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信件


致穆阿威叶。

فَأَرَادَ قَوْمُنَا قَتْلَ نَبِيِّنَا، وَاجْتِيَاحَ أَصْلِنَا، وَهَمُّوا بِنَا الْهُمُومَ وَفَعَلُوا بِنَا الاََْفَاعِيلَ وَمَنَعُونَا الْعَذْبَ وَأَحْلَسُونَاالْخَوْفَ، وَاضْطَرُّونَاإِلَى جَبَلٍ وَعْرٍ، وَأَوْقَدُوا لَنَا نَارَ الْحَرْبِ،

我们的族人[①]要杀害我们的圣人,要彻底消灭我们,他们给我们制造了许多悲伤,对我们采取了种种卑劣的手段,不让我们过安定的生活[②],使我们处于恐怖之中,把我们赶到崎岖的山坳里,对我们点燃起战火。

فَعَزَمَ اللهُ لَنَاعَلَى الدَّبِّ عَنْ حَوْزَتِهِ وَالرَّمْيِ مِنْ وَرَاءِ حُرْمَتِهِ. مُؤْمِنُنَا يَبْغِي بِذلِكَ الاََْجْرَ، وَكَافِرُنَا يُحَامِي عَنِ الاََْصْلِ،

真主要求我们保卫先知的宗教,捍卫他的尊严。我们中的信士以此寻求真主的报酬;非信士出于保卫他们的宗族。

وَمَنْ أَسْلَمَ مِنْ قُرَيشٍ خِلْوٌ مِمَّا نَحْنُ فِيهِ بِحِلْفٍ يَمْنَعُهُ، أَوْ عَشِيرَةٍ تَقُومُ دُونَهُ، فَهُوَ مِنَ الْقَتْلِ بِمَكَانِ أَمْنٍ.

古莱什部族的其他家族中信奉了伊斯兰教的人凭盟约或族人的保护,没有遭到像我们一样的迫害,他们的生命没有受到威胁。

وَكَانَ رَسُولُ اللهِ صلى الله عليه وآله إذَا احْمَرَّ الْبَأْسُ، وَأَحْجَمَ النَّاسُ، قَدَّمَ أَهْلَ بَيْتِهِ فَوَقَى بِهِمْ أَصَحَابَهُ حَرَّ السُّيُوفِ وَالاََْسِنَّةِ.

当时一旦战斗激烈,人们退缩寸,先知总是把自己的亲属放在第一线,用他们保护他的其他伙伴免遭刀、剑之祸。

فَقُتِلَ عُبَيْدَةُ بْنُ الْحَارِثِ يَوْمَ بَدْرٍ، وَقُتِلَ حَمْزَةُ يَوْمَ أُحُدٍ، وَقُتِلَ جَعْفَرٌ يَوْمَ مُؤْتَةَ. وَأَرَادَ مَنْ لَوْ شِئْتُ ذَكَرْتُ اسْمَهُ مِثْلَ الَّذِي أَرَادُوا مِنَ الشَّهَادَةِ، وَلكِنَّ آجَالَهُمْ عُجِّلَتْ،وَمَنِيَّتَهُ أُجِّلَتْ.

在白德尔战役中欧拜岱·本·哈里斯[③]阵亡,在吴侯德战役中哈姆宰[④]牺牲,在穆乌泰战役中贾法尔献身[⑤]。先知曾要求另一个人[⑥],如果我愿意的话我说出他的名字,像他们一样献身,但是他们的大限提前了,而他的殁期延长了。

فَيَاعَجَباً لِلدَّهْرِ! إِذْ صِرْتُ يُقْرَنُ بِي مَنْ لَمْ يَسْعَ بِقَدَمِي وَلَمْ تَكُنْ لَهُ كَسَابِقَتِي الَّتِي لاَ يُدْلِي أحَدٌبِمِثْلِهَا، إِلاَّ أَنْ يَدَّعِيَ مُدَّعٍ مَا لاَ أَعْرِفُهُ، وَلاَ أَظُنُّ اللهَ يَعْرِفُهُ، وَالْحَمْدُ لله عَلَى كُلِّ حَالٍ.

