱的人们才轻率地顺从你,我们认为你们不比我们优越。我们甚至相信你们是说谎的。」
二八 他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告诉我吧,如果我是依据从我的主降示的明证的,并且曾受过从他那里发出的慈恩,但那个明证对于你们是模糊的,难道你们憎恶它,而我们强迫你们接受它吗?
二九 我的宗族啊!我不为传达使命而向你们索取钱财,我的报酬只归真主负担。我不驱逐信道的人们。他们必定要会见他们的主,但我认为你们是无知的民众。
三零 我的宗族啊!如果我驱逐他们,那末,谁能保护我不受真主的惩罚?你们怎么不觉悟呢?
三一 我不对你们说我有真主的宝藏,也不说我知道幽玄,也不说我确是一个天神,也不说你们所藐视的人,真主绝不赏赐他们任何福利——真主是知道他们的事情的——否则,我必是一个不义的人。」
三二 他们说:「努哈啊!你确已和我们争论,而且争论得太多了,你昭示我们你用来吓唬我们的惩罚吧,如果你是一个诚实的人。」
三三 他说:「只有真主能使惩罚降临你们,如果他意欲,你们绝不能逃避天谴。
三四 如果我欲忠告你们,而真主欲使你们迷误,那我的忠告是无济于你们的。他是你们的主,你们只被召归于他。」
三五 难道他们说他伪造经典吗?你说:「如果我伪造经典,我自负我的罪责,我与你们所犯的罪行无关。」
三六 努哈奉到启示说:「你的宗族中除已归信者外,绝不会再有人归信你,故你不要为他们的行为而悲伤。
三七 你应当在我的监视下,依我的启示而造船。你不要为不义的人们而祈祷我,他们必定要被淹死。」
三八 他正在造船。他的宗族中的贵族们每逢从他面前走过,都嘲笑他,他说:「如果你们嘲笑我们,我们也必定要像你们嘲笑我们一样嘲笑你们。
三九 你们将来就知道谁要受凌辱的惩罚,谁要遭永久的惩治。」
四零 等到我的命令来临而洪水从地面涌出的时候,我说:「你把每种动物各拿一对放在船里,并使你的家属——除已被判决者外——和信道的人们一起上船去。」只有少数人同他一起信道。
四一 他说:「你们上船去吧!这只船的航行和停舶都是奉真主之名的。我的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
四二 那只船载着他们航行于山岳般的波涛之间。努哈喊叫他儿子——那时他远在船外——说:「我的孩子啊!你来和我们一道乘船吧!你不要同不信道的人们在一起。」
四三 他儿子说:「我要到一座山上去躲避洪水。」他说:「今天,除真主所怜悯的人外,绝没有任何人能保护别人不受真主的惩罚。」波涛隔开了他们俩,他就被淹死了。
四四 有人说:「地啊!汲干你上面的水吧!云啊!散开吧!」于是洪水退去了,事情就被判决了。船停舶在朱迭山上。有人说:「不义的人们已遭毁灭了。」
四五 努哈祈祷他的主说:「我的主啊!我的儿子是我的亲人,你的诺言是真实的,你是最公正的判决者。」
四六 主说:「努哈啊!他的确不是你的家属,他是作恶的,你不要向我祈求你所不知道的事情。我劝你不要自居于愚人之列。」
四七 他说:「我的主啊!我求庇于你,以免我向你祈求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如果你不饶恕我,不怜悯我,我就变成为亏折的人了。」
四八 有人说:「努哈啊!你下船吧!从我发出的平安和幸福,将要降临你和与你同船的人的部分后裔。他们的另一部分后裔,我将使他们享受,然后,他们将遭受从我发出的痛苦的惩罚。」
四九 这是部分幽玄的消息,我把它启示你。以前,你和你的宗族都不知道它,故你应当坚忍。善果归于敬畏的人们。
五零 我确已派遣阿德人的弟兄呼德去教化他们,他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应当崇拜真主,除他外,绝无应受你们崇拜的。你们只是造谣者。
五一 我的宗族啊!我不为传达使命而向你们索取报酬,我的报酬只由造化我的主宰负担。难道你们不理解吗?
