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演说

提要:泰勒哈,祖拜尔废除对伊玛目的推举誓约到巴士拉后发表。谈到哈里发选举,指出他是被迫接受推举的。

由栽德·本·苏哈尼传述:我在祖戛尔[①]看见伊玛目阿里头缠黑头巾,身披斗蓬在讲台上演讲。

我赞颂安拉,我作证万物非主,惟有安拉,穆罕默德是他的仆人和使者,他派遣穆罕默德是为怜爱人类,为全世界的福祉。当时大地充满内乱的灾难,时局动荡,到处膜拜偶象。真主的敌人——恶魔控制着人们的信仰。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穆特利卜平定了内乱,扑灭了邪恶……。他是优选的圣人,他公开传达真主的命令,传播他养主的使命。真主通过他促进了民族内部的和睦,使他们的商道畅通,安宁,消除了原来仇敌之间的怨恨,直至他的寿限终结,回归他的养主。人们推举艾布·伯克尔为先知的继承人,他尽职尽责。艾布·伯克尔指定欧麦尔为他的继任人,他也尽职尽责。接着人们推举了奥斯曼。他做了他的事[②],你们做了你们的事[③]。直至发生了你们知道的事[④]。你们釆找我,推举我,我没有要求它[⑤],我躲到家里,你们把我从家里拉出来,你们向我宣誓,我握紧了我的手,你们把它扳开[⑥]。你们向我涌来,我几乎以为你们要杀我,因为你们已经互相动手了。你们推举了我,而我是不情愿的。

真主至知,我厌恶在穆罕默德的民族之间进行裁决。我曾听先知说过:“凡治理我的民族事务的人,世界末日将把他的手铐在脖子上,押到民众面前,展开他的文卷。如果他是公道的,他会得救;如果他是暴虐的,他就跌入火狱。”人群聚集在我的周围,泰勒哈,祖拜尔当众和我握手,宣誓效忠。但我从他们的面孔看出他们的背信;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出他们爽约。他们二人向我告辞去麦加,说是去做副朝。我告诉他俩,他们不是去做副朝。他俩到了麦加。他们二人本来瞧不起阿伊莎,但他们欺骗了她。他们动员,率领麦加的“俘虏们[⑦]”前往巴士拉,杀害了那里的穆斯林,犯下了罪[⑧]。怪哉!他们拥戴艾布·伯克尔和欧麦尔,却虐待我。他们知道我并不是不如艾布·伯克尔和欧麦尔……[⑨]。穆阿威叶从叙利亚给他俩写信,欺骗他们[⑩]。他们对我隐瞒了此事。他们出走,哄骗那些头脑简单的人们说:他们是为了讨还奥斯曼的血债。指真主发誓!他们二人对我没有采取公正的态度。奥斯曼的血债应该向他们讨还……。”

(伊玛目阿里讲完后伸出双手祈祷):

真主啊!泰勒哈,祖拜尔与我断绝了关系,他俩虐待我,煽动人们反对我;他俩背弃了与我的誓约。求你解开他们所结成的疙瘩;请你废除他们所缔结的盟约;求你不要饶恕他们;求你让他们看到他们所做的和所期望的结果的危害性……。

这时艾什台尔11站起来说:“赞颂安拉,他施恩于我们,他指引我们走正道……。信士们的长官啊!我们听到了你的讲话,你是正确的,你会成功,你是先知的堂弟和女婿,是他的遗嘱执行人,你是第一个相信了他,跟他做礼拜的人,你参加了所有的战役;你对整个民族的功德是不可估量的,跟随你的人是很幸运的;反对你的人,抛弃你的人将堕入深渊(火狱)。信士们的长官啊!泰勒哈,祖拜尔,阿伊莎对我们不是难题,他们已经坠入他们想坠入的陷阱……。他们妄称是为了讨还奥斯曼的血债,他们应该向他们自己讨还,因为首先煽动反对奥斯曼的正是他们自己。可现在他们利用奥斯曼的血煽动民众。我向真主作证,如果泰勒哈,祖拜尔等不回头,我们就让他们随奥斯曼而去。我们手中有宝剑,我们的心在我们的胸膛内,今天的我们仍然是昨天的我们。”

