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玛目阿里生平



伊斯兰世界没有一个穆斯林不知道伊玛目阿里·本·艾比·塔利卜及其与先知穆罕默德的亲属关系。他是先知的堂弟和女婿。6岁时先知收养了他。在先知的怀抱里,在先知的教育下成长,长大。他是第一个穆斯林儿童,在7岁,即多神教或任何别的宗教思想在他的心灵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时候就信奉了伊斯兰教,所以他没有膜拜过除安拉之外的任何物。他是第一个伊斯兰家庭的成员——先知,赫蒂哲,和阿里。他是赫蒂哲之后第一个信奉伊斯兰教和跟随先知做礼拜的人。由赛勒曼·法里斯,艾布·赞莱,米格达德,胡栽法·本·叶曼,伊本·阿拔斯等著名圣门弟子传述,阿里是赫蒂哲之后第一个信奉伊斯兰教和第一个跟随先知做礼拜的男士。他亲眼目睹了先知常去希拉山洞隐居潜修;他亲眼目睹先知接受真主的启示,为圣的使命;他亲眼看到先知显示的奇迹;他自幼沐浴在圣光里,吸吮着圣洁的乳汁。因此,伊玛目阿里的信仰最纯洁,信念最坚定。先知曾说过:“假若把天地放在一个秤盘上,把阿里的信仰放在另一个秤盘上的话,阿里信仰的秤盘重于天地的秤盘。”

伊玛目阿里的全名是‘阿里·本·艾比·塔利卜·本·阿卜杜勒·穆特里布·本·哈希姆’。号是‘艾布·哈桑’。在先知时代,阿里的两个儿子哈桑,侯赛因称先知为父亲,因先知没有儿子。哈桑称伊玛目为艾布·侯赛因;而侯赛因称伊玛目为艾布·哈桑。先知逝世后,他俩才称伊玛目为父亲。

先知为伊玛目起了个号,叫他艾布·土拉比(土父),因为伊玛目曾在先知清真寺的地上睡觉,先知去找他时发现他的衬衫脱落,全身都沾满土,先知一边掸他身上的土,一边叫:“艾布·土拉比,起来吧!先知女儿的屋子比土地好些”。从此人们常以“艾布·土拉比”来呼唤他。后来伍麦叶王朝的哈里发们在星期五聚礼日的演讲词中多用这个号来诅咒伊玛目,意在贬低他。但实际上,正如哈桑·巴士里所说:“伍麦叶人的诅咒给阿里穿上了更漂亮的服饰。”因为伊玛目生前最喜爱先知给他起的这个号。

伊玛目的乳名是“海德莱”(狮子),是他的母亲以她父亲艾赛德·本·哈希姆之名起的(艾赛德也是狮子)。当时伊玛目的父亲艾布·塔利卜外出不在家,他回来后将儿子的名字改为阿单。以阿里的诗为证。在海巴尔战役中,犹太名将麦尔海卜出阵挑战,横枪立马吟诗曰:

我的母亲叫我麦尔海卜, 整个海巴尔无人不知; 久经沙场的骑士披挂上阵, 战鼓一响性如烈火。 阿里出队迎战,手执脊柱剑,立马对诗曰。

我母亲叫我诲德莱, 森林里的雄狮,相貌威严; 我的脊柱剑杀敌如斩麻。

伊玛目阿里的母亲名叫‘法蒂玛·宾特·艾赛迪·本·哈希姆’。她是第一个为哈希姆家族生育了男孩的哈希姆族妇女。艾布·塔利卜十分喜爱并保护他的侄子穆罕默德。为了便于保护侄子,他秘密信奉伊斯兰教没有公开[①],而他的妻子法蒂玛是早期公开入教的第十一个穆斯林。她非常喜爱先知,幼时精心抚养,照顾,宛如自己的亲生儿子,而先知也十分敬重她,称她为母亲。法蒂玛迁徒到麦地那以后归真。临终前她请求先知做她的遗嘱执行人,先知欣然接受。逝世后先知主持了她的葬礼,先知脱下自己的衬衫给她作“克凡”(殓衣),率众举行了殡礼,并亲自放入墓穴。先知的伙伴们说:“真主的使者啊!我们从未看见过你如此厚待别人。”先知答道:“我的伯父艾布·塔利卜逝世后她是最厚待我的人。

”法蒂玛为艾布·塔利卜生了四个孩子:塔利卜,阿盖伊勒,贾法尔和阿里,一个女儿,名叫乌姆·哈妮。艾布·塔利卜家境贫寒,且子女多,负担重。有一年麦加大旱,颗粒无收,艾布·塔利卜家几遭断炊之难。先知对伯父的困境深表同情,十分关心,他没有忘记伯父,婶婶对他幼年时期的抚养和关照,十分感激伯父对他的慈爱与保护。于是他和叔父哈姆宰,阿拔斯商议帮助伯父解决困难,减轻他的生活负担,各收养伯父的一个孩子。商妥后,他们一起去找艾布·塔利卜。艾布·塔利卜十分感激兄弟,侄子的关怀,对他们说:“你们把阿盖伊勒留给我,其他的孩子你们领去吧!”艾布·塔利卜比较喜爱阿盖伊勒。于是阿拔斯收养了塔利卜,哈姆宰收养了贾法尔,先知收养了阿里。

先知和赫蒂哲把阿里当做亲生儿子一样抚育,生活上精心照料,并教他习文练武,培养,锻炼优秀的品德,坚强的性格和坚定的信念。由于长期与先知共同生活,先知的学识,先知的高尚品德和坚定意志对阿里的影响极深。而阿里自幼很崇敬他的堂兄,把他当作知识上的尊师,品德上的楷模来学习,效仿。长期耳濡目染,先知的一言一行都刻印在阿里幼小的心灵深处。

伊玛目阿里青年时期就具备了许多优秀的品德: 聪颖好学,博学多才

伊玛目阿里自幼聪慧好学,并担任先知的“启示”录事,故熟悉,精通《古兰经》,圣训及《古兰经》,圣训的背景知识,因此他成为诠释《古兰经》,证明圣训,并依据《古兰经》,圣训裁定教法的权威。例如,《古兰经》“雅辛章”的第一个词“雅辛””,有的人注释为“哎,人啊!”有的人注释为“天啊!”而伊玛目阿里根据当时降示此节《古兰经》的背景和他对先知的熟知,断定“雅辛”是先知的一个别号。所以后来的《古兰经》注学家们都采纳了伊玛目阿里的权威性见解。

伊玛目阿里是先知时代第一个能背诵全部《古兰经》的圣门弟子,也是第一位汇集《古兰经》成册的人。先知逝世后,艾布·伯克尔被推举为哈里发。伊玛目阿里在一段时间里没有向艾布·伯克尔宣誓效忠。他发誓在一段时间内除了去先知清真寺参加星期五的聚礼外,他不穿外套,闭门不出,聚精会神地汇编《古兰经》。

他说:“我闭门不出主要是集中精力整编《古兰经》成册。”

后来“奥斯曼”定本《古兰经》编订发行后,各地区仍然对许多章节内容的解释产生了新的分歧。为了解决这些纠纷,伊玛目阿里发出了通告:“关于安拉的经典,大家来问我吧!指安拉发誓,不论是在夜晚还是在白天,不论是在平原还是在山涧所降示的《古兰经》的每一节我都知道。”