五二 我的宗族啊!你们应当向你们的主求饶,然后归依他,他就把充足的雨水降给你们,并使你们更加富强。你们不要背离﹙正道﹚而犯罪。」
五三 他们说:「呼德啊!你没有昭示我们任何明证,我们绝不为你的言论而抛弃我们的神灵,我们并不归信你。
五四 我们只想说,我们的一部分神灵使你发狂。」他说:「我求真主作证,你们也应当作证,我对于你们所用以配真主的﹙偶像﹚确是无干的。
五五 你们群起而谋害我吧!而且不要宽恕我。
五六 我的确信托真主——我的主和你们的主,没有一种动物不归他管辖。我的主确是在正路上的。
五七 如果你们违背正道,那末,我确已把我所奉的使命传达给你们了,我的主将以别的民众代替你们,你们一点也不能伤害他。我的主确是监护万物的。」
五八 当我的命令降临的时候,我因为从我发出的慈恩拯救了呼德和同他在一起信道的人们,我使他们免遭严厉的惩罚。
五九 这些阿德人曾否认他们的主的迹象,并违抗他们族中的使者,而且顺从每个顽固的暴虐者的命令。
六零 他们在今世和复活日,永遭诅咒。真的,阿德人确已否认他们的主。真的!阿德人——呼德的宗族——愿他们遭受毁灭!
六一 我确已派遣赛莫德人的弟兄撒立哈去教化他们,他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应当崇拜真主,除他外,绝无应受你们崇拜的。他用地上的土创造你们,并使你们在大地上居住,故你们应当向他求饶,然后归依他。我的主确是临近的,确是有求必应的。」
六二 他们说:「撒立哈啊!以前,你在我们中间是众望所归的,难道你禁止我们崇拜我们祖先所崇拜的﹙偶像﹚吗?我们对于你用以号召我们的事确在令人不安的怀疑之中。」
六三 他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告诉我吧!如果我是依据从我的主降示的明证的,并且他曾将从自己发出的慈恩赏赐了我,那末,如果我违抗了真主,谁能保证我不受他的惩罚呢?你们只能使我遭受更大的损失。
六四 我的宗族啊!这是真主的母驼,可以做你们的迹象,所以你们应当让它在真主的大地上吃草,不要伤害它,否则,临近的惩罚将袭击你们。」
六五 但是他们宰了牠,他就说:「你们在家里享受三日吧!这不是骗人的应许。
六六 当我的命令降临的时候,我因为从我发出的慈恩而使撒立哈和同他一起信道的人脱离当日的耻辱,你的主确是至强的,确是有权的。
六七 吶喊袭击了不义的人们,顷刻之间,他们都僵仆在自己的家里,
六八 彷佛他们没有在里面住过一样。真的,赛莫德人确已否认他们的主。真的,愿赛莫德人遭受毁灭。
六九 我的众使者确已带着喜讯降临易卜拉欣,他们说:「祝你平安!」他说:「祝你们平安。」他很快就拿来一只烤犊来。
七零 当他看见他们不伸手去取犊肉的时候,他认为他们是奇怪的,他对他们觉得有点害怕。他们说:「你不要害怕,我们确是被派到鲁特的宗族去的。」
七一 他的妻子站在一旁笑了。我就以易司哈格和在易司哈格之后的叶尔弧白向她报喜。
七二 她说:「咄咄怪事,我这个老太婆还会生孩子吗?这是我龙钟的丈夫。这确是一件奇事!」
七三 他们说:「难道你对真主的命令感到惊讶吗?愿真主的怜悯和幸福降临你们全家,他确是可赞的,确是光荣的。」
七四 当畏惧离开易卜拉欣,而喜讯降临他的时候,他为鲁特的宗族而与我的众使者争论。
七五 易卜拉欣确是宽仁的,确是慈悲的,确是悔悟的。
