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意识形