伊玛目还传述了大量的圣训。他所传述的圣训以经索清楚,内容翔实,文字准确而著称。
先知培养了一批伊斯兰学者,伊玛目阿里名列前矛,他们是:阿里·本·艾比·塔利卜,穆阿兹·本·杰拜勒,伊本·麦斯奥迪,艾布·赞莱,赛勒曼·法里斯,胡栽法·本·叶曼,胡栽法的释奴萨利姆,伊本·阿拔斯,伊本·欧麦尔,栽德·本·萨比特等,而他们中许多人常向伊玛目阿里请教。尤其是伊本·阿拔斯不仅受教于先知,也师承伊玛目。对伊玛目的学识,先知和圣门弟子以及后来的各派学者都公认不讳。先知说过:“我是知识的城,阿里是城门。”有人间伊本·阿拔斯,伊玛目的学问如何,伊本·阿拔斯回答:“如果把知识分为五份,阿里占有四份,其他人占有一份。而阿里所占有的四份,别人不与他共有,而其他人所占有的一份,阿里与他们共有。”有人还曾问过伊本·阿拔斯:“你的知识与你的堂兄阿里的知识相比如何!”伊本·阿拔斯答:“阿里的知识如大海,而我的知识犹如掉进大海里的一滴雨水。”伊本·麦斯奥迪说:“阿里是圣门弟子中最精通教法,最有知识,最有功德的人。”
教义学,即伊斯兰哲学,可以追溯到伊玛目阿里,众所周知,以理性思辨论证教义,以哲学阐释认主学是由穆尔太齐赖派所倡导,而其奠基人瓦绥勒·本·阿塔师承艾布·哈希姆,艾布·哈希姆师承其父穆罕默德·本·哈乃菲叶,穆干默德·本·哈乃菲叶师承他的父亲伊玛目阿里。
艾什尔里派的奠基人伊玛目艾什尔里师承穆尔太齐赖派的领袖艾布·阿里·朱巴伊(?-915)。 权威的教法阐释人
> 圣门弟子中精通教法者不少,如欧麦尔,伊本·阿拔斯,艾布·赞莱,伊本·麦斯奥迪等。但是伊玛目阿里是圣门弟子中最有权威的教法阐释人。他之前的三任哈里发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都向伊玛目请教教法中的疑难问题。尤其欧麦尔在他执政时期,教法上的疑难问题常请阿里作最终裁决。伊本·阿拔斯因才学出众,被誉为“民族的先哲”,对有关《古兰经》诠释和教法上的疑难问题,他也常向伊玛目阿里请教。欧麦尔说:“凡我遇到的教法上的难题,无不向阿里请教。”他还说:“倘若没有阿里的帮助,我欧麦尔休矣。”
无论是什叶派还是逊尼派的各教法学派都可以追溯到伊玛日阿里。什叶派自不必说,而逊尼派的四大教法学派都与伊玛目阿里有渊源:
哈乃菲派的奠基人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曾师承伊玛目贾法尔·本·穆罕默德·萨迪格,而伊玛目萨迪格的学术思想追溯到伊玛目阿里。
马立克派的奠基人伊玛目马立克师承伊玛目赖比尔,赖比尔师承伊本·阿拔斯,伊本·阿拔斯师承伊玛目阿里。
沙斐仪派的奠基人伊玛目沙斐仪师承伊玛目马立克和伊玛目哈尼法的门生穆罕默德。
罕百里派的奠基人伊玛目艾哈迈德·罕百里师承伊玛目沙斐仪。总归一源——伊玛目阿里——先知穆罕默德。
伊斯兰苏菲派与伊玛目阿里亦有渊源。哈桑·巴士里(?—728),希布里(?—946),朱乃迪(?—910),比斯塔米(?—875),麦尔鲁夫·克尔黑(?—816)等苏菲大师们的苏菲学说部可以追溯到伊玛目阿里,但他们及其门徒们因受其他学说的影响而形成各自不同的苦修方法,特点与学派。由于伊玛目阿里在宗教学术上的卓越成就和贡献,伊玛目阿里成为四大正统哈里发中唯一享有“伊玛目”尊号的哈里发。
阿拉伯语法和修辞学的奠基人
在《古兰经》整辑成册前,阿拉伯语仅有口头传述的几条简单语法规则,没有成文的语法书。大量信奉伊斯兰教的非阿拉伯人不懂语法,学习诵读《古兰经》感到困难,错读百出,有时因读错一个读音符号而错释整段《古兰经》文。伊玛目认识到制定阿拉伯语法规则成为刻不容缓的大事。于是他首先自己动手,总结,归纳了若干条规则,写出来交给了他军队里的一位将领,诗人艾布·艾斯瓦德·杜艾里(605—688),伊玛目写道:“词分为三类——名词,动词和副词。句子中的词又分为确指与泛指。词的格位分为主格,宾恪,属格和切格……。”并责成杜艾里编出了第一部阿拉伯语语法书《阿拉伯语法基础》。因此,伊玛目阿里可以说是阿拉伯语法当之无愧的奠基人。伊玛目阿里发掘出《古兰经》中的修辞规律,并熟练地运用,发挥。他的演说,信函,指令,遗训等模仿《古兰经》的语言风格,其文字优美,文风典雅,逻辑严密,使用精巧的散韵,恰切的对偶句,紧凑的排比句,且充满着恰当的比喻,美妙的隐喻,借喻,转义等阿拉伯语传统修辞学的基本规律与体系。因此,伊玛目阿里被阿拉伯文学家公认为阿拉伯语言修辞大师。他是伊斯兰初期仅次于先知的雄辩的演说家,他语言丰富,口才出众,出口成章,说理透彻,富有哲理。后来的演说家,训道家,修辞学家们无不学习,仿效伊玛目阿里的雄辩和他的语言修辞技巧与文风。
十世纪著名宣教演说家伊本·努巴太的演讲被公认为当时最优秀的演讲,从风格上显然效法伊玛目阿里的演说风格。但是,阿拉伯文学家们公认他的演说与伊玛目的演说相比有天壤之别。谢里夫·莱迪从修辞学的角度出发辑录了伊玛目阿里的演说,信函,指令,遗训,言论,格言中最精彩的部分,而在比较长篇的演说,信函中又选录了最精辟,最优美的段落汇编成册,命名为《词章之道》,成为仅次于《古兰经》,圣训的经典著作,成为阿拉伯语法,修辞的典范。因此可以说伊玛目阿里也是阿拉伯语修辞学的奠基人。
骁勇善战,战功卓著
在先知迁徙之夜,伊玛目阿里冒生命危险,作先知的替身,睡在先知的床铺上。企图暗杀先知的古莱什青年骑士们看见阿里,都不敢轻举妄动。伊玛目遵照先知的嘱托,替先知还清了债务,并把别人寄存在先知处的钱物退还后,从容不迫地步行到麦地那。
伊本·阿拔斯传述:伊玛目阿坚参加的所有战役,如白德尔,吴侯德,壕沟,海巴尔,攻克麦加,侯奈因和塔伊夫等战役,阿里都是迁士们的旗手。
白德尔战役,穆斯林大获全胜,共杀敌70人,其中伊玛目阿里一人斩杀了36人,包括他们的首领,指挥官艾布·哲海里。俘获敌人70名。白德尔战役伊玛日阿里立了头等功。
吴侯德战役,虽然穆斯林遭到挫折,但是战役初期,在将对将的决斗中,伊玛目阿里斩杀下古莱什著名骑士泰勒哈·本·艾比·泰勒哈和艾斯阿德,并拼死保卫先知,身负重伤。阿里,哈姆宰,泰勒哈,艾布·德贾奈被公认为吴侯德战役中四位杰出的英雄。
在壕沟战役中,伊玛目阿里斩杀了古莱什著名骑士阿幕尔·本·阿卜杜·翁迪。
在海巴尔战役中,先知说:“我将把战旗交给一个最勇敢,最喜爱真主及其使者,而真主和使者也最喜爱他的人。”许多人都期待着先知把战旗交给自己。第二天,先知把战旗交给了伊玛目阿里。
在侯奈因和塔伊夫战役中,伊玛日是迁士们的掌旗官。战役开始,穆斯林遭到敌人伏击,伤亡惨重,许多人败退,但是先知和一批迁士,辅士泰然未动,先知重新组织进攻,伊玛目阿里挥动战旗,率部冲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击溃了敌人,赢得了战役的胜利。
伊玛目阿里参加了先知指挥的所有同多神教徒的战役,惟有塔布克远征,先知把他留在麦地那做代理,并照管先知的眷属。而伊玛目以为先知不信任他了,不悦道:“真主的使者呀!你让我跟妇女,孩子们在一起吗?”先知说:“难道你不愿意你与我的关系犹如哈伦与穆萨的关系吗?但是在我之后不再出圣人。”
在骆驼战役中伊玛目阿里亲自做示范,高举战旗率队冲入敌阵,然后回来把战旗交给他的儿子穆罕默德·伊本·哈乃菲叶说:“去像你父亲一样冲锋。”巴士拉人首领阿卜杜拉·本·海莱夫出队挑战,指名要与阿里决斗。伊玛目阿里无奈,只好出队迎战,没几个回合就斩杀了阿卜杜拉·本·海莱夫。
隋芬战役,两军对阵,伊玛目要求与穆阿威叶决斗,让双方穆斯林战士们休息,以他们二人中一个的战死结束这场战斗。站在穆阿威叶身边的阿幕尔·本·阿绥对穆阿威叶说:“阿里的要求是公平合理的。”穆阿威叶对阿幕尔说:“你献计献策未曾骗过我,只有今天,你让我和艾布·哈桑决斗,你是知道的,他是超人的勇士。看来你希图继承我在叙利亚的地位吧。”穆阿威叶不敢出来与伊玛目阿里决斗。
在隋芬战役中,伊玛目和战士们一起冲锋陷阵。在“海里尔之夜”,两军混战一夜,天亮时人们发现伊玛目阿里在拉比尔部族的队伍中,厮杀了一夜,全身多处受伤,头部三处被剑击伤,他的宝剑被血染红信。
历史学家说,伊玛目阿里的特性是奇异的,他既是战场上勇猛善战的虎将,又是温和,善良,廉洁,学识渊博的学者和教长。一般同时具备这两种特质者实为罕见。
清廉虔诚,乐善好施
先知十分喜爱,器重阿里。迁徒到麦地那之后,把他的爱女法蒂玛·宰赫拉(佳丽的法蒂玛)嫁给了伊玛目。当时伊玛目2l岁。伊玛目淡漠现世的物质享受和浮华,靠自己的双手劳动过清贫简朴的生活。劳动所得如有余,就施济更穷的人,从不积攒钱财。娶法蒂玛时先知问他:“你有何物可以做彩礼?”阿里答:“除了和你的血统关系,我一无所有。”先知又问:“我送给你的那付盗甲呢?”阿里答:“我还保存着。”先知说:“那就用它当彩礼吧!”
法蒂玛的陪嫁是一盘小磨,一架纺车,几件旧生活用具。从此伊玛目和圣女过着清贫的生活。法蒂玛为阿里生了两个儿子哈桑和侯赛因,两个女儿宰乃白和乌姆·库勒苏姆。