七六 「易卜拉欣啊!你避开这争论吧!你的主的命令确已来临了,不可抵御的惩罚必定降临他们。」
七七 当我的众使者来到鲁特家的时候,他为使者们陷入难境,他无力保护他们,他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日子。」
七八 他的宗族仓猝地到他的家里来,他们向来是作恶的。他说:「我的宗族啊!这些是我的女儿,她们对于你们是更纯洁的。你们应当敬畏真主,你们对于我的客人们不要使我丢脸。难道你们当中没有一个精神健全的人吗?」
七九 他们说:「你确已知道我们对于你的女儿们没有任何权利。你确实知道我们的欲望。」
八零 他说:「但愿我有能力抵抗你们,或退避到一个坚强的支柱。」
八一 他们说:「鲁特啊!我们确是你的主的使者,他们绝不能伤及你。你应当带着你的家属在五更出行——你们中的任何人都不要回头看——但你的妻子除外,她将与他们同遭毁灭。他们约定的时间是早晨,难道早晨不是临近的吗?」
八二 当我的命令降临的时候,我使那个市镇天翻地覆,我使预定的连续的陶石像雨点般地降落在他们身上。
八三 那些陶石是在你的主那里打上标记的,它并非远离不义者的。
八四 我确已派遣麦德彦人的弟兄舒阿卜去教化他们,他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应当崇拜真主,除他外,绝无应受你们崇拜的。你们不要用小斗和小秤,我的确认为你们是昌盛的,我的确怕你们遭受围困日的惩罚。
八五 我的宗族啊!你们应当使用充足的斗和公平的秤,你们不要克扣他人应得的财物,不要在地方上为非作歹。
八六 残存在真主那里的给养,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如果你们是信士。我绝不是你们的监护者。」
八七 他们说:「舒阿卜啊!难道你的祈祷命令你让我们放弃我们祖先所崇拜的﹙偶像﹚并命令你教我们不要自由地支配我们的财产吗?你确是宽仁的,确是精神健全的!」
八八他说:「我的宗族啊!你们告诉我吧,如果我是依据从我的主降示的明证的,而他曾将他的佳美的给养赏赐了我,﹙难道我肯违背他的命令吗?﹚我不愿和你们背道而驰,我禁止你们犯罪,我就不犯罪,我只愿尽我所能从事改革,我的成功全凭真主的援助,我只信赖他,我只归依他。
八九 我的宗族啊!你们绝不要因为反对我而使你们遭受努哈的宗族,或呼德的宗族,或撒立哈的宗族所遭受的惩罚。鲁特的宗族﹙灭亡的时代﹚离你们是不远的。
九零 你们应当向你们的主求饶,然后,向他悔过,我的主确是至慈的,确是至爱的。」
九一 他们说:「舒阿卜啊!你所说的话有很多是我们所不理解的。我们的确认为你是我们中的一个弱者,假若不为你的家族,我们誓必辱骂你,你对于我们并非尊贵的。」
九二 他说:「我的宗族啊!难道我的家族对于你们比真主还尊贵吗?你们把真主当作你们背后的弃物,我的主确是彻知你们的行为的。
九三 我的宗族啊,你们按自己的能力而工作吧,我确是工作的!你们将知道凌辱的惩罚降临谁,而且知道谁是说谎的人。你们期待着吧!我将同你们一起期待的。」
九四 当我的命令降临的时候,我因从我发出的慈恩而拯救了舒阿卜和同他在一起信道的人。吶喊声袭击了不义的人们,顷刻之间,他们都伏仆在自己的家里。
九五 彷佛他们没有在里面住过一样。真的,愿麦德彦人遭受毁灭,犹如赛莫德人遭受毁灭一样!
