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文学家,语言学家对《辞章之道》的评论



黎巴嫩大学文学院语言学教授苏卜黑·萨利哈博士:研究《辞章之道》必须先了解它的时代背景:正统哈里发制度的太阳怎样西落,专制黑暗的王朝如何替代,以及在这一历史过程中爆发的一系列残酷内战,使伊斯兰民族遭受磨难;正道伊玛目为何惨遭杀害;邪恶的势力为何得逞,并为了维护他们不义的政权而继续残酷镇压,屠杀先知的后裔。战争与政治有密切关系。伊玛目阿里在宗教,政治上是正确的,他是公选的合法哈里发,他在真理一边,而他的对手出于私欲反抗正道伊玛目,夺取哈里发位,是在虚妄一边。但是伊玛目阿里的队伍是分散的,他们不听从正确的领导。其次敌人不择手段地使用诡计达到目的,而伊玛目阿里受宗教约束,在穆斯林内部不使用计谋。
《辞章之道》的内容涉及许多知识领域,无论是对真主本体,属性的论述,对宇宙,天体创造的描述,还是对孔雀,蝙蝠,蝗虫,蚂蚁等的描述,都论述得精辟透彻,描绘得淋漓尽致,且文字优美,多为比喻,隐喻,借喻,转义,排比,对偶等,是典雅的带韵律的散文。伊玛目的训诫具有极强的感召力;箴言,格言富有哲理,与对手论证,雄辩有力。
埃及大法里尔学院修辞学教授穆罕默德·哈桑·纳伊勒:《辞章之道》是安拉树立的明证,用来证明伊玛目阿里是《古兰经》的光辉,智慧,知识,修辞的最好而活的范例。在这部书里集中了伊玛目阿里所具有,而大文豪,大哲学家们不具备的智慧的奇迹。……,在这部书里,我们看到伊玛目阿里仿佛是知识,宗教学术的海洋,他在各个领域都是出类拔粹的。
谢海麦哈穆德·舒克勒·阿鲁西:[①]
《辞章之道》珍藏了伊玛目阿里的演说,言论,信函,箴言,格言等精辟,优美的语言,而伊玛目阿里的语言来自真主语言的神光,借自先知雄辩的圣光。
谢海伊本·艾比·哈迪德:
不少带有私欲和偏见的人说:“《辞章之道》中的许多文字是什叶派的学者,文学家们创作后加给伊玛目阿里的,其中一部分是编者谢里夫·莱迪自己的作品。”他们说什么“《辞章之道》的全部,至少部分不是伊玛目阿里的言语。”我认为这些人的宗派偏见蒙蔽了他们的眼睛,看不见真理。这种说法不值一驳。所谓全部伪造是毫无根据的臆断。因为《辞章之道》的许多内容先由圣训学家们所收录,有可靠的传述系统一直追溯到伊玛目阿里,如六大部圣训集,伊玛目罕百里的《穆斯奈迪》圣训集等,也由历史学家们传述,记载,如穆罕默德·本·杰里尔·泰伯里的《泰伯里吏》,阿里·本·侯赛因·麦斯奥迪的《黄金草原》,奈斯尔的《隋芬之日》以及《哈里发传》,《骆驼之战》等吏藉不仅传述,记载了伊玛目阿里的演说,信函,遗训等,而且大同小异地记载了许多背景材料。而这些圣训学家和历史学家绝大多数不是什叶派。
关于部分伪造的说法也站不住脚。熟悉名人演讲,言论,格言,诗文风格并有鉴赏能力的人很容易地能区分出精辟的与晦涩的,真实的与模仿伪造的。譬如,我们谙熟著名诗人们的诗文及其风格特点,并有鉴赏能力,如果我们在艾布·太玛木[②]的诗集中发现掺有别人模仿他的诗文,就很容易鉴别出来。因为这方面的专家们已经从艾布·太玛木的诗集中剔除了不少别人模仿他的鱼目混珠的诗文。我们发现《辞章之道》象《古兰经》一样,从头到尾是一个语体,一种风格。
谢海纳绥夫·雅兹基:[③]
《古兰经》与《辞章之道》是阿拉伯文学取之不尽的宝库。我学习写作全凭学习《古兰经》和《辞章之道》。一个阿拉伯文学家如不学习,掌握《古兰经》和《辞章之道》就不会成功。我嘱咐自己的儿子谢海易卜拉欣说:如果你想在学术,文学,创作领域超越你的竞争对手,你必须背诵全部《古兰经》和全部《辞章之道》。
谢海宰肯伊·穆巴拉克博士:
必须承认《辞章之道》是伊玛目阿里的言语,如果说它是什叶派学者们所创作,那么,它就证明什叶派学者们是语言最杰出,口才最雄辩的人。
