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言论


提要:关于对他的推举。

لَمْ تَكُنْ بَيْعَتُكُمْ إِيَّايَ فَلْتَةً ، وَلَيْسَ أَمْريِ وَأَمْرُكُمْ وَاحِداً ، إِنِّيِ أُريِدُكُمْ لِلّهِ وَأَنْتُمْ تُريِدوُنيِ لِأَنْفُسِكُمْ .

你们对我的推举并不是未经深思熟虑的[1],但我和你们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我为真主选择你们,而你们为自己的利益选择我[2]。

أَيُّها النَّاسُ ، أَعِينُونيِ عَلىَ أَنْفُسِكُمْ ، وَأَيْمُ اللهِ لَأُنْصِفَنَّ الْمَظْلوُمَ مِنْ ظَالِمِهِ، وَلأَقوُدَنَّ الظَّالِمَ بِخِزامَتِهِ ، حَتَّى أَوْرِدَهُ مَنْهَلَ الْحَقِّ وَإِنَ كانَ كَارِهاً.

众人啊!你们抑制你们的私欲而援助我。指真主发誓,我一定要从不义者手中把公正还给被虐待的人;我一定要手执暴君的鼻环,把他牵到真理的水源[3]。

[1]图斯太里注释说:伊玛目此话是针对欧麦尔曾说过:“对艾布·伯克尔的推举是缺乏深思熟虑的,但安拉防止了它的弊端。”其意是民众推选的方式有它的弊端,有希图哈里发位的人争取民众推举自己。推举艾布·伯克尔在穆斯林内部产生了分歧,迁士与辅士之间,哈希姆族与别的家族之间产生了分歧,出现了纠纷。推举艾布· 伯克尔的过程还带有强制性,哈希姆族迟迟不向艾布·伯克尔宣誓效忠,他们推举阿里。欧麦尔威胁:如果阿里等不向艾布·伯克尔宣誓效忠,他要放火烧掉阿里、法蒂玛的家,并派人把阿里、祖拜尔等强行拉到艾布·伯克尔面前宣誓效忠。欧麦尔赞赏艾布·伯克尔指定继承人的方式,以避免产生纷争。因此他临终前指定了六人候选人协商委员去,从他们中推选出一位哈里发,实际上他指定了奥斯曼,他深知每个候选人的倾向性,作了缜密的安排:在两种意见相等的情况下,以伊本·欧麦尔的裁决为准。如果不服从伊本·欧麦尔的裁决时,以阿卜杜·拉哈曼·本·奥夫所在一边的意见为准。阿卜杜·拉哈曼和伊本·欧麦尔是倾向奥斯曼的。指定六人协商委员会的作法也为后来争夺哈里发位的斗争埋下了后患,在协商过程中每个人郁为自己竞选,认为自己最有资格担任哈里发,而忽视了伊玛目阿里在学识、品德、公正、战功等方面优越于别人的条件,也忽视了先知对阿里的评价和暗示。乃至伊玛目阿里被推举为哈里发时泰勒哈、祖拜尔与他竞争,他们认为他们是六位后选人之一,有资格担任哈里发。在竞争失败的情况下,争取支持者,以武力夺取,如骆驼战役。