随着子女的增多,阿里,法蒂玛的家境更加困难。有时卖家里的衣物解决断炊之难。一次他拿着仅有的一件粗布外套到市场上去卖,说:“我用五个银币买了这件衣服,谁让我赚上一个银币,我就卖给他。”还有一次他拿着自己的宝剑去市场上卖,说如果他有四个银币,能买件外衣的话,他就不会卖他的宝剑。迁徒到麦地那后,许多迁士得到辅士的接济,但是阿里不愿意靠辅士接济生活。他身强力壮,经常外出打工。一天傍晚,阿里拿着一些椰枣回家,法蒂玛发现阿里的两只手红肿,她心痛地询问丈夫:“你的手怎么啦?”阿里告诉妻子,他早晨出门找活干,在一个犹太人的井上为人们打水,干了一天,绳子勒手,井水浸泡,双手便红肿了。这些椰枣是干一天活的工钱……。
伊玛目阿里自己家里的生活清贫,但是却慷慨好施,有求必应。斋月里,一天昏礼后伊玛目回家吃晚饭。法蒂玛为全家准备了三张大饼,一罐凉水作为开斋饭,放在桌子上,全家围坐在桌旁,正要吃的时候,一个乞丐来讨饭,伊玛目拿起一张饼给了他。乞丐刚要出门,又来了一个可怜的孤儿讨饭,阿里拿起第二张饼给了他。这孤儿刚走出大门,又来了一个面黄肌瘦,衣裳褴褛的人,他说他是穆斯林战士,被敌人俘去,刚逃回来,几天没有吃饭。阿里听完后毫不犹豫地把最后一张饼给了这位穆斯林战士。桌上只剩下一罐凉水,全家用凉水开了斋。那夜全家空着肚子安然睡觉了。《古兰经》记述了这件事:
وَيُطْعِمُون َالطَّعَامَ عَلَى حُبِّهِ مِسْكِينًا وَيَتِيمًا وَأَسِيرًا

“他们为喜爱真主而赈济贫民,孤儿,俘 虏。”(76:8)
有一天,阿里手里有了四个银币。他晚上施舍下一个银币,白天施舍了一个银币,秘密地施舍了一个银币,公开施舍了一个银币。对此,真主降示了一节《古兰经》文:
الَّذِينَ يُنفِقُونَ أَمْوَالَهُم بِاللَّيْل ِوَالنَّهَارِ سِرًّا وَعَلاَنِيَةً فَلَهُمْ أَجْرُهُمْ عِندَ رَبِّهِمْ وَلاَ خَوْف ٌعَلَيْهِمْ وَلاَ هُمْ يَحْزَنُونَ