九六 我确已派遣穆萨带着我的许多迹象和明证去
九七 教化法老及其贵族,但他们顺从法老的命令,而法老的命令不是正确的。
九八 在复活日,法老将引导他的百姓,而将他们引入火狱,他们所进入的那个地方真恶劣。
九九 他们在今世受诅咒,在复活日也遭受诅咒。他们所受的援助真恶劣!
一零零 这是已遭毁灭的那些市镇的消息,我把它告诉你。那些市镇有废墟犹在的,有荡然无存的。
一零一 我没有亏待他们,但他们亏待自己。他们舍真主而祈祷的众神灵,当你的主的命令降临的时候,对于他们无济于事,只使他们更受损伤。
一零二 当你的主毁灭不义的市镇的时候,他的惩罚就是这样的。他的惩罚确是痛苦的,确是严厉的。
一零三 对于畏惧后世惩罚的人,此中确有一种迹象。那是世人将被集合之日,那是世人将被证明之日。
一零四 我只将它展缓到一个定期。
一零五 在那日惩罚将要降临,每个人须经真主的允许才得发言,他们当中有簿命的,有幸福的。
一零六 至于薄命的,将进入火狱,他们在其中将要叹气,将要哽咽。
一零七 他们将天长地久地永居其中。除非你们的主所意欲的,你的主确是为所欲为的。
一零八 至于幸福的,将进入乐园,而永居其中,天长地久,除非你的主所意欲的。那是不断的赏赐。
一零九 你对这等人所崇拜的﹙偶像﹚,不要怀疑,他们只像他们的祖先那样崇拜,我必定要把他们的份儿完全无缺地赏赐他们。
一一零 我确已把经典赏赐穆萨,但人们对那部经典有分歧;假若没有一句话从你的主预先发出,他们必受裁判。他们对于它确是在使人不安的怀疑之中。
一一一 你的主必使每个人都得享受自己行为的完全的报酬,他确是彻知他们的行为的。
一一二 你应当按照天命而遵循正路,与你一起悔过的人,也当遵循正路。你们不要过分,他确是明察你们的行为的。
一一三 你们不要倾向不义的人,以免遭受火刑。除真主外,你们绝无保护者,然后,你们不能获得援助。
一一四 你当在白昼的两端和初更的时候谨守拜功,善行必能消除恶行。这是对于能觉悟者的教诲。
一一五 你当坚忍,因为真主必不使行善者徒劳无酬。
一一六 在你们之前逝去的各世代中,有德者为何不禁止众人在地方上作恶?但他们中我所拯救的少数人除外。不义的人们追随他们所享受的豪华生活。他们是犯罪的人。
一一七 你的主不致为部分人迷信而毁灭那些市镇,而多数居民是善良的。
一一八 假若你的主意欲,他必使众人变成为-个民族。他们将继续分歧,
一一九 但你的主所怜悯的人除外。他为这件事而创造他们。你的主的判辞已确定了:我誓必以人类和精灵一起充满火狱。
一二零 关于使者们的消息,我把它告诉你,用来安定你的心。在这些消息中,真理以及对信士们的训戒和记念已降临你了。
一二一 你对不信道的人说:「你们按你们的能力而工作吧,我们确是工作的!