[①]巴士拉附近一著名村镇,此处阿拉伯人与波斯人之间曾爆发过战争。

[②]指奥斯曼所犯的错误。

[③]指民众的暴动。

[④]指奥斯曼被杀。

[⑤]指哈里发位。

[⑥]阿拉伯选举部落族长和买卖成交时互相握手,表示同意,并宣誓忠顺,不再违抗。或买卖成交,不能反悔。伊斯兰国家选举哈里发沿用了这一传统。

[⑦]指先知攻克麦加时被俘获,但被宽恕,释放了的麦加居民。

[⑧]指泰勒哈,祖拜尔等到巴士拉城后做晨礼,巴士拉的行政长官奥斯曼·本·胡乃夫要率众礼拜,而祖拜尔的侍从们推举祖拜尔领拜,双方发生冲突,祖拜尔的侍从身藏武器,占了上风,把奥斯曼及其卫队七十多人捆绑。礼完晨拜后,祖拜尔等要把奥斯曼杀掉,奥斯曼说:“你们杀死我,而我哥哥赛海勒·本·胡乃夫是麦地那的行政长官,他不会放过你们在麦地那的亲属。”于是伊本·祖拜尔等剃了奥斯曼的头,胡须后放走了他,把七十多名卫队杀死。接着他们要占领巴士拉的国库,守卫人员不肯交出,全部被杀。泰勒哈,祖拜尔的军队进入巴士拉城后杀了约四百多人。

[⑨]据较多的传述,阿里是第一个男信士和第一个跟随先知做礼拜的男士。伊本·阿拔斯说,阿里是第一个跟随先知做礼拜的男子。较多的传述认为圣妻赫蒂哲是第一个信士,第一个跟随先知做礼拜的女士。由阿拔斯传述,他看到先知,赫蒂哲,阿里在天房旁做礼拜,先知在前面,阿里跟在后面,接着是赫蒂哲。有人间阿拔斯:“他们是谁,在干什么?”阿拔斯说:“前面的那个人是我的侄子穆罕默德,他自称是圣人,后面的小孩也是我的侄子。只有他的妻子和这个小孩信仰了他。”那人问:“那么你们如何看呢?”阿拔斯说:“我们等待我们族长艾布·塔利卜的态度。”

[⑩]前已注释,伊玛目被推举为哈里发后,给穆阿威叶写信,要求他同叙利亚人一起宣誓效忠。穆阿威叶未给伊玛目回信,他获悉泰勒哈,祖拜尔因阿里未满足他们的要求,委任他们库法,巴士拉长官很不满,于是他给泰勒哈,祖拜尔一起写信,施离间计。

11艾什台尔(?—657),全名马立克·本·哈里斯·奈赫尔。库法驻军中的名将,诗人,伊玛目阿里最忠实,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他年事已高,和伊玛目阿里同岁,但武艺高强,勇猛无比。他的习惯是战役一开始,三天不吃饭,但仍冲锋陷阵。他到哪里,哪里就胜利。号称“伊拉克公绵羊”(阿拉伯人对英雄豪杰的称号)。他爱憎分明,对朋友,弱者非常温和,对敌人,恶人十分凶猛。朋友们喜爱他,敌人害怕他。他最早对奥斯曼和奥斯曼的库法长官聚敛财富,贪图物质享受不满。库法行政长官赛义德·本·阿绥有一批“夜谈家”(夜间谈今说古,讲故事的人)经常举行晚会,有一次赛义德在夜谈会上说:“伊拉克黑地是古莱什族,伍麦叶族人的花园。”艾什台尔听到后前去质问赛义德:“你胡诌伊拉克黑地是古莱什和伍麦叶族人的花园,不!它是我们用宝剑夺回的安拉赐给穆斯林大众的战利品……。”赛义德的卫队长冲着艾什台尔说:“你竟敢对长官如此粗野!”艾什台尔对他的随从说:“你们没有听见这人说的话吗?”于是他的随从一踊而上,把卫队长狠揍一顿。从此,在艾什台尔周围聚集着一批人,他们常在一起议论,批评赛义德。由赛义德发展到议论,批评奥斯曼,人数日增。赛义德向哈里发报告,并请求把这伙人调离库法,以免更多的人受他们的影响。奥斯曼命令把这伙人遭送到叙利亚去,并给穆阿威叶写信,要他款待这伙人,并教育他们安分守己,晓以厉害。穆阿威叶多次与他们座谈。遣送到叙利亚去的主要将领有艾什台尔,马立克·本·凯尔卜,艾斯瓦德·本·叶齐德等人。穆阿威叶与他们座谈,“教育”他们时,他们总是和穆阿威叶进行辩论。穆阿威叶总强调古莱什部落在阿拉伯人中的高贵地位及其贡献,而艾什台尔等总是反驳。他们说:古莱什在阿拉伯人中并不占多数……。他们指出穆阿威叶的许多错误。穆阿威叶说,如果我有错误的话,我可以悔罪。他们说:“如果你愿意悔罪你就辞职,比你更有资格,其父亲对伊斯兰的贡献比你父亲大的人有的是。”穆阿威叶说:“我对伊斯兰有贡献,尽管还有比我贡献更大的人。但当今没有比我更强的人,因此欧麦尔委任了我。”座谈会上争吵起来,他们抓住穆阿威叶的胡须摇晃他的脑袋,穆阿威叶喊:“住手!这是叙利亚,不是库法,如果叙利亚人看见你们对我这样子,他们会杀死你们。”穆阿威叶看到这伙人不好对付,就清求哈里发把他们调离。奥斯曼又把他们调回库法。到库法后,他们仍然批评赛义德和奥斯曼。奥斯曼又把他们遣送到霍姆斯。霍姆斯行政长官是哈立德·本·瓦利德之子阿卜杜·拉哈曼。阿卜杜·拉哈曼对他们进行教育无效,留住一月后遣送回库法。在库法他们形成了一股反赛义德的力量。赛义德去麦地那开会返回库法时,约一千多人在库法城外阻止他进城,说你当老百姓进城可以,当长官不行。赛义德返回麦地那。反奥斯曼暴动开始,各地派军队到麦地那,艾什台尔是库法派到麦地邵的主要将领之一。奥斯曼被杀后,他带头力举阿里为哈里发。骆驼战役,他是主要指挥官之一。他与伊本·祖拜尔决斗,伊本·祖拜尔年轻,而艾什台尔是年近六旬的老人,但仍勇力过人。二人用宝剑,长矛交锋,最后在马上扭在一起,滚下马来。艾什台尔力大,把伊本·祖拜尔摔倒在地,骑在他身上气喘吁吁。阿伊莎从驼轿内得知她的外甥和艾什台尔决斗时喊叫:“艾斯玛要丧子了!伊本·祖拜尔从艾什台尔身下争脱逃跑后被俘。战役结束,阿伊莎被俘,安马尔,穆罕默德·