“在夜间,在白天,秘密地和公开地施舍财物的人们将在他们的主那里享受报酬,他们将没有恐惧,也不忧愁。”(2:274)
伊玛目穿的衣服多半打着补钉。他自己用椰枣纤维和羊皮缝补自己的衣服。他的鞋用椰枣纤维编成。他自己编鞋,修鞋,有时也给先知修鞋,因此先知有时称他“修鞋匠”。
豪放大度,顾全大局
先知不止一次地暗示伊玛目阿里是他的继承人。胡裁法传述:我曾向先知提起继承人的问题,先知说:“如果你们委任阿里,他会把你们引向正道。”先知还说过:“任何先知都有他的遗嘱执行人和继承人,而我的遗嘱执行人和继承人是阿里。”逊尼派也公认这一圣训,但是认为指的是非哈里发位的其他事情。但哈希姆家族及一部分圣门第子坚持认为也包括哈里发位。穆尔太齐赖派认为阿里应首先被推举为哈里发,他们依据阿里本人优越于其他圣门弟子的条件而不是圣训明文,因为先知暗示过,但没有明确指定。逊尼派虽然公认阿里的许多美德,但在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阿里等主要圣门弟子之间不评论谁应当首先担任哈里发。
伊玛目阿里具备优越于其他圣门弟子的条件:他入教早,在孩提时代就信奉了伊斯兰教;他战功卓著;他虔诚廉洁,在宗教原则上毫不妥协;他学识渊博,见解正确;他天资聪颖,思想敏锐,演说雄辩有力。
伊玛目阿里自己也认为他是当之无愧的先知的继承人。但是伊玛目阿里并不是为自己争权位,为自己谋荣华富贵。他是最不贪恋现实的。他是出于对伊斯兰事业的责任感,出于一种崇高的信念和公平合理的原则。他曾说:“要不是为防止暴君肆虐和被压迫者的饥饿,我就弃之不管。”即,不管谁执政。他还曾对伊本·阿拔斯说:“哈里发位对我来说不值我的这双用椰枣纤维编成的鞋。”在一次演讲中他阐明要求执政的原因时说:“真主啊!你知道,我们不是竞争王权,不是追求世俗的浮华虚荣,而是为了树起你的宗教的标征,在你的国度里推行改良,以便让你的仆民中被虐待者获得安全,建立起你的被废止的法度……”。哈桑·巴士里说:“伊玛目阿里是安拉射向他敌人的一支准确的箭。”伊玛目罕百里说:“先知的伙伴中没有一个人具备伊玛目阿里所具备的那些美德。”
先知逝世后,多数人推举艾布·伯克尔为哈里发。伊玛目阿里,阿拔斯等先知的亲属们正在料理先知的后事。听到“塞基法会议”推举艾布·伯克尔的消息后,伊玛目的叔父阿拔斯向他的侄子伸出手来说:“伸出你的手来,我们推举你为哈里发,我们向你宣誓效忠。”但是,伊玛目为顾全大局,并没有伸出手来。如果当时推举出两个哈里发,其后果难以想象。对推举艾布·伯克尔,伊玛目虽然有自己的看法,他虽迟疑了一段时间,但不久还是向艾布·伯克尔宣誓效忠了。有些支持他的圣门弟子,如米格达德,安马尔,祖拜尔等来找他说:“迁士,辅上们是怎么搞的,论入教的时间和功德,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艾布·伯克尔临终前指定欧麦尔为他的继任人,伊玛目也有想法,他认为指定继承人不符合伊斯兰关于协商的原则,但是为了伊斯兰国家的稳定,为顾全大局,他毫不迟疑地向欧麦尔宣誓效忠。欧麦尔被刺后,指定“六名候选人协商委员会”,从他们中推选出一位哈里发。这六人是:伊玛目阿里,奥斯曼,泰勒哈,祖拜尔,塞尔德·本·艾比·瓦嘎斯,阿卜杜·拉哈曼·本·奥夫。在协商的过程中,争论十分激烈,声音很高,每个候选人都为自己辩护,为自己竞争。许多圣门弟子非常关心协商结果,在门外等候。他们听到伊玛目阿里振振有辞,雄辩地维护自己,他提出了三十多条理由质问协商委员会的成员们。伊玛目说:“当初人们推举了艾布·
伯克尔,以真主起誓,我是最有资格,最有权利当选,但是我听从了,我担心穆斯林内部发生冲突,成为叛教徒。后来又指定了欧麦尔,指真主发誓,我认为当时我最有资格,最有权当选,但是我又听从了,怕人们以刀兵相见,变成叛教徒。现在你们又要推举奥斯曼,这次我不听从。欧麦尔把我列入六人委员会,他没有认识到我的条件优越于其他人,而你们也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你们认为大家有同等的权利。”然后伊玛目举出了三十多条优越于别人的条件,他以询问的口吻逐条问大家:
“我以真主的名义询问你们,你们当中有一个人在我之前确认过真主独一吗?”都答:“没有”。
“我以真主的名义询问你们,你们当中有一个人在我之前做过礼拜吗?”都答:“没有”。
“我以真主的名义询问你们,你们当中有一个人像我一样,先知与他结为兄弟[②],并像我一样,与他的关系比作哈伦和穆萨的关系吗?[③]”都答:“没有”。
“我以真主的名义询问你们,你们当中有一个人比我更喜爱真主吗?在海巴尔战役前,先知说:‘我要把军旗交给一个最勇敢的人,他最喜爱真主和他的使者;而真主和他的使者也最喜爱的人。第二天先知把军旗交给了我。”都答:“没有”。
“我以真主的名义询问你们,你们当中有一个人为真主和他的使者斩杀的多神教敌人比我多吗?”都答:“没有”。
伊玛目一口气连续质问了三十多个问题,协商委员会的其他成员们无言以对。
协商十分艰难,意见难以集中。阿卜杜·拉哈曼提出他自己放弃候选人的资格,由他主持协商选举事宜。大家同意。经阿卜杜·拉哈曼的说服,协商,最后意见集中于阿里和奥断曼。但是两种意见相持不下。由于欧麦尔生前指示:在两种意见相持,人数相等的情况下,以阿卜杜·拉哈曼在一方的意见为准。由于奥斯曼也是早期信教,对伊斯兰也有较大的贡献,先知先后把他的两个女儿鲁基娅和乌姆·库勒苏姆嫁给了他,像伊玛目一样,成为先知的女婿,又比伊玛目年长,而且阿卜杜·拉哈曼又是奥斯曼的妹夫,赛尔德是阿卜杜·拉哈曼的堂弟。阿卜杜·拉哈曼倾向于奥斯曼。他宣布奥斯曼为哈里发并率先与奥斯曼握手,宣誓效忠。在场的穆斯林纷纷效法,也向奥斯曼宣誓效忠。伊玛目阿里虽然感到难过,但是事先向阿卜杜·拉哈曼做过服从选举结果的承诺,又为顾全大局,避免内乱,违心地走向前,向奥斯曼握手,宣誓效忠。
史学家认为奥斯曼的当选为后来伍麦叶族人的执政打下了基础,也为后来的内乱,先知后裔,阿里后裔的惨遭屠杀埋下了祸根。
后来伊玛目对人们叙述当时的选举情况时说:“阿卜杜·拉哈曼自己放弃了竞选,让我作出服从选举结果的承诺,这是给穆斯林大众看的,然后他伸出手来和奥斯曼握手,宣誓效忠……真主啊!如果我说当时我不悲伤,那不是我的真话。”
奥斯曼执政前期,伊玛目阿里尽到了辅弼之责。后期,奥斯曼任人唯亲,委任伍麦叶家族的人和自己的亲属担任军政要职,赐予他们大量的封地和国库的钱财,激起民众不满,伊玛目多次向奥斯曼指出行政和财政上的错误,但因奥斯曼性格软弱,年事已高,被他的伍麦叶家族亲属挟制,最终引起民众暴动。在暴动者围困奥斯曼宅邮的日子里,伊玛目阿里竭尽全力维护哈里发,强调伤害哈里发意味着削弱伊斯兰国家。他认为奥斯曼有错误,而且年事已高,被人挟制,不适合继续执政,劝他退位,但是他坚决反对杀害奥斯曼。起初他说服暴动者散离麦地那。最后他谴责暴动者的暴行。在围困奥斯曼宅邸危机的日子里,他派自己的两个儿子哈桑,候赛因前去保卫奥斯曼。
哈里发之路举步维艰