一二二 你们等待吧,我们确是等待的!」
一二三 天地的幽玄只是真主的,一切事情只归他,故你应当崇拜他,应当信赖他。你的主绝不忽视你们的行为。
                                                                                                          第一二章 优素福

这章是麦加的,全章共计一一一节。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一 艾列弗,俩目,拉仪。这些是明确的天经的节文。
二 我确已把它降示成阿拉伯文的《古兰经》,以便你们了解。
三 我借着启示你这部《古兰经》而告诉你最美的故事,在这以前,你确是疏忽的。
四 当时优素福对他父亲说:「我的父亲啊!我确已梦见十一颗星和太阳、月亮,我梦见他们向我鞠躬。」
五 他说:「我的孩子啊!你不要把你的梦告诉你的哥哥们,以免他们谋害你;恶魔确是人类公开的仇敌。」
六 你的主这样拣选你,他教你圆梦,他要完成对你和对叶尔孤白的后裔的恩典,犹如他以前曾完成对你的祖先易卜拉欣和易司哈格的恩典一样,你的主确是全知的,确是至睿的。
七 在优素福和他哥哥们﹙的故事﹚里,对于询问者确有许多迹象。
八 当时,他们说:「优素福和他弟弟,在我们的父亲看来,是比我们还可爱的,而我们是一个﹙强壮的﹚团体,我们的父亲确是在明显的迷误之中。」
九 ﹙他们说:﹚「你们把优素福杀掉,或把他抛弃在荒远的地方,你们父亲的慈爱,就会专归于你们了,而你们以后还可以成为正直的人。」
一零 他们当中有一个发言人曾说:「你们不要杀死优素福,你们可以把他投入井里。要是你们那样做了,一些过路的旅客会把他拾去的。」
一一 他们说:「我们的父亲啊!你对于优素福怎么不信任我们呢?我们对于他确是怀好意的。
一二 明天,请你让他和我们一同去娱乐游戏,我们一定保护他。」
一三 他说:「你们把他带走,我实在放心不下,我生怕在你们疏忽的时候,狼把他吃了。」
一四 他们说:「我们是一个﹙强壮的﹚团体,狼却吃了他,那我们真是该死了。」
一五 当他们把他带走,并且一致决定把他投入井底的时候,我启示他说:「将来你必定要把他们这件事,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时候,告诉他们。」
一六 傍晚,他们哭着来见他们的父亲,
一七 他们说:「我们的父亲啊!我们赛跑时,使优素福留守行李,不料狼把他吃了。你是绝不会相信我们的,即使我们说的是实话。」
一八 他们用假血染了优素福的衬衣,拿来给他们的父亲看。他说:「不然!你们的私欲怂恿你们干了这件事;我只有很好地忍耐,对你们所叙述的事,我只能求助于真主!」
一九 旅客们来了,他们派人去汲水,他把水桶缒下井去,他说:「啊!好消息!这是一个少年。」他们秘密地把他当作货物,真主是全知他们的行为的。
二零 他们以廉价——可数的几个银币——出卖了他,他们是不怜惜他的。
二一 那购买他的埃及人对自己的妻子说:「你应当优待他,他也许对我们有好处,或者我们抚养他做义子。」我这样使优素福在大地上获得地位,以便我教他圆梦。真主对于其事务是自主的,但人们大半不知道。
二二 当他达到壮年时,我把智慧和学识赏赐他,我这样报酬行善者。
二三 他的女主人,把所有的门都紧紧地关闭起来,然后,勾引他说:「快来﹙拥抱﹚我啊!」他说:「求真主保佑我!他是我的主,他已优待了我。不义的人必定不会成功。」
二四 她确已向往他,他也向往她,要不是他看见他的主的明证。我这样为他排除罪恶和丑事,他确是我的一个忠实的仆人。
二五 他俩争先恐后地奔向大门。那时她已把他的衬衣从后面撕破了,他俩在大门口遇见她的丈夫,她说:「想奸污你的眷属者,他的报酬只有监禁或痛惩。」
二六 他说:「是她勾引我。她家里的一个人作证说:「如果他的衬衣是从前面撕破的,那她说的是实话,而他是说谎的;