我深信,读《辞章之道》能培养读者的豪侠气概,英雄风貌,心灵的庄严,坚强的性格,因为它出自一个以刚毅不屈的意志面对种种困难的强大的灵魂。
谢海阿拔斯·穆罕默德·阿戛德教授:
《辞章之道》包含许多有关认主独一论的明证,有关论述真主的本体与属性的智慧,研读它可以增强信仰,扩大,提高对真主的认识。
谢海穆罕默德·艾敏·奈瓦威教授:
伊玛目阿里背记了全部《古兰经》,洞悉《古兰经》的奥义,《古兰经》几乎融化在他的血肉之中。读者从《辞章之道》中可以看到伊玛目阿里从《古兰经》中吸取精神营养的程度。伊玛目阿里之所以有超凡的雄辩,开口成章,智慧的泉源从他的心灵中涌出,丰富的语言词汇,格言,警句,哲理象海水般从他的舌头顺从地,流利地滔滔不绝,这是天赋的功能,同时也是他严格的精神修炼,自我陶冶,达到了崇高境界的结果。他蔑视浑浊的尘世,鄙弃现世的浮华,全神心地忠于他的宗教,完美自己的道德情操,以净化自己的心灵。任何一位天才也难达到他的这种精神境界。他的确是一位完美的伟人。哈桑·巴士里因他的学识和出类拔萃的训诫,人们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然而他不过是从伊玛目阿里知识的海洋中汲取了一滴水。《辞章之道》的内容涉及认主独一论,宇宙,天地,天使,阿丹的创造,先知论,伊玛目论等。令人惊讶的是伊玛目阿里对孔雀,蝙蝠和蝗虫,蚂蚁等生物的细腻入微,淋漓尽致地描述。
谢海穆罕默德·穆胡因丁教授:
《辞章之道》的两张封皮之间蕴藏着阿拉伯语丰富的修辞原理及其艺术,为读者提示了写作中修辞的技巧与方法。它是继先知之后人类最雄辩的语言。伊玛目阿里是睿智的哲人,哲理从他的言谈话语中脱口而出。他是最雄辩的演说家,他富有感染力的演讲使听众心灵震颤。他是博学的学者,他的知识融会着自少年时代陪伴先知传教,记录启示,用语言和宝剑捍卫伊斯兰,发展伊斯兰,与敌人论战,战斗的历程,除他之外,任何一个圣门弟子没有获得这些殊荣与条件。
谢海穆罕默德·阿卜杜:[④]
我有幸偶然地翻开《辞章之道》读了几页,仿佛进入修辞,雄辩的王国,处处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仿佛看到真理在节节胜利,虚妄仓皇败退,疑惑灰飞烟灭。王国的治理者,战场上的英雄旗手就是信士们的张官阿里·本·艾比·塔利卜。我又翻开几页,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它淹没在优美的语言包含着的崇高精神之中,飘浮在纯洁的心灵之上,把它引向光明,使它摆脱黑暗……。
我仿佛听到富有智慧的演说家大声疾呼民族事务的管理者们,吁请他们实行正义,给他们指出正道与迷途,指引他们奔向美好的目标。
这是一部伟大的书,是由谢里夫·莱迪汇编的我们的领袖阿里·本·艾比·塔利卜的言论集。编者把它定名为《辞章之道》,我在找不到比这个名称更能说明其含义的更合适的名称。
[①] 麦哈穆德·舒克勤(1856-1924)近代伊拉克阿鲁西家族著名文学家。
[②] 艾布·太玛木(788-845)阿拔斯王朝时期的著名诗人,生于叙利亚的加希姆地方,亡于伊拉克的摩苏尔。他云游叙利亚,伊拉克,挨及等各地区,专事歌颂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们,尤其哈里发‘穆尔太绥木。主要诗集有《迪万》,《福胡里》等。
[③] 纳绥夫·雅兹基(1800-1871)19世纪黎巴嫩著名文学家,诗人。
[④] 穆罕默德·阿卜杜(1849—1905)近代埃及维新学派创始人,埃及大穆夫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