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演说

提要:听到泰勒哈[①]祖拜尔[②]等背信爽约,向伊玛目阿里讨还奥斯曼的血债时发表。谴责他们的背信行为,指出杀害奥斯曼的责任应由他们来负,并晓以战斗。

أَلاَ وإِنَّ الشَّيْطَانَ قَدْ ذَمَّرَ حِزْبَهُ وَاسْتَجْلَبَ جَلَبَهُ لِيَعُودَ الجَوْرُ إِلَى أَوْطَانِهِ، وَيَرْجِعَ البِاطِلُ إِلَىنِصَابِهِ

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恶魔煽动了它的党羽,召集了它的人马,以便让不义重返它的故乡,让虚妄回到它的渊薮。

وَاللهِ مَا أَنْكَرُوا عَلَيَّ مُنْكَراً، وَلاَ جَعَلُوا بَيْنِي وَبَيْنَهُمْ نَصِفاً. وَإِنَّهُمْ لَيَطْلُبُونَ حَقّاً هُمْ تَرَكُوهُ،وَدَماً هُمْ سَفَكُوهُ، فَلَئِنْ كُنْتُ شَرِيكَهُمْ فِيهِ فَإِنَّ لَهُمْ لَنَصِيبَهُمْ مِنْهُ، وَلَئِنْ كَانُوا وَلُوهُ دُوني، فَمَا التَّبِعَةُ إِلاَّعِنْدَهُمْ،

指真主发誓,他们没有向我指出一件错误,在我与他们之间他们没有采取公正的态度。他们要求正义,但他们抛弃了正义;他们讨还由他们煽动所流的血[③]。假若我是他们的同伙,他们也应承担他们应负的一分罪责。如果是他们自己干的,而我没有参与,他们应负全部罪责,

وَإِنَّ أَعْظَمَ حُجَّتِهِمْ لَعَلَى أَنْفُسِهِمْ، يَرْتَضِعُونَ أُمّاً قَدْ فَطَمَتْ وَيُحْيُونَ بِدْعَةً قَدْأُمِيتَتْ.

他们提出的正好是反他们的有力证据[④]。他们要求的权利宛如要求吃断了奶的母亲的奶[⑤]。他们复活了已死去的异端邪说。

يا خَيْبَةَ الدَّاعِي! مَنْ دَعَا! وَإِلاَمَ أُجِيبَ! وَإِنِّي لَرَاضٍ بِحُجَّةِاللهِ عَلَيْهِمْ وَعِلْمِهِ فِيهمْ.فَإِنْ أَبَوْاأَعْطَيْتُهُمْ حَدَّ السَّيْفِ، وَكَفَى بِهِ شَافِياً مِنَ البَاطِلِ، وَنَاصَراًلِلْحَقِّ!

可悲啊!<号召者[⑥]将失望!他们号召谁?被号召者响应什么?我满意真主已掌握的反他们的证据,满足于真主对他们的了解。如果他们抗拒,我赐给他们剑锋[⑦]。惩治虚妄,捍卫真理,宝剑足俟!

وَمِنَ العَجَبِ بَعْثُهُمْ إِلَيَّ أَنْ أَبْرُزَ لِلطِّعَانِ! وَأَنْ أصْبِرَ لِلْجِلادِ! هَبِلَتْهُمُ الهَبُولُ! لَقَدْ كُنْتُ وَمَا أُهَدَّدُبِالحَرْبِ، وَلاَ أُرَهَّبُ بِالضَّرْبِ! وَإِنِّي لَعَلَى يَقِينٍ مِنْ رَبِّي،وَغَيْرِ شُبْهَةٍ مِنْ دِيني.

