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演说


提要:骆驼战役[①]结束,伊玛目阿里获悉泰勒哈战死,祖拜尔被杀后发表此演说。
بِنَا اهْتَدَيْتُمْ في الظَّلْمَاءِ، وَتَسَنَّمْتُمُ ذُرْوَةَ العلْيَاءَ وبِنَا انْفَجَرْتُم عَنِ السِّرَارِ.

你们曾借助我们从黑暗走向正道[②];你们骑上驼峰升高[③];你们曾借助我们从黑夜过渡到黎明。
وُقِرَسَمْعٌ لَمْ يَفْقَهِ الوَاعِيَةَ وَكَيْفَ يُرَاعِي النَّبْأَةَمَنْ أَصَمَّتْهُ الصَّيْحَةُ؟

你们耳沉听不进训诫。喊声震聋的耳朵怎能听到微声细语呢? [④]
رُبِطَ جَنَانٌ لَمْ يُفَارِقْهُ الخَفَقَانُ.

跳动不息的心潮在澎湃。
مَا زِلتُ أَنْتَظِرُ بِكُمْ عَوَاقِبَ الغَدْرِ، وَأَتَوَسَّمُكُمْ بِحِلْيَةِ الـمُغْتَرِّينَ، سَتَرَني عَنْكُمْ جِلْبَابُ الدِّينِ وَبَصَّرَنِيكُمْ صِدْقُ النِّيَّةِ، أَقَمْتُ لَكُمْ عَلَى سَنَنِ الحَقِّ في جَوَادِّ الـمَضَلَّةِ حيْثُ تَلْتَقُونَ وَلا دَلِيلَ، وَتَحْتَفِرُونَ وَلا تُميِهُونَ

我一直在等待你们背信的结果;我观察着你们自负,昏聩的本性。你们披着的宗教长衫遮住了我的眼睛,但我的诚实使我看透了你们不诚实的内心。在迷路的叉道上我走真理之路。你们聚集在一起,但你们没有向导;你们掘井,但你们没有得到水[⑤]。
اليَوْمَ أُنْطِقُ لَكُمُ العَجْمَاءَذاتَ البَيَان! عَزَبَ رَأْيُ امْرِىءٍ تَخَلَّفَ عَنِّي، مَا شَكَكْتُ في الحَقِّ مُذْ أُرِيتُهُ!

今天我对你们说出隐晦而又明确的教训[⑥]。反对我的人没有远见。自从让我看见真理以来我未曾怀疑过。
لَمْ يُوجِسْ مُوسَى خِيفَة ًعَلَى نَفْسِهِ،بَلْ أَشْفَقَ مِنْ غَلَبَةِ الجُهَّالِ وَدُوَلِ الضَّلالِ!

穆萨并没有为自己而害怕,而是担心愚昧者得逞,迷误者得势[⑦]。
اليَوْمَ تَوَاقَفْنَاعَلَى سَبِيلِ الحَقِّ وَالباطِلِ، مَنْ وَثِقَ بِمَاءٍ لَمْ يَظْمَأْ.