多么奇怪的时代啊!拿我跟没有像我那样在主道上奔跑的人[⑦],没有像我那样有前功的人相提并论[⑧],谁也举不出有像我这样经历的人,除非有人编造我不知道,我认为真主也不知道的事[⑨],无论如何,一切赞颂归于真主。

وَأَمَّا مَا سَأَلْتَ مِنْ دَفْعِ قَتَلَةِ عُثْمانَ إِلَيْكَ، فَإِنِّي نَظَرْتُ فِي هذَا الاََْمْرِ، فَلَمْ أَرَهُ يَسَعُنِي دَفْعُهُمْ إِلَيْكَ وَلاَ إِلَى غَيْرِكَ،

至于你要求把奥斯曼的凶手交给你,我考虑了这件事,我不认为把他们交给你,或交给别人是合法的[⑩]。

وَلَعَمْرِي لَئِنْ لَمْ تَنْزِعْ عَنْ غَيِّكَ وَشِقَاقِكَ لَتَعْرِفَنَّهُمْ عَنْ قَلِيلٍ يَطلُبُونَكَ، لاَ يُكَلِّفُونَكَ طَلَبَهُمْ فِي بَرٍّ وَلاَ بَحْرٍ، وَلاَ جَبَلٍ وَلاَ سَهْلٍ، إِلاَّ أَنَّهُ طَلَبٌ يَسُوءُكَ وِجْدَانُهُ، وَزَوْرٌلاَ يَسُرُّكَ لُقْيَانُهُ، وَالسَّلاَمُ لاََِهْلِهِ.

凭我的宗教起誓,只要你不抛弃迷误与分裂,你不久会知道他们会找你算帐[11],他们不会让你在大陆、海洋、山岳、平原去寻找他们;但是他们找到你对你有害无益,拜访者们会见你并不使你高兴[12]

[①]指古莱什部族。

[②]原意是给我们断绝了淡水。注释不一,一说不是指真正的水,而指安逸的生活。一说指古莱什族为迫使哈希姆族交出先知,把他们隔离在山坳里,断水、断粮、禁止通商等制裁措施。

[③]白德尔战役,古莱什队伍中出来三个著名骑士:欧太白(艾布•苏富扬的岳父)、他胞兄谢伊白、他儿子瓦里侄挑战,欧太白冲先知高喊,派出相等的对手与他们决斗。几个年轻的辅士冲上去迎战,先知把他们叫回,派出自己的叔父哈姆宰、堂弟和女婿阿里、堂弟欧拜岱•本•哈里斯迎战。对这个欧拜岱注释不一,一说是欧拜岱•本•哈里斯•本•阿卜杜勒•穆特利卜,先知的堂弟,一说是与哈希姆平辈的穆特利卜的后裔。伊玛目把他列入先知的亲属是因为穆特利卜家族始终与哈布姆家族结盟站在一起,所以把欧拜岱当作哈希姆族人。

[④]哈姆宰是先知的叔父,比先知大四岁,英勇善战,因在白德尔战役中斩杀了欧太白等古莱什著名骑士,欣黛为父报仇,以重金悬尝刺杀哈姆宰。朱拜尔的一阿比西亚黑奴瓦哈希练就一手熟练的标枪,欣黛与朱拜尔、瓦哈希商定,如瓦哈希杀死穆罕默德或哈姆宰或阿里,她就把瓦哈希高价买下释放。白德尔战役期间,瓦哈希发现穆军默德被穆斯林们保护得非常严密,无法靠近,阿里在战场上行动敏捷,目光机敏,左顾右盼,难以瞄准,他看到哈姆宰驰骋沙场,往返出来,不断出现。于是在吴侯德战役中,他瞄准了哈姆宰,他藏在一块大岩石背后,等待时机,当哈姆串靠近时,他投出标枪,击中哈姆宰的腹部,哈姆宰翻身落马,倒在地上,瓦哈什上前剖开哈姆宰的肚腹,掏出他的肝交给欣黛,她放在嘴里想吞下去,但未能咽下去而吐出来,她砍下哈姆宰的双腿、双臂,割下哈姆宰的鼻子、耳朵,拴起来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后来人们贬称穆阿或叶为“吃人肝女人的儿子”。