怪哉,他们派人来,要求我出来厮杀,而我忍耐,不与他们决斗,他们在自寻毁灭。我未曾以战争相威胁,也不以进攻恫吓人,我坚信我的养主,我对我的宗教没有丝毫的怀疑。

[①]泰勒哈(596—656),古莱什部落太姆族人,富商,14岁入教,早期信教的少数穆斯林之一。他父亲是艾布·伯克尔的侄子。曾以资产支持先知的传教事业。参加了先知领导的所有战役,骁勇善战。在吴侯德战役中保护先知,用手阻挡敌人的宝剑,手被砍伤,手指瘫痪。成为先知以天堂相许诺的十大弟子之一。欧麦尔临终前指定的六人候选人协商委员会成员。对奥斯曼的政策不满,曾鼓动反奥斯曼的暴动,以推翻奥斯曼,觊觎哈里发位。奥斯曼被杀后,多数人推举阿里为哈里发,他宣誓同意,但要求官职未遂,对阿里不满,于是联合祖拜尔,阿伊莎,以讨还奥斯曼的血债为名反对阿里,争夺哈里发位。实际上他是煽动推翻奥斯曼的主要人物之一。据传,他曾蒙面混在暴动者队伍中,向奥斯曼的宅邸内射箭,并给暴动者引路,从邻居家翻墙进入奥斯曼宅邸,还阻止埋葬奥斯曼,三天后伊玛目阿里下令埋葬。所以伊玛目阿里听到他们讨还奥斯曼血债时在演讲中说:“他们讨还实际上由他们煽动而流的血。”

[②]祖拜尔(596—656),出身于古莱什部落艾赛德家族。他母亲素菲娅是先知和阿里的姑母。圣妻赫蒂哲是他的姑母。14岁时由赫蒂哲和阿里介绍信奉了伊斯兰教,是早期入教的少数穆斯林之一。他是古莱什有名的骑士之一。参加了先知领导的各次同多神教徒的战役,骁勇善战,屡建战功。先知率军进军麦加时,他担任左翼指挥官。因入教早,有战功,成为先知以天堂相许诺的十大弟子之一。先知曾说过:“凡为先知者都有‘哈瓦里叶’(使徒,得力助手),祖拜尔是我的‘哈瓦里叶’”。先知逝世后,他积极主张推举阿里,迟迟未向艾布·伯克尔宣誓效忠。在欧麦尔时代他成为重要军事将领之一。曾率军支援埃及的阿幕尔,成功地指挥,攻克了著名的巴比伦城堡。欧麦尔临终前指定的“六人候选人协商委员会”成员。他反对奥斯曼任人唯亲,重用伍麦叶族人的政策,成为煽动推翻奥斯曼暴动的重要人物之一。他曾说过:“奥斯曼已叛教,杀他是合法的。”阿伊莎也说过同样的话。奥斯曼被围困时他的儿子伊本·祖拜尔同哈桑,侯赛因,泰勒哈的儿子穆罕默德等在奥斯曼的宅邸大门口守卫,保护奥斯曼。有人间祖拜尔:“你说杀奥斯曼合法,你的儿子为什么保卫奥斯曼?”他说:“伊本·祖拜尔杀他也是合法的。”奥斯曼被杀后他也竞争哈里发位,库法一部分人拥戴他,但因支持阿里的人占绝大多数,未能如愿。阿里被推举为哈里发后,他随大流,也向阿里宣誓效忠,但他要求库法或也门的行政长官职位,伊拉克驻有防范波斯的重兵,祖拜尔,泰勒哈不是忠于阿里的人,他们一直和他竞争哈里发位,阿里担心他们形成割据势力,或握有重兵后像奥斯曼那样推翻他。因阿里没有答应泰勒哈,祖拜尔的要求,他们对阿里十分不满。伊本·祖拜尔也竞争哈里发位。于是他们挟制阿伊莎,联合伍麦叶族人,以讨还奥斯曼血债为名,反对阿里,发动骆驼战役,实则争夺哈里发位,而阿伊莎反对阿里当选,希望祖拜尔或泰勒哈当选。因此,伊玛目阿里在演讲中说,奥斯曼是他们煽动杀害的,他们应承担一部分责任。

[③]指奥斯曼的血。即他们煽动杀害了奥斯曼,现在他们反而向我讨要他的血债。

[④]这里的“假若”,“如果”是一种雄辩的方式,因为伊玛目没有煽动,也没有参与暴动。

[⑤]阿拉泊人以此比喻要求已失去的东西。意思是他们要求哈里发位,但它已经过去了,选举已完毕。

[⑥]号召者指阿伊莎,泰勒哈,祖拜尔。

[⑦]即用战争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