先知多次明示或暗示阿里是他的继承人。但是阿里一直受到排挤。从“塞基法会议”到“舒拉会议”,古莱什的多数人不支持阿里。以欧麦尔为代表认为阿里年轻,阿拉伯人出于从年长者中推选族长的传统习惯,不容易接受阿里,怕引起内乱。而后期入教的伍麦叶族人的父辈亲属在白德尔,吴侯德等战役中被阿里斩杀,阿里还斩杀了古莱什其他家族的许多精英。虽然他们信奉了伊斯兰,但有些人是迫不得已,有些人只是口头信教。伊斯兰并没有完全消除阿拉伯人根深蒂固的家族复仇观念。有一些伪信者十分惧怕阿里,还有一批嫉妒者。这些出于不同动机的人汇合成一股力量,即非哈希姆家族人结盟,反对,排挤哈希姆族,特别是伊玛目阿里。尽管他们知道先知的明示和暗示,知道阿里的许多优越条件和功德。因此穆阿威叶说,古莱什喜欢我,而不喜欢阿里。
在围困奥斯曼宅邸的日子里,伊玛目的处境极为困难。暴动者扬言推翻奥斯曼的同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提出拥戴阿里继任哈里发。阿里蒙受一部分人指控他“支持暴动者”的不白之冤。奥斯曼被杀之后,局势很乱。圣门弟子中的绝大多数,暴动者的绝大多数以及军队将领们推举他为哈里发。此时他怎能接受推举呢!他堂弟伊本·阿拔斯和他的长子哈桑忠告他,此时不宜接受推举,否则,一部分人会把奥斯曼的血债推到你的身上。然而许多人,尤其军队将领们力劝他接受推举,国家不可一日无君,迟则生变。当时泰勒哈,祖拜尔和伊本·祖拜尔等觊觎着哈里发职位,而伊玛目的条件和威望比他们优越得多,而且拥戴他的人占绝大多数。但他在此时不能接受推举,躲在家里,闭门不出,然而民众和军队把他从家里拉出来,他不得已,勉强接受了推举。在后来的演说中他多次提到当时他被迫接受推举的情景。
伊斯兰教历35年2月5日,即公元656年6月4日,伊玛目阿里在先知清真寺内就任第四位正统哈里发,由老资格的圣门弟子安马尔·本·亚西尔主持向新任哈里发宣誓效忠仪式。主要圣门弟子泰勒哈,祖拜尔等也宣誓效忠。
伊玛目阿里就任哈里发伊始,泰勒哈,祖拜尔爽约,联合阿伊莎集结在巴士拉,伍麦叶人麇集在叙利亚总督穆阿威叶旗下,向伊玛目讨要杀害奥斯曼的凶手。没有保护过奥斯曼的人反而向保护过奥斯曼的人讨还血债,岂不冤呼!参加反奥斯曼的暴动者约有三干多人,加上在麦地那的煽动者及其家丁们,共约五千到一万人。而直接杀害奥斯曼的几个凶手当场被奥斯曼的警卫杀死,主要凶犯贾菲基·本·哈尔比逃之夭夭,无影无踪,下落不明,伊玛目如何交出凶手?伊本·祖拜尔鼓动他父亲和姨母阿伊莎对伊玛目发难。他们前往巴士拉,想先夺取它作为基地。伊玛目最怕穆斯林队伍分裂,最担心爆发内战,他指示派到巴士拉的长官奥斯曼·本·胡奈夫争取与阿伊莎,祖拜尔,泰勒哈达成谅解,但议和未获成功。之后,双方发生冲突,奥斯曼的军队六百人战死。阿里派圣门弟子叶尔穆克战役,卡迪西亚战役的名将盖耳戛尔前去巴士拉,说服阿伊莎等议和。盖耳戛尔问阿伊莎等:“你们为何来到巴士拉?”他们回答:“为奥斯曼的血,为惩办凶手而来。”盖耳戛尔说:“你们已经杀死了六百多人,遭到六千人的痛恨,他们要为这六百人报仇,奥斯曼的凶手究竟有多少?”
实际上,泰勒哈,祖拜尔,穆阿威叶他们讨奥斯曼的血债是名,争夺哈里发位是实。比如阿慕尔·本·阿绥原是埃及的军政长官,奥斯曼执政后,委派自己的同乳兄弟阿卜杜拉·本·赛尔德替代阿慕尔,阿慕尔非常不满。他曾鼓动阿里反对奥斯曼,以图拥戴阿里推翻奥斯曼,被阿里训斥后又转而鼓动泰勒哈,祖拜尔推翻奥断曼,拥戴泰勒哈或祖拜尔取而代之。反奥斯曼的暴动开始后,阿慕尔在麦地那竭力煽动民众反对奥斯曼。阿拉伯史书对他当时情况的描述是:“阿慕尔煽动民众反对奥斯曼,象牧羊人站在山头上吆喝羊群那样。”当暴动者围困奥斯曼宅邸时,阿慕尔携带眷属躲到巴勒斯坦,住进他担任长官时早已修建好的阿贾兰宫里。当听到奥斯曼被杀时,他携眷去大马士革投奔穆阿威叶。他是阿拉伯著名的谋略家,他知道伊玛目阿里不喜欢他,所以投靠了穆阿威叶。穆阿威叶知道阿慕尔煽动民众反对奥断曼的情况。奥斯曼的被杀他有一分罪责,但是他们俩各有自己的政冶目的,为此他们联合起来,互相利用,阿慕尔向穆阿威叶献策:向阿里提出只有交出杀害奥斯曼的凶手方能承认他的哈里发地位。因为参加暴动的几千人拥戴阿里,并加入阿里的部队,这使新任哈里发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穆阿威叶亦善于计谋,阿慕尔的计策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穆阿威叶治理沙姆二十多年,他手中掌握着一支强大的军队,有雄厚的财力。[④]沙姆地区相当于当时伊斯兰国家的一半。穆阿威叶如果承认了阿里的哈里发地位,就意味着失去他经营多年的王国。
伊玛目担任哈里发的四年多时间里,经历了连续不断的灾难性重大事件。他的任期是在内战中度过的,他未来得及施展他开疆拓土,建设伟大伊斯兰国家的宏图。悲剧性的一系列内战接踵而至。
骆驼战役前伊玛目竭尽全力,争取与阿伊莎,泰勒哈,祖拜尔达成和解,以避免穆斯林内部互相惨杀,但未能如愿,因为野心勃勃的伊本·祖拜尔非以刀兵相见不可。此战役双方穆斯林战士有一万多人捐躯。其中有许多久经沙场的圣门弟子。仅伊玛目的军队牺牲五千多人。为保卫阿伊莎的骆驼,倒下了七十多位圣门弟子。战役结束后,伊玛目亲自视察了战场,看望了巴士拉军中的死难者,他指着他认识的许多死难者说:人们说跟随阿伊莎,泰勒哈,祖拜尔的都是些糊涂虫和乌合之众,不,这是某某人,这是某某人。他指出了不少圣门弟子,念出了他们的名子,沉痛地哀悼了他们,并率众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殡礼。安马尔·
本·亚西尔和穆罕墨德·本·艾布·伯克尔把阿伊莎接到一个家里,伊玛目前去看望了她,给予了她与信士们的母亲相称的礼遇,对她说:“信士门的母亲,祈求真主饶恕我们,也饶恕你们。”阿伊莎以同样的话作了回答。然后阿里命令好好照顾阿伊莎,将她送回麦地那。
他的主要政敌麦尔旺·本·哈凯姆和伊本·祖拜尔被俘,伊玛目宽恕了他们,放他们回去。
隋芬战役爆发前,伊玛目也尽了最大的努力,争取与穆阿威叶达成谅解,和平解决争端,他亲自给穆阿威叶写过几封信,派过几个代表团谈判,要求他承认穆斯林大众的选举,达成和平协议,以避免穆斯林队伍分裂,互相残杀。然而穆阿威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王国,他坚持要伊玛目交出杀害奥斯曼的凶手,战争不可避免。
隋芬战役中,双方摆好了阵势,伊玛目要求与穆阿威叶决斗,以他们两人之中一人的战死结束这场战争,以免双方穆斯林战士互相惨杀。穆阿威叶哪里敢与伊玛目决斗!两军在幼发拉底河右岸的隋芬平原上对垒一星期,只发生一些试探性小规模冲突。其间,穆阿威叶的军队控制了通往幼发拉底河的通道,断了伊玛目军队的水源,企图以干渴困死对手。伊玛目指挥军队,用许多战士性命的代价夺回了通道,控制了水源。他的将领和战上们建议:象对手那样,我们也用干渴的“宝剑”杀死他们,无须用真刀真枪与他们厮杀。但是伊玛目没有同意,他说:“我们不要学他们。”他命令为叙利亚军留一条通道,让他们喝上水,做小净。
