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信件


致齐雅德·本·艾比希[1],巴士拉长官伊本·阿拔斯的代理。伊本·阿拔斯当时去阿瓦什,波斯,克尔曼等省视察。

وَإِنِّي أُقْسِمُ بِاللهِ قَسَماً صَادِقاً، لَئِنْ بَلَغَني أَنَّكَ خُنْتَ مِنْ فَيْءِالْمُسْلِمِينَ شَيْئاً صَغِيراً أَوْ كَبِيراً، لاَََشُدَّنَّ عَلَيْكَ شَدَّةً تَدَعُكَ قَلِيلَ الْوَفْرِ ثَقِيلَ الظَّهْرِ ضَئِيلَ الاََْمْرِ وَالسَّلاَمُ.

我凭真主真诚地发誓,我获悉你对穆斯林的战利品和土地税不管多少有不忠之处,我一定要对你采取严厉的措施,它将使你贫穷,使你渺小[2]。祝安!

[1]齐雅德·本·艾比希(?一673)生于塔伊夫。他父亲阿比德,母亲素米娅都是蒙昧时期的奴隶。素米娅是妓女,因门第卑微,血统不清,齐雅德被人们称为齐雅德·本·艾比希(他父亲的儿子)。齐雅德青年时期表现出聪明才干。哈里发欧麦尔曾派他前往也门调查处理那里的腐败问题。回来后齐雅德向欧麦尔汇报情况,当时在场的人有阿里,阿慕尔·本·阿绥,艾布·苏富扬等。齐雅德的口才与处理问题的能力令在场的人们惊异。阿慕尔问身边的艾布·苏富扬,这小伙子的父亲是谁?如果他的父亲是古莱什人的话,他将是阿拉伯人杰出的人才。艾布·苏富扬悄悄地对阿慕尔说,“我是他的父亲,是我把他放到他母亲子宫内的。”阿慕尔说,“那么你为什么不承认他呢?”艾布·苏富扬说,“我怕这个人”(指欧麦尔)。他俩的悄声谈话被齐雅德听见,在他心中留下了疑团。艾布·穆萨担任巴士拉长官时期向欧麦尔要求派齐雅德做他的秘书,欧麦尔同意。艾布·穆萨外出时让齐雅德做他的代理。伊玛目阿里被推举为哈里发时,齐雅德表示坚决拥护,被任命为波斯一地区长官,他对自己管辖的地区治理得很好。伊本·阿拔斯离开巴士拉时让齐雅德做他的代理。伊玛目在世时他坚决支持伊玛目反对穆阿威叶。穆阿威叶曾写信争取他,他强硬地回绝,并把穆阿威叶写给他的信送交伊玛目。伊玛目遇难后,穆阿威叶写了一封强硬的信令其投降,否则将派军抓回,让他赤脚从波斯步行到大马士革,然后绑在市场上当奴隶卖掉……。齐雅德读完信怒不可遏,也回了一封强硬的信,骂穆阿威叶是吃人肝女人和一群父亲的儿子(指穆阿威叶的母亲欣黛把哈姆宰的肝放到嘴里想咽下去,后来人们贬称穆阿威叶为吃人肝女人的儿子。欣黛年轻时是个放荡的女人,曾与五个男人有过性关系。)并威胁说,“我将跟随先知的外孙,先知堂弟的儿子(指哈桑)一起,他还拥有十万人马,我们将踏平叙利亚……。”穆阿威叶读完信有些紧张,他把穆义莱·本·舒尔白请求商量对策。穆义莱说,齐雅德在波斯是我们的后患,他思想敏锐,意志坚强,但他好虚荣,爱登台演讲,吃软不吃硬,你若对他好言相劝,并承认你和他的血统关系,我料他会归顺你,你写一信我作为使者亲自前往,事必成。于是穆阿威叶写了信,穆义莱携信前往波斯。齐雅德打开信一看,写道:

“信士们的长官穆阿威叶·本·艾比·苏富扬致齐雅德·本·艾比·苏富扬:启者,由于你对我的误解,切断了我们的血统关系,跟随了我们的敌人。奥斯曼是我们的族亲,我讨还他的血债,而你却跟我作对,好象我们不是亲兄弟,艾布·苏富扬不是你我的父亲……。”齐雅德读完如此热情洋溢的信,再看到穆义莱长途跋涉亲自前来,深受感动,但他没有立即作答,请穆义莱先回,容他三思而行。穆义莱走后三天,他在清真司的讲台上发表演讲:

众人啊!自奥斯曼被杀后我一直在思考,穆斯林相互残杀,骆驼战役,隋芬战役夺取了十多万人的生命,都说自己在真理一边,民众看不清真相,我担心穆斯林内部再起战火……,我为你们想好了一个完全之计,良好的出路,我赞扬你们对我的顺从……。

他给穆啊威叶写回信,我读了你让穆义莱捎来的信,如果你信中说的是真诚的,善意的,它将在我心中种上好感与亲善的种籽;如果你玩弄阴谋诡计,居心叵测……。”穆阿威叶答应了他的所有要求,并答应当众宣布他们的血统关系,还许给他伊拉克军政长馆职位。齐雅德到叙利亚后,穆阿威叶在大马士革清真大司的讲台上让齐雅德坐在自己的身边,当众宣布齐雅德是他合法的亲兄弟,并让许多人作了证,不少人站起来作了证,一个曾经在塔伊夫开过酒馆的名叫艾布·麦利叶姆的老人站起来佐证说:信士们的长馆,我作证艾布·苏富扬曾经来过塔伊夫,他在我的酒馆里喝了酒,吃了饭,吃完后,他请我帮他找个妓女,我就给他介绍了素米娅,我亲眼看见他们过了一夜。”齐雅德在讲台上大喝道:“你敢污辱大丈夫的母亲,你在说你自己的母亲吧!”

穆阿威叶任命齐雅德为巴士拉长馆。穆义莱死后升任库法长馆兼巴士拉长馆,管辖整个伊拉克及帝国东部地区。齐雅德赴任时他的车队经过巴士拉大街,一个名叫艾布·奥里彦的老人问,这新任长管是谁?人们说他是齐雅德·本·艾布·苏富扬,穆啊威叶的亲兄弟。老人说,“我认识艾布·苏富扬和他的儿子们,他的儿子有叶齐德,欧太白,安伯赛,罕左莱·穆啊威叶,没有听说名叫齐雅德的儿子呀!”有人把此话立即报告长馆府。齐雅德派人给老人送去二百金币,说你的侄子齐雅德长馆送给你的。第二天齐雅德的车队又经过大街,他特意下车,向老人道安。齐雅德走后,艾布·奥里彦痛哭流涕。有人问,“长官向你道安,你为什么要哭?”老人说:“我听到齐雅德的声音仿佛听到了艾布·苏富扬的声音。”此事传到穆阿威叶耳里。穆阿威叶给艾布·奥里彦写了一封信,其中写道:“看来金币使你说了真话。”

希提的《阿拉伯通史》写道:“齐雅德给他的哈里发哥哥大帮其忙。他对什叶派的中心之一的巴士拉城施用了无情的高压手段……。他有四千名身强力壮,训练有素的护卫,他们既是侦探,又是警察,他凭着这些人来残暴地统治库法,巴士拉,凡是敢于对阿里的后裔表示好感或者辱骂穆阿威叶的人,都要跟踪缉拿。 ”673年齐雅德死于瘟疫,他儿子奥拜杜拉继位,他步他父亲的后尘,更残酷地镇压,屠杀真主的使者和伊玛目阿里的子孙。就是他派军队在卡尔巴拉无情地杀害了先知的外孙侯赛因,并把侯赛因的人头送往大马士革,献给叶齐德,邀功请赏。伊本·艾比·哈迪德说,真主诅咒齐雅德父子,他们把伊玛目阿里对他们今,后两世的恩德用屠杀他的子孙来还报,真主不容,历史永远谴责他们和他们的主子……。

[2]“严厉的措施”指命令退还国库的财产,从而使你贫穷,民众知道你贪污了国库的财产,被责令追回,从而在民众中丢脸,变成渺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