二七 如果他的衬衣是从后面撕破的,那末她已说了谎话,而他说的是实话。」
二八 当他看见他的衬衣是从后面撕破的时候,他说:「这确是你们的诡计,你们的诡计确是重大的。」
二九 ﹙又说﹚:「优素福,你避开此事吧!﹙我的妻子,﹚你为你的罪过而求饶吧,你原是错误的!」
三零 都城里的一些妇女说:「权贵的妻子勾引她的仆人,他迷惑了她,我们认为她确是在明显的迷误之中的。」
三一她听到了她们狡猾的流言蜚语,就派人去把她们邀请来,并为她们预备了一桌席,发给她们每人一把小刀,她﹙对优素福﹚说:「你出去见见她们吧。」当她们看见他的时候,她们赞扬了他,﹙她们都被迷住了﹚,以致餐刀割伤了自己的手。她们说:「啊呀!这不是一个凡夫,而是一位高洁的天仙。」
三二 她说:「这就是你们为他而责备我的那个人。我确已勾引他,但他洁身自好。如果他再不听从我的命令,他势必要坐牢,他势必成为自甘下贱的人。」
三三 他说:「我的主啊!我宁愿坐牢,也不愿响应她们的召唤。如果你不为我排除她们的诡计,我将依恋她们,我将变成愚人。」
三四 他的主就答应了他,并且为他排除了她们的诡计。他确是全聪的,确是全知的。
三五 他们看见了许多迹象之后,觉得必须把他监禁一个时期。
三六 有两个青年和他一同入狱,这个说:「我确已梦见我榨葡萄汁﹙酿酒﹚。」那个说:「我确已梦见我的头上顶着一个大饼,众鸟飞来啄食。请你替我们圆梦,我们的确认为你是行善的。」
三七 他说:「无论谁送甚么食物给你俩之前,我能告诉你们送的是甚么。这是我的主教给我的。有一个民族不信仰真主,不信仰后世,我确已抛弃他们的宗教。
三八 我遵循我的祖先——易卜拉欣、易司哈格、叶尔孤白的宗教。我们不该以任何物配真主,这是真主施于我们和世人的恩惠,但世人大半不感谢。
三九 两位难友啊!是许多涣散的主宰更好呢?还是独一万能的真主更好呢?
四零 你们舍真主而崇拜的,只是你们和你们的祖先所定的一些﹙偶像的﹚名称,真主并未加以证实,一切判决只归真主。他命令你们只崇拜他。这才是正教。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四一 同监的两位朋友啊!你们俩中有一个要替他的主人斟酒,有一个要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而众鸟飞到他的头上来【焰鸟】他。你俩所询问的事情,已被判决了。」
四二 他对俩人中预料将会获释的人说:「请你在你主人面前替我申冤。」但恶魔使他忘记在他主人面前替优素福申冤,以至他在监里坐了几年。
四三 国王说:「我确已梦见七头胖黄牛,被七头瘦黄牛吃掉了,又梦见七穗青麦子,和七穗干麦子。侍从们呀!你们替我圆圆这个梦。如果你们是会圆梦的人。」
四四 他们说:「这是一个噩梦,而且我们不会圆梦。」
四五 曾被赦宥并且在一个时期之后想起优素福的那个青年说:「我将告诉你们关于这个梦的意思,请你们派我去吧。」
四六 「优素福,忠实的人呀!请你为我们圆圆这个梦,七头胖黄牛,被七头瘦黄牛吃掉了,又有七穗青麦子,和七穗干麦子。我好回去告诉人们,让他们知道这个梦的意义。」
四七 他说:「你们要连种七年,凡你们所收获的麦子,都让它存在穗子上,只把你们所吃的少量的麦子打下来。
四八 此后,将有七个荒年,来把你们所预备的麦子吃光了,只剩得你们所储藏的少量麦子。
四九 此后,将有一个丰年。人们在那一年中要得雨水,要榨葡萄酿酒。」
五零 国王说:「你们带他来见我吧!」当使者到来的时候,他说:「请你回去问问你的主人,曾经把自己的手割伤了的那些妇女,现在是怎样的?我的主是全知她们的诡计的。」
五一 国王说:「你们勾引优素福的时候,你们的实情是甚么?」她们说:「啊呀!我们不知道他有一点罪过。」权贵的妻子说:「现在真相大白了,是我勾引他,他确是诚实的人。」
五二 「这是因为要他知道,在背地里我并没有不忠于他的行为,并且要他知道,真主不诱导不忠者的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