决战终于爆发,双方鏖战两天一夜,九万多战士阵亡。伊玛目凭他坚定的信仰和信念,指挥军队奋勇作战。他的军队士气很高,他的大将马立克·艾什台尔英勇善战,哪里有困难,有危机,他就战斗在那里。战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但尚未取得彻底胜利。当穆阿威叶看到他的军队濒临失败寸大呼道:“阿慕尔呀!我们快完蛋了,你有何妙计快拿出来!”阿慕尔说:“我们俩不是阿里的对手,你为你的个人目标而战斗;而阿里没有个人目标;你希望生存;而阿里希望献身……。如今之计是你呼吁他们以安拉的经典裁判,这样你会达到你的目的……。”于是穆阿威叶命令他的叙利亚军队齐声呼唤:“艾布·哈桑呀!如果我们都战死,以后谁去对付罗马人?真主啊!我们要生存下来,我们之间以真主的经典裁判吧!”他们把《古兰经》挑在长矛上,拴在战马的脖颈上。伊玛目识破了阿穆尔,穆阿威叶的缓兵之计。他对他的将领们说:“他们高举《古兰经》,但是他们不遵其中的内容……。”他敦促军队继续奋战,夺取最后的胜利。但是他的一部分将领,如艾什阿斯·
本·盖斯,米斯阿勒·本·法德克等迫使伊玛目接受“依经裁决”。他们说:“人家呼吁我们以《古兰经》裁判,而你号召我们继续使用宝剑……。”当时忠于伊玛目的总指挥艾什台尔正指挥军队浴血奋战,推进到穆阿威叶的总部,胜利就在眼前。但艾什阿斯等强迫伊玛目下令,把艾什台尔调离战场,并扬言:如不下令让艾什台尔停止战斗,不接受“依经裁决”,我们就把你交给穆阿威叶,或采取对待奥斯曼的方式对待你。他们指使他们的部队,把伊玛目包围起来,只有哈桑,侯赛因和几个侍从在伊玛目身边。伊玛目无奈,只好接受“依经裁决”。
“裁决”的结果是灾难性的。穆阿威叶的代表阿慕尔又使用计谋,诱使伊玛目的代表艾布·穆萨同意罢免两位领袖的职位,从新协商选举新的哈里发。实际上废除了伊玛目合法的哈里发职位,因为穆阿威叶没有职位。“依经裁决”的结果引发了伊玛目队伍的分裂。不满“裁决”的人约六千多人离开了队伍,即“哈瓦利吉”(出走者)。而他们中的多数人原是力主接受“依经裁决”的人。他们的口号是:“裁决只属于安拉。”他们驻扎在库法附近的哈鲁拉村,推举阿卜杜拉·本·瓦哈卜·
拉西比为哈里发。伊玛目亲自前往哈鲁拉村劝说他们归队,结果多数人归队。但是他们坚持认为伊玛日接受“裁决”为叛教,要求他悔罪。伊玛目未答应他们的要求,于是他们又出走。伊玛目派伊本·阿拔斯前去,引经据典,开导他们的思想认识,指出他们的错误理解,经劝说,他们之中的多数人归队,只剩下两千八百多人,由拉西比率领前往纳哈拉万集结。隋芬战役大大削弱了伊玛目的军事力量。他重新从库法,巴士拉,麦达因动员了六万八千人的军队,准备再进军叙利亚。同时他给在纳哈拉万的哈瓦利吉派人写信,请他们也参加对叙利亚的进军。但是哈瓦利吉派人杀死了劝说他们的阿卜杜拉·本·胡巴布及其怀孕的妻子。伊玛目派人去要求交出或惩办凶手,但是派去的代表也被杀害。伊玛目的将领们建议,进军叙利亚必须先消灭哈瓦利吉派人,否则我们的后方不安全,眷属,财产会受到威胁。伊玛目接受了将领们的意见,将正在开往叙利亚的军队转向纳哈拉万,包围了哈瓦利吉派人。伊玛目发出命令:不要首先开战,除非他们先进攻,同时派辅士艾布·艾尤卜高举一面安全旗,站在一侧,命他高呼:“来到这面旗下者安全,离开哈瓦利吉派者不予追究。”结果一部分人撤出来。剩下约一千八百人首先向伊玛目的军队发动进攻。哈瓦利吉派人除九人逃脱之外,其余全部被歼,拉西比亦战死。幸存下来的少数人分赴各地,传播他们的思想,发展他们的队伍。纳哈拉万之战激起下哈瓦利吉派对伊玛目阿里的更大仇恨。
伊玛目正在对付哈瓦利吉派之际,穆阿威叶和阿慕尔趁机夺取了埃及。原来伊玛目派到埃及的军政长官是盖斯·本·赛尔德,他文武兼备,富有才干,也十分忠于伊玛目。埃及是叙利亚的后方,穆阿威叶对付在伊拉克的伊玛目,必须先安定埃及,以便消除后顾之忧。他怕盖斯,就想争取盖斯,写信好言相劝,许愿给他伊拉克永久性的军政长宫职位,希贾慈的行政长官由他任命他所愿意的人,钱财他想要多少就给多少。穆阿威叶的许愿并未打动盖斯。当时埃及有一支原亲奥斯曼的力量,局势尚未稳定,他们正犹豫观望,等待局势明朗。盖斯想慢慢争取他们,对穆阿威叶采取拖延应付的策略,有书信往来。穆阿威叶看到无法说动盖斯,就使用离间计。他放出谣言,说盖斯正与穆阿威叶谈判媾和。消息很快传到库法。伊玛目阿里很信任盖斯,他半信半疑。但他的将领们建议他命令盖斯进攻拒绝宣誓效忠的反对派,如果盖斯不服从命令,说明传言属实。果然盖斯回信说:“如果现在进攻反对派,对穆阿威叶有利……。”于是将领们敦促伊玛目将盖斯革职,任命穆罕默德·本·
艾布·伯克尔为埃及军政长官。穆罕默德年轻,缺乏经验,他冒然向反对派发动进攻,遭到失败。盖斯·本·赛尔德被革职后回到麦地那。当时麦尔旺·本·哈凯姆在麦地那,他把盖斯排挤走,盖斯回到库法阿里的总部,汇报埃及的情况时,伊玛目对将领们说,埃及的长官只有两个人能胜任,一个是我已革职的人(指盖斯·
本·赛尔德),另一个是艾什台尔。于是他派艾什台尔前往埃及接替穆罕默德。穆阿威叶获悉艾什台尔被委任为埃及长官,十分惊惶,派一亲信去边境找一位交纳土地税的“被保护人”,让他设法把艾什台尔除掉,事成后可终生免交土地税。艾什台尔到达古勒助木(即现在的苏伊士)时,那人把艾什台尔和他的随从热情地接到家里,用下了毒的蜜糖水把他们毒死。穆阿威叶说:“阿里有两只胳膊,一只在隋芬战役中波砍掉(指牺牲的安马尔·本·亚西尔),另一只今天被砍断(指艾什台尔)。穆阿威叶获悉盖斯被麦尔旺·本·哈凯姆从麦地那挤走的消息后给麦尔旺写信埋怨说:“你用盖斯·本·赛尔德援助阿里强于十万金币。”
史学家认为如果盖斯·本·赛尔德不被革职,穆阿威叶就有后顾之忧,不敢轻易打隋芬战役。隋芬战役是埃及的穆罕默德遭到挫折之后进行的。在停战裁决期间,伊玛目阿里得到穆罕默德失败的消息之后才任命艾什台尔为埃及军政长官。伊玛目正忙于对付哈瓦利吉派之际,穆阿威叶派阿慕尔夺取了埃及,穆罕默德战败被俘后遭杀害。接着,穆阿威叶派遣几支军队分别进攻巴士拉,麦达因,也门,太马,麦加等要地,其间,伊玛目阿里遇害。
哈瓦利吉派策划暗杀了伊玛目阿里。他们同时派了三个人暗杀伊玛目阿里,穆阿威叶和阿慕尔。只有伊玛目阿里遭难。伊斯兰教历40年9月(斋月)19日(主麻日,公元661年1月24日)清晨,伊玛目阿里从库法的宅邸出来前往清真寺做晨礼时。等候在门外的哈瓦利吉派人阿卜杜·拉哈曼·伊本·穆勒介姆用带毒的剑刺中伊玛目阿里的脑部。伊玛目于21日(星期日)归真。享年传说不一,一说五十八岁,一说六十一岁。比较准确的是六十一岁,因为伊玛目在661年的一次演说中说:“我从二十岁驰骋疆场,如今已年逾六旬。”哈里发任期为四年零九个月。
伊玛目被刺后,嘱咐哈桑,侯赛因,穆罕默德·本·哈乃菲叶等说:“伊本·穆勒介姆已成俘虏,要优待他,让他吃好,住好。如果我还能活,要么我饶恕他,要么按教法对等处罚;如果我去见真主了,按教法处以偿命,不要过分,不要虐待他。”伊玛目还嘱咐说:“我之后你们不要再与瓦哈利吉派人厮杀,他们是寻求真理而错了的人,不像追求虚妄而得到了的人。”(指穆阿威叶及其追随者)
哈桑主持伊玛目的丧事。仙冼遗体,由侯赛因,穆罕默德·本··哈乃菲叶浇水。哈桑率众举行了殡礼。关于伊玛目的埋葬地,亦传说不一。因怕哈瓦利吉派人或伍麦叶族人掘墓,没有留坟堆,在好几个地方挖了好几个墓穴,然后填平。故一说埋在宅邸庭院,一说埋在清真寺旁,一说运往麦地那,在白齐尔陵园和法蒂玛埋在一起。还有人说埋在了希拉。实际上,为了迷惑敌人,挖了好几个墓穴的同时,还准备了两个大木匣子,一个用骆驼运往麦地那,另一个用一匹骡子运往希拉方向。真正的伊玛目遗体于斋月21日深夜,由他的亲属们根据伊玛目生前的遗嘱运往厄里伊,即现在的纳贾夫埋葬,没有留坟堆。这是比较可信的,因为亡者的子女们最了解他们先人的埋葬地,后来人们看到伊玛目的子孙及名人们前往纳贾夫探望伊玛目阿里的陵墓。