[⑤]贾法尔是伊玛目阿里的胞兄,早期入教,曾率一批穆斯林迁徙阿比西尼亚,受到尼贾希国王接见,贾法尔向国王闸述了伊斯兰的教义,深得国王赞赏。先知迁徒到麦地那之后,贾法尔率穆斯林返回麦地那。他是穆乌泰战役的指挥官之一,因寡不敌众,苦战牺牲,他受伤后仍紧握战旗不放,被敌人砍掉双臂。先知说,贾法尔在天园里像天使一样有双翼飞翔,因此人们称 “有双翼的贾法尔。”

[⑥]伊玛目暗指自己。

[⑦]即没有和我一起跟随先知传教、战斗过的人。

[⑧]指穆阿威叶,因为穆阿威叶是在白德尔战役中从伊玛目阿里的剑下逃跑,在先知光复麦加时被俘后释放的人,而现在竟成了他的对手,人们拿他与穆阿威叶相提并论,岂不怪乎!

[⑨]即有人如果举出经历超越于我的人,那是编造,我不知道,真主也不知道,肯定不是真实的。伊本•艾比•哈迪德说,伊玛目的这话表面上指穆阿威叶,实则暗指他的前三任哈里发。肯定他是男士中的第一个穆斯林。第一个跟随先知做礼拜的男士。关于赫蒂哲是第一个信教、第一个跟随先知做礼拜的人,传述没有分歧。但谁是第一个信教、第一个跟随先知做礼拜的男士,传述不同。但比较多而确切的传述认为阿里是信教的第一个男士,第一个跟随先知做礼拜的男士,先知说过,阿里自己也多次说,其他圣门弟子也传述。也有传述说艾布•伯克尔是第一个穆斯林男士,但传述者是个别人。那么为什么穆斯林们普遍认为艾布•伯克尔是第一个穆斯林男士呢?伊本 •艾比•哈迪德等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阿里十岁时,即儿童时期入教,第二个入教的男士栽德•本•哈里赛是奴隶,第三个入教的艾布•伯克尔是成年人(40 岁),阿拉伯人重视成年的自由人。也有传述艾布•伯克尔是第五或第六个穆斯林。二是伍麦叶王朝推崇艾布•伯克尔和欧麦尔,贬低阿里,因此他们禁止传述有关阿里的圣训,并规定在聚礼日的演讲词中诅咒阿里,怕阿里的功德在穆斯林中传播,动摇伍麦叶人的政权。一些御用文人甚至伪造圣训吹捧穆阿威叶。伊玛目阿里从儿童时代就跟随先知传教,从入教的时间、对宗教的虔诚、战功、学识、品德等方面的确超越其他所有圣门弟子。伊本•阿拔斯、哈桑•巴士里、伊玛目艾哈默德• 罕百里等都持有这种观点。

[⑩]即关于奥斯曼被杀的案件,应由公选的哈里发根据教法审理,你穆阿威叶无权要求把“凶手”交给你处理,如果你是苦主的话,你还没有承认合法的哈里发,哈里发没有责任审理这一案件。按教法,苦主必须承认公选的哈里发,然后正式提出诉讼,哈里发才有责任审理案件。穆阿威叶要求把安马尔、穆罕默德•本•艾比•伯克尔、艾什台尔等交给他惩办。他们不是直接杀奥斯曼的凶手,不能拿他们尝命。穆阿威叶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是他要求把安马尔等交给他惩办,是使伊玛目处于尴尬的地位,因为安马尔、穆罕默德、艾什台尔是伊玛目忠实而得力的伙伴,穆阿威叶知道阿里不会把他们交给他。另外参加反奥斯曼暴动的民众有三千多人,按教法不能把他们都当做凶手处治,而且奥斯曼也有严重的错误。所以伊玛目给穆阿威叶的回信中说,把奥斯曼的“凶手”交给你是不合法的。

[11]即只要你坚持反叛公选的哈里发,你要求交给你的人们将前去讨伐你,不必要你在大陆、海洋、平原、山岳去找他们,暗示反对奥斯曼的错误,参加暴动的人成千上万,到处都有,你如何去找他们,我如何把他们交给你。

[12]即你要找的人们找到你,即进军讨伐你,其结果他们肯定是胜利者,而你肯定会遭惨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