艾布·伯克尔、欧麦尔执政时期,因阿里、阿拔斯等哈希姆家族对他们竞争哈里发位的方式不满,因此,没有委任一个哈希姆家族人担任要职,反而重用后期入教的和先知光复麦加后被迫入教的伍麦叶族人。艾布·伯克尔重用阿慕尔·本·阿绥、叶齐德·本·艾比·苏富扬、穆阿威叶等人。欧麦尔重用阿慕尔、穆义莱· 本·舒尔白及伍麦叶族人穆阿威叶、瓦利德·本·欧格白、赛义德·本·阿绥等担任地方长官、军队司令。有人问欧麦尔,你为什么重用这些人,而不重用阿里、阿拔斯、泰勒哈、祖拜尔、阿卜杜·拉哈曼·本·奥夫等人?欧麦尔不作回答。阿卜杜·拉哈曼等要求出战波斯或罗马,欧麦尔不同意。阿卜杜·拉哈曼问是何原因,欧麦尔说,“我不回答比回答好。”实际上,欧麦尔担心阿里、泰勒哈、祖拜尔、阿卜杜·拉哈曼等早期入教的圣门弟子,先知以天堂相许诺,在穆斯林中有一定的声望,怕在地方、军队中形成势力,争夺哈里发位。而伍麦叶族人除奥斯曼外都是在先知光复麦加后被迫入教的,其中有些人只是口头上入教,欧麦尔认为他们不会形成势力争夺哈里发位。实际上,欧麦尔安排奥斯曼当选,为穆阿威叶势力的形成、发展,为伍麦叶族人后来的执政、哈里发位变为世系制奠定了基础。也为他们反对阿里,惨杀先知的后裔埋下了祸根。欧麦尔指定了“六人委员会”,并作了上述的安排后,阿里对阿拔斯说:“叔叔呀!看来那人要推举奥斯曼,我不想争权位,我担心先知的圣行被废止,政权在伍麦叶族人手中轮流……。”阿拔斯劝侄子退出“六人委员会”,但阿里没有退出,他还抱有一线希望。伊本·阿拔斯对阿里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果然不出伊玛目阿里所料,奥斯曼后期,他被他的伍麦叶族亲人挟制,大量挥霍国库的财产,先知的许多圣行被废止,伍麦叶族人势力膨胀。穆阿威叶在欧麦尔、奥斯曼时期担任叙利亚总督长达22年之久,形成了强大的势力,这为他后来与伊玛目阿里争夺哈里发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穆阿威叶及欧麦尔、奥斯曼时期担任过库法、巴士拉、哲齐莱等地区总督的瓦利德·本·欧格白、赛义德·本·阿绥等与伊玛目阿里有怨仇。史家说,古莱什贵族怎能接受阿里的哈里发地位呢,他杀死了许多古莱什的精英。在白德尔战役中阿里斩手了穆阿威叶的外祖父、舅父、哥哥罕左莱,俘虏了另一个哥哥阿慕尔;杀了瓦利德的父亲欧格白、赛义德的父汞阿绥。现在他们有了力量,可以为他们的亲属报仇,如果他们是真正的穆斯林,不该为他们的多神教亲属复仇,不该仇视跟随先知在同多神教敌人的战争中功勋卓著的阿里;不应该仇视先知的后裔。穆阿威叶杀了许多忠于伊玛目阿里的虔诚的穆斯林。在欧麦尔时期,瓦利德任库法长官期间经常喝酒,有一次喝醉了酒,率众领晨礼,礼了四拜,礼完后对跟众说我给你们把晨礼改为四拜。从他们贪污国库财产、杀害虔诚的穆斯林可证明他们的信仰。阿慕尔·本·阿绥、穆义莱·本·舒尔白虽然足智多谋,但他们的信仰、品质令人怀疑,对国库财产有贪污的嫌疑。穆义莱担任巴士拉行政长官期间有奸淫行为,而这伙人对伊玛目阿里、对先知的后裔心狠手毒。先知曾用过阿慕尔,以团结其心,那时他们没有条件贪污国库的财产,他们的真面目尚未暴露。

[2]。伊玛目开始不接受推举,躲在家里不出来,人们把他从家里拉出来。“我选择你们”即接受你们的推举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振兴真主的宗教,维护真主的法度,还被压迫者以公正。而你们推举我是为得到公平,实现现世的利益。

谢里夫·莱迪、伊本·艾比·哈迪德说:这篇演讲是伊玛目对他的追随者大众说的,而他还有一批志同道合的忠诚的伙伴,他们的精神和目标和他是一致的,他们一心为主道而战,准备献身,不追求现世的利益。

[3]。比喻,把暴君比作劣驼,再用鼻环(拴缰绳的鼻环)、水源,即制服他,把他引向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