伊玛目阿里安息了,他彻底摆脱了他担任哈里发以后遇到的,面临的种种灾难。他的哈里发之路崎岖坎坷,举步维艰:敌人的诡计,朋友的叛离,部下的悖逆,内战一场接一场。史学家形容他担任哈里发之后的处境说:阿里穿上了一件破旧的衣服,他补上一个洞,又裂开一个窟窿。阿拉伯,伊斯兰,乃至世界史学家同情而惋惜地说:“阿里不该在那种时候接受推举,担任哈里发,不该急于罢免穆阿威叶,不该……。”他们还认为伊玛目完全受宗教,道德的约束,没有个人见解,不会使用政治韬略和计谋等等。
当时除了伊玛目阿里之外,穆斯林大众还能选谁?除了伊玛目之外,还有谁敢挺身而出,收拾当时国家的混乱局面呢?多数阿拉伯史学家认为伊玛目当时出任哈里发有其必然性,因为绝大多数穆斯林拥戴他。如果他不出任哈里发,泰勒哈或祖拜尔很有可能出任,因为他俩觊觎哈里发位。但是伊玛目认为他俩不适合担任哈里发,他俩的支持者并不多,立即会引起纷争。伊本·祖拜尔早就觊觎着哈里发位,他声称奥斯曼被杀前指定他为继任人。麦尔旺·本·哈凯姆也觊觎着哈里发位,他在奥斯曼时期摄理国政。奥斯曼被杀后他也活动,想当哈里发,一部分伍麦叶人支持他。还有一部分伍麦叶族人试图拥戴奥斯曼的一个儿子。另一部分伍麦叶族人想推举穆阿威叶。在这种形势下,艾什台尔等一批将领强制性地把阿里从家里拉出来,说:“如果你不出任,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抢走哈里发位时,你不要后悔。”
“他不懂政治韬略和军甲战略吗?”不,他学识渊博,智谋超群;他是精明的政治家,天才的军事战略家;他成功地辅佐了前三位哈里发,参与了国家的重大决策,他的见解往往是正确的。决定征服波斯,叙利亚时,当时的哈里发欧麦尔提出他亲自率军远征。伊玛目阿里提议哈里发应坐镇麦地那统一指挥,组织,动员人力,物力支援前线。欧麦尔接受了阿里的建议;他有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他取得了骆驼战役,隋芬战役,纳哈拉万战役的胜利;但是他败于阿慕尔,穆阿威叶的诡计,而他光明磊落,不愿使用计谋,不择手段地达到个人目的,尤其在穆斯林内部。他说:“要不是宗教,要不是敬畏真主,我是阿拉伯人中最有谋略的人,但是使用一次计谋就是一次背信弃义,一次背信弃义就是一次背叛,……。”有人建议他承认穆阿威叶的叙利亚总督地位并任用善于计谋的穆义莱·本·舒尔白,他对自己的亲密伙伴说:“宁可我的政权不稳固,我不会把迷误者作为我的股肱。”
“他不应该急于罢免穆阿威叶的沙姆总督之职。”当时穆义莱·本·舒尔白主动向他献策:“你先承认穆阿威叶的职位,等你的局势稳定之后再说。”伊本·阿拔斯献计说:“你委任他一个月,罢免他一辈子。”伊玛目阿里并不是没有考虑过留任穆阿威叶的问题。他的见识高于穆义莱和伊本·阿拔斯。他知道穆阿威叶不管你承认他还是罢免他,他绝对不会承认他的哈里发地位。穆阿威叶治理叙利亚二十多年,有二十万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一心争夺哈里发职位。如果承认了他,会加强他的地位,而且会引起他的支持者的不满。穆阿威叶亦十分了解阿里,他知道阿里早晚要罢免他,暂时承认只不过是策略,他不会等到阿里地位稳固之后再收拾他。史学家认为穆阿威叶凭他的实力和个人野心,他决不会承认奥斯曼之后的任何哈里发。伊玛目阿里决心以军事解决,本来他有信心,有决心战胜穆阿威叶,但是他的军队是新组成的,成分复杂,不服从他的命令,不理解他的战略战术。要不是他被迫接受“依经裁决”,他实际上已经战胜了穆阿威叶。
他的遭遇,他的挫折和不幸是由于当时的局势和命运。他坚信命运。据著名圣门弟子伊本·麦斯奥迪,安马尔·本·亚西尔,艾布·艾优布等传述,先知命令阿里要与背信弃义者,反叛侵权者,背离正道者战斗。先知还预言阿里将牺牲,他的胡须将被他的头血染红。阿里坚信不疑。斋月到了,他每天到哈桑,侯赛因,伊本·阿拔斯家吃开斋饭,但是每次只吃一两口,不超过三口饭。他们问他为什么吃那么少,伊玛目回答:“真主的命令即将到来,我想空着腹去见真主,这只是一夜或两夜的事。”果然,没有过两夜,伊本·穆勒介姆用剑刺中了他的头部,他的头血染红了他的白胡须。
伊玛目生前虽然遭到许多人的反对,但是他的品格,他的学识连他的敌人也无法否认。据传,伊玛目遇难后,穆阿威叶的警卫立即向他报告。当时正值夜里,穆阿威叶和他的妻子法赫黛一起睡觉。穆阿威叶闻讣,立即坐起来念诵:“我们都属于真主,我们都归于他。”接着痛哭流涕。他的妻子惊异地问他:“昨天你还在诅咒阿里,今天他死了,你应该高兴,为什么痛哭呢?你是否反省了?”穆阿威叶道:“你知道什么,我哭是因为人们失去了他的学识,宽容和功德。”伊玛目归真后,他的精神,他的思想,他的品格,他的学识等显示出更强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后来的阿拉伯青年骑士们把伊玛目阿里的英勇,高尚的品恪和美德作为他们效法的豪侠的典范。一千多年来,阿拉伯,穆斯林史学家,文学家,诗人们用无数的诗歌,格言,散文传诵着伊玛目阿里的精神,品格和伟名。世界穆斯林把伊玛目阿里看作仅次于先知的理想化的人物,作为他们效法的榜样。伍麦叶王朝的哈里发们在聚礼日的演讲词中加上诅咒伊玛目阿里的内容。有人间麦尔旺·本·哈凯姆:“你们为什么诅咒阿里?”他回答:“不诅咒阿里,我们不能生存。”伍麦叶王朝第八位哈里发欧麦尔·本·阿卜杜勒·阿齐兹曾问他父亲埃及总督:“我们为什么诅咒阿里?”
他父亲回答:“为了我们的生存。孩子,如果讲台下的民众像我一佯知道了阿里的功德,他们会起来推翻我们。”可见伍麦叶人对伊玛目阿里伟大人格的恐惧。
伊玛目阿里的体格与相貌
伊玛目阿里中等身材,体格魁梧,勇力过人,他皮肤浅黑,大而黑的眼睛炯炯有神,十分英俊。他力大无比,青少年时期,凡与他摔跤者,无不被他摔倒;战场上,凡与他交锋者,无不被他斩杀。攻克麦加后,他率领穆斯林清除天房内的偶像,天房顶上放置着一座名叫胡伯勒的巨大偶像,奸几个人抬不动,而伊玛目阿里一人把它举起来扔到地下。隋芬战役行军途中,部队需求水,而一眼清泉被一块巨大的岩石遮压,一批战士未能挪动它,而伊玛目一人把它推开,解决了战士们饮用和做小净之急需。海巴尔战役中他率军冲上城堡,他一人把城堡的大门拔起,让穆斯林军冲进去,夺取了战役的胜利。
担任哈里发之后,穆斯林们在星期五的聚礼日听伊玛目阿里演讲时,看到他密而长的白胡须覆盖两肩,头顶光秃,但周边有稀疏的白绒发,中等身材,十分魁梧,两只大黑眼睛炯炯有神,面带笑容,和蔼可亲。他常戴着黑色缠头巾,佩带脊柱剑,喜欢骑先知曾骑过的骡子。
(r译者编译)
[①]关于艾布·塔利卜的入教问题,传达不一,逊尼派接受艾布·塔利卜未入教的传述;而什叶派中的12伊玛目派和栽德派以及穆尔太齐赖派早期的部分学者接受艾布·塔利卜入教的传述,逊尼派及其经注学家和一部分圣训学家的依据是《古兰经》第节经文:
مَا كَانَ لِلنَّبِيِّ وَالَّذِينَ آمَنُواْ أَن يَسْتَغْفِرُواْ لِلْمُشْرِكِينَ وَلَوْكَانُواْ أُوْلِي قُرْبَى مِن بَعْدِ مَا تَبَيَّنَ لَهُمْ أَنَّهُمْ أَصْحَابُ الْجَحِيمِ

“先知和信士们既然知道多神教徒是火狱的居民,就不应该为他们求饶,既使他们是自己的亲戚。” 《古 兰经》28章节经文:
إِنَّكَ لَا تَهْدِي مَنْ أَحْبَبْتَ وَلَكِنَّ اللَّهَ يَهْدِي مَن يَشَاءُ وَهُوَ أَعْلَمُ بِالْمُهْتَدِينَ

“你(指先知)不能把你所喜爱的人引向正道,但真主却能把他所意欲的人引向正道。”
逊尼派的经注学家们注释说,此经文是针对艾布·塔利卜降示的,因为先知曾希望艾布·塔利卜入教,并为他求饶。另据传,艾布·塔利卜临终前,先知对他说:“伯父,你现在只要念作证词(作证万物非主,惟有安拉,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我明天在真主面前为你作证。”艾布·塔利卜回答先知说:“要不是阿拉伯人说,艾布·塔利卜临死前懊悔了,我会使你满意。”
另据传,艾布·塔利卜生前没有人看见过他做礼拜。他死后先知也没有为他举行殡礼,等等。
但关于艾布·塔利卜在逝世前入教的传述亦很多。什叶派等主张艾布·塔利卜入教的人们说,他秘密信奉了伊斯兰教,因为他是古莱什部落的族长,为了便于保护先知,他没有向族人公开。关于对上述《古兰经》文,他们另有注释。关于礼拜和殡礼,当时尚未法定,礼拜只是一种副功,自愿进行,先知也没有为赫蒂哲举行殡礼。
关于艾布·塔利卜入教的传述摘录如下:
由艾布·伯克尔和阿拔斯传述:艾布·塔利卜临终前念了作证词。他病危时先知,阿拔斯等在场,阿拔斯看见艾布·塔利卜嘴唇颤动,他把耳朵贴近艾布·塔利卜的嘴倾听,然后抬起头高兴地对先知说:我的侄子,你伯父念了它(指作证词),但他的声音很弱,你没有听见。”
先知曾说:“山洞的人(指七眠子)隐藏了他们的信仰,表现了不信,真主赐给他们两份报酬。艾布·塔利卜隐藏了认主独一的信仰,表现了多神信仰,真主也赐给他两份报酬。”
艾布·塔利卜的妻子法蒂玛是早期信教的第11个穆斯林,她陪伴艾布·塔利卜直到他逝世,伊斯兰不允许穆斯林女士同异教徒婚配,生活在一起。
艾布·塔利卜逝世后,先知命令阿里给父亲做净礼,当时塔利卜,阿盖伊勒尚未入教,贾法尔迁徒到阿比西尼亚。埋葬时先知前往,并为艾布·塔利卜祈祷说:“伯父呀!我向真主为你求饶,为你说情。”如果艾布·塔利卜不是穆斯林,先知不会命令阿里给他做净礼,也不能力他求饶,说情,因为《古兰经》禁止为多神教徒求饶,说情。
艾布·塔利卜是诗人,他生前写过许多诗文,从他的诗的字里行间人们发现了他是穆斯林的证据。在他的一首著名的长诗中有如下的话:“你是圣人,穆罕默德——尊贵的领袖……。”
在一首诗中他鼓励先知:“为了你宣扬的真理,不要怕人们用拳头攻击你,用舌头伤害你……。”
在另一首诗中有这样的句字:“你们不知道吗?我们发现穆罕默德是像穆萨一样的使者,在第一部经典中记有他的名字……。”
伊玛目阿里说:“我父亲对我说:‘孩子,你紧跟你的堂兄,你会得到平安,免遭现在的和未来的不幸……。” 在一首写给哈姆宰的诗中说:
坚忍!艾布·叶尔勒(哈姆串的别号), 你公开宣布信教, 坚忍会使你成功; 诚实,坚定地保卫从安拉那里带来真理的人, 不要做不信教的哈姆宰;
当我听到你成为信士时多么高兴! 为了安拉你要做真主使者的卫士, 你向古莱什公开宣告:艾哈默德不是魔术师。
先知曾在禁寺内做礼拜,艾布·杰海里手拿一块石头守候在那里,当先知叩头时,他举起石头要砸先知的头,但石头粘在他的手掌上。对此,艾布·塔利卜作了一首诗:
你们要理解我的侄子, 你们停止对他的伤害; 否则我担心, 天灾会降临你们的家园, 正如你们之前的‘阿德’和‘赛姆德’那样, 他们的后裔何在?
伊本·艾比·哈迪德说:类似这样的诗很多,假设个别是伪造的话,不可能全部都是伪造的。
伊本·艾比·哈迪德最后说:关于艾布·塔利卜入教与否的问题,两种相左的传述都摆在我面前,我无法断定,只能交给真主,仿佛一个案例有两种相反的证据摆在法官的面前,他一时难以作出断然地判决,需要等待,需要分析,研究。按教法学家的观点,肯定的传述是积极的,它应优先于否定的传达。
[②]穆斯林们迁徙到麦地那后,先知把迁士与辅士及穆斯林之间一对对结为兄弟,惟有阿里没有结拜的兄弟,他十分难过,这时先知对阿里说:“难道你不愿意与我结为兄弟吗?”
[③] 穆萨是犹太教的先知,《圣经》中的摩西·哈伦是穆萨的哥哥,也是犹太教的先知,但穆萨的圣位比哈伦高,穆萨直接接受真主的启示,再传达给哈伦,穆萨不在时哈伦代理穆萨管理,教化以色列人。哈伦是学者,演说家,能言善辩,常代表穆萨与法老谈判。
[④] 当时的沙姆包括现在的叙利亚,约旦,巴勒斯坦等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