今天我们都知道了真理与谬误之路。坚信有水的人不会感到饥渴[⑧]。
[①]奥斯曼被杀后,伊玛目阿里被推举为哈里发。麦地那的主要圣门弟子,包括泰勒哈,祖拜尔以及穆斯林大众向阿里宣誓效忠。但是泰勒哈,祖拜尔对伊玛目阿里说:我们是作为合伙者来宣誓效忠的。意思是对他们封官加爵,泰勒哈觊觎也门总督,祖拜尔觊觎伊拉克总督。阿里征求伊本·阿拔斯的意见。伊本·阿拔斯是他的堂弟,有学识,有见识,被誉为“民族的贤哲”。欧麦尔,奥斯曼都常求教于他。现在是伊玛目阿里的高级参谋,得力助手。伊本·阿拔斯对阿里说:你可以委任祖拜尔为巴士拉长官;委任泰勒哈为库法长官,但他俩不像瓦里德·本·欧格白(奥斯曼时期的库法长官),阿卜杜拉·本·阿米尔(奥斯曼时期的巴士拉长官)忠于奥斯曼那样忠于你。”伊玛目阿里经过考虑后未委任他们。他知道泰勒哈在巴士拉有势力;祖拜尔在库法有势力。他担心他们去后形成割据势力,反对他。泰勒哈,祖拜尔十分不满。穆阿威叶很快得到了这一消息。他给泰勒哈,祖拜尔写信说:如果你们二人担任哈里法,我拥护你们,你们二人都在伊拉克有支持者,如果你们先去占领伊拉克的话,那就是伊斯兰国家的一半……。”
阿伊莎在奥斯曼被围困期间躲到麦加。听到奥斯曼被杀后她返回麦地那。在半路上听到阿里枝推举为哈里发时她又返回麦加,宣称奥斯曼被冤杀。这时伍麦叶族人都躲到了麦加,其中有原各地方总督,如瓦利德·本·欧格白,阿卜杜拉·本·阿米尔,麦尔旺·本·哈凯姆,也门总督叶尔里·本·伍麦叶等。他们都带着大量的财产,国库的现金,驼,马,牛等麋集于麦加。泰勒哈,祖拜尔,伊本·祖拜尔等也来到麦加。他们一致认为奥斯曼被冤杀,阿里包庇了凶手,他们向阿里讨还奥斯曼的血债,惩办凶手,这样他们结成了反对阿里的强大联盟。
如果说伍麦叶族人讨还奥斯曼的血债是真实的想法,但也不应向阿里讨还,阿里在奥斯曼被围困时尽力保护他,许多圣门弟子躲到麦地那之外,还有许多重要圣门弟子闭门不出。阿拉伯史学家认为,骆驼战役的爆发不是为了宗教的原则,也不是真的讨还奥斯曼的血债,而是基于人类的弱点:权欲,恩怨,嫉妒心等。主要责任者是伊本·祖拜尔。
泰勒哈,祖拜尔因阿里拒绝委任他们官职而恼羞成怒。阿伊莎与阿里有前怨:伊斯兰教历5年(626年)先知率军攻打穆斯塔赖格族部落。胜利返回的途中,夜间行军,休息时阿伊莎因方便,离开驼轿。牵骆驼的家人不知阿伊莎离开驼轿就牵着骆驼随军走了。阿伊莎回来时不见骆驼。随后被一名叫赛富万·本·穆安托里的战士带回麦地那。此事在穆斯林中引起非议,伪信者们趁机造谣,怀疑阿伊莎的贞操。先知对此事非常忧虑。阿里对先知说:女人多的是,何必……。”《古兰经》澄清了阿伊莎的清白。但从此阿伊莎对阿里心存不满,她从不提阿里的名字。另外她父亲艾布·伯克尔被推举为哈里发时,阿里迟迟不宣誓效忠。因此阿伊莎不同意阿里被推举为哈里发,而希望祖拜尔或泰勒哈当选。因为祖拜尔是她的姐夫,泰勒哈与艾布·伯克尔同属古莱什部落泰姆族。伊本·祖拜尔有野心,他一心想当哈里发。他认为他有资本。因阿伊莎没有孩子,向她姐姐艾斯玛要了伊本·祖拜尔抚养,阿伊莎把他当亲生儿子,在先知的家里长到八岁。他很聪明,很勇敢,但品质不太好。他宣称奥斯曼被杀前夕指定他继任哈里发,因此他认为他比他父亲祖拜尔和泰勒哈,阿里更有资格担任哈里发。阿里当选后他极力煽动他父亲和泰勒哈反对阿里。他也鼓动阿伊莎,以利用“信士们的母亲”的威望号召穆斯林大众。实际上,阿伊莎,泰勒哈,祖拜尔因对奥斯曼的政策不满,曾鼓动民众反对奥斯曼。现在他们出于不同的动机,喊出了统一的口号——“为奥斯曼复仇”。