本·艾比·伯克尔,艾什台尔等去看望阿伊莎时她对艾什台尔说:“是你击伤了我的外甥。”艾什台尔说:“信士们的母亲,要不是他比我年轻,我三天没有吃饭,他肯定早就没有命了。”隋芬战役,穆阿威叶的军队占领了水源,断了阿里军队的水。班伊玛目阿里亲自指挥军队夺回了水源,艾什台尔在战斗中斩杀了七名叙利亚名将。正式战役开始后,血战几昼夜。艾什台尔率骑兵推进到穆阿威叶的总部,胜利在望的时候,叙利亚军枪挑《古兰经》,高减“依经裁决”。艾什阿斯等主和派将领迫使阿里接受“依经裁决”,把正在胜利前进的艾什台尔从前线撤下来。停战议和期间,因埃及局势恶化,伊玛目阿里任命艾什台尔为埃及军政长官,接替穆罕默德·本·艾比·伯克尔。穆阿威叶闻讯大惊,派亲信前往埃及边境,与一缴纳土地税的“被保护的人”(名叫贾伊斯塔尔)联络,命令他设法干掉艾什台尔,可终生免缴土地税。艾什台尔等到达边界,贾伊斯塔尔热情迎接艾什台尔及其随从,请到家中款待,在放有蜂蜜的饮料中下了毒,艾什台尔等饮下去倒下,这位英雄再没有站起来。穆阿威叶获悉艾什台尔已死,大喜,在大马士革清真大寺的讲台上宣布艾什台尔已死的消息,说真主答应了你们的诅咒。阿里有两只胳臂,一只在隋芬被砍掉了(指安马尔·本·亚西尔),另一只今天被砍掉了(指艾什台尔)。穆阿威叶自己并命令叙利亚人诅咒阿里阵营中的五个人:伊玛目阿里,哈桑,侯赛因,伊本·阿拔斯,艾什台尔。阿里诅咒穆阿威叶阵营中的五个人:穆阿威叶,阿慕尔·本·阿绥,艾布·艾尔瓦尔·苏莱米,哈比卜·本·麦斯莱麦,布斯尔·本·艾尔塔特。艾什台尔被毒死后在大马士革的伊玛目阿里的“耳目”立即向伊玛目阿里报告,并说叙利亚人为艾什台尔之死而欢欣鼓舞。伊玛目阿里说:“我们的悲伤比他们的欢欣更强烈。”伊玛目阿里感慨地说:“艾什台尔对我犹如当初我对先知那样。”史家说:艾什台尔的生使叙利亚人失败;艾什台尔的死使伊拉克人失败。”艾什台尔遇难后伊玛目阿里的力量受到很大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