听到阿伊莎前往巴士拉,讨伐阿里时,妇女们都劝阻她,“信士们的母亲”乌姆·赛莉麦写了一封长信劝阻她,希望她尊重先知,安分在家,不要抛头露面,跟随男人们参加内战。但每当阿伊莎犹豫时,她的外甥总是设法打消她的顾虑,使她坚定起来。由于“信士们的母亲”号召,泰勒哈,祖拜尔的威望,追随者不断增加,这支“联军”向巴士拉进军,以争取巴士拉居民参加,因为巴士拉有泰勒哈的势力,也有许多同情奥斯曼的人。巴士拉居民有一半人参加了“联军”,人数达到三万多人。伊玛目阿里多次派代表和淡:派名将盖耳戛尔前去说服阿伊莎,派伊本·阿拔斯前去说服祖拜尔,但伊本·祖拜尔对伊本·阿拔斯讲:“我们之间有哈里发的血和他的遗嘱。”(指奥斯曼遗嘱他继任哈里发。是否有奥斯曼的遗嘱,谁证明?只有真主知道。根据伊斯兰关于协商的原则其遗嘱也是无效的。再说奥斯曼若真有遗嘱,肯定留给他的伍麦叶族人。)伊本·阿拔斯认为这话意味着只有以战争解决分歧。另外伊玛目阿里队伍内参加过反奥斯曼暴动的好战派亦起了助战的作用。
两军在巴士拉附近对垒。阿伊莎任命祖拜尔为指挥官,伊玛目阿里的军队由他亲自指挥,旗手是他的儿子穆罕默德·伊本·哈乃菲叶。巴士拉人的领袖阿卜杜拉·
本·赫莱夫出队点名向阿里挑战,阿里出队迎战,只几个回合,阿里斩杀了阿卜杜拉。伊本·祖拜尔出队挑战,艾什台尔迎战,二人交锋,难分难解。阿伊莎得知她的外甥与艾什台尔交锋大惊,在驼轿内大喊:“艾斯玛要丧子了!”二人互有击伤,下马扭打在一起,艾什台尔摔倒伊本·祖拜尔,骑在他的身上气喘吁吁,艾什台尔身材高大,魁梧,勇猛无比,但他年事已高,已60岁,而且他的习惯是只要战役一开始,他可以三天不吃饭。伊本·祖拜尔从他身下挣脱。从此,人们贬称伊本·祖拜尔为战场上的逃兵。战役结束后,阿伊莎对艾什台尔说:“是你击伤我外甥……。”艾什台尔说:“信士们的母亲,要不是他比我年轻,我三天没有进食,他早没有性命了。”
伊玛目阿里出队喊祖拜尔出来,他没有穿铠甲,戴头盔。祖拜尔以为阿里向他挑战,就全身披挂,持枪上阵。阿伊莎喊:“祖拜尔啊!不能和阿里决斗……。”周围的人说:信士们的母亲放心,我们看到阿里没有穿铠甲,戴头盔,而祖拜尔全身披挂,不会有危险。”
阿里对祖拜尔说:“祖拜尔呀!我们曾把你当作一家人(祖拜尔的母亲赛菲叶是先知和阿里的姑母)看待,你的品质不良的儿子长大后离间了我们。我叫你出来是提醒你回忆先知曾对你,我说过的话。有一天你拥抱我,先知来了,他问你:“你爱阿里吗?”你回答:怎么不爱呢?他是我的弟兄,我的表弟。”先知说:“
你将来与他厮杀,而你是对他不公道的。”祖拜尔说:“你让我想起来了!”他调转马头回到自己的队伍。伊本·祖拜尔问:“父亲,你出队时一个脸色,回来时另一种脸色?”祖拜尔说:阿里使我想起了我早巳忘记了的先知的一句话,我不与他厮杀了,我要离开你们!”伊本·祖拜尔说:“父亲,你是否害怕了阿卜杜勒,穆特利卜的儿子们的宝剑了……?”祖拜尔说:“你知道什么!我什么时候怕过宝剑?”他离开了战场,无目的地往前走,经过苏巴尔谷地。征服呼罗珊的名将艾哈奈夫·本·盖斯率领他的太米姆族部队驻扎在这里。他没有参加两派的战斗。他的一个部下向他报告祖拜尔刚经过此地。艾哈奈夫说:“祖拜尔把两伙穆斯林拉在一起厮杀,而他自己躲开,真主会诅咒他。”他的这个名叫阿慕尔·本·朱尔穆兹的部下听到他的此番话就去追祖拜尔。祖拜尔在一棵树下休息,问:你是谁?来干什么?阿慕尔说:我想打听一下战场上的消息。二人互有戒心。正好礼拜的时候到了,祖拜尔说:我们做礼拜吧!二人洗完小净。祖拜尔问:你领拜,还是我领拜?阿慕尔说:你领吧!祖拜尔站好入拜,阿慕尔从后面攻击,杀死了他。割下祖拜尔的头,拿上他的宝剑,来找艾哈奈夫。艾哈奈夫说,我不知道你干了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你去找阿里吧!阿慕尔来找阿里。阿里问:“是你杀了祖拜尔吗?”“是的”,阿慕尔答。阿里说:“你杀不了他,祖拜尔是著名的勇士,你可能钻了什么空子。他的宝剑呢?”阿慕尔递上祖拜尔的宝剑。阿里一边掂量着宝剑,一边说:还是那把跟随先知战斗过的宝剑。阿慕尔要奖金。阿里说,我曾听先知说过:“
你告诉杀害祖拜尔的人,他的结局是火狱。”阿慕尔失望地走了。他后来成了“哈瓦利吉派”人,在纳哈拉万之战中被杀。
阿伊莎的战士们誓死保卫骆驼,双方浴血奋战,为了进攻骆驼和保卫骆驼,许多圣门弟子倒下。骆驼穿着皮铠甲,箭射满了铠甲,形如刺猬,因此,阿里的战士们称阿伊莎的骆驼为刺猬。又因阿伊莎的战士们都围拢着骆驼,故阿里的战士们又称它为蜂巢与蜂王。许多战士为保卫“信士们的母亲”而献身,在献身之前,他们都先抓住骆驼的笼头,咏诗,宣誓,然后冲向“敌人”。因此这次战役称为骆驼战役。阿伊莎的战士们拼死保卫骆驼,不肯投降,阿里命令砍骆驼的腿,骆驼倒下,阿伊莎从驼轿内倒在地上被俘,战役宣告结束。
安马尔·本·亚西尔和穆罕默德·本·艾比·伯克尔把阿伊莎送到阿卜杜拉·本·赫莱夫家中安顿好。阿里前去探望,给予“信士们的母亲”礼遇,并派了八个妇女女扮男装送阿伊莎回麦地那。
阿里命令把阿伊莎的骆驼烧掉。他说:我担心这峰该诅咒的骆驼象穆萨的民众膜拜过的牛犊那样被无知的人们崇拜。
伊本·祖拜尔未能实现当哈里发的美梦,但是到了伍麦叶王朝的第二位哈里发叶齐德死后,他认为时机已到,宣布自己为希贾兹的哈里法。后哈里发阿卜杜勒·麦利克派铁腕总督哈贾吉率大军攻打伊本·祖拜尔。伊本·祖拜尔设防固守麦加。哈贾吉用射石机摧毁了天房克尔白。伊本·祖拜尔欲投降,但他母亲艾斯玛豉励他:“
宁可光荣地战死,不可屈辱地生。”伊本·祖拜尔说:“我怕他们杀死我之后凌辱我的尸体。”母亲说:“孩子,羊被宰之后不再怕剥皮了。”
伊本·祖拜尔战死后,哈贾吉把他的头送往大马士革,献给哈里发阿卜杜勒·麦利克,尸体悬示街头。
泰勒哈在战役一开始就被麦尔旺·伊本·哈凯姆用箭射杀。据传,他们从麦加往巴士拉进军时,半路上有人问麦尔旺:“你们前往何处?去干什么?”
麦尔旺答:“我们去巴士拉,惩办杀害奥斯曼的凶手。”那人说:“你们的指挥官就是杀害奥斯曼的凶手。泰勒哈,祖拜尔不是煽动民众推翻奥斯曼,以便他们取而代之吗?”这话提醒了麦尔旺,战役一开始他就想先把泰勒哈,祖拜尔干掉。
[②] 意思是,我们是先知的家族,我最早信奉了伊斯兰教,最早协助先知传教,而你们是在我们的帮助下信教走向正道的。文中的第二人称“你们”指骆驼战役的发动者泰勒哈,祖拜尔等人。
[③] 借喻,指地位提高。
[④]“喊声”指《古兰经》,先知的训诫,感染力强,你们都听不进去,“微声细语”谦比自己的劝告,你们更听不进去。
[⑤]借喻,指骆驼战役的结局,本意是你们发动了战争,但是遭到失败。
[⑥]指演说所包含的暗示对没有见识的人来说是隐晦的;而对有见识的人来说是明确的。
[⑦] 指《古兰经》提到穆萨圣人看到魔术师们抛出他们的魔棍和绳子,使他觉得它们蜿蜒,飞舞,“于是穆萨心生疑惧。”(20:67)这里伊玛目阿里注释穆萨的疑惧不是为自己。隐射伊玛目自己也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得失,而怕内部纷争,迷误者得势。
[⑧] 描述人们的心理状况,一般人们确信自己有水,有食物时,不会感到饥渴,如果确信没有水时就会感到饥渴。本意是,如果泰勒哈,祖拜尔等相信他,听取他的劝告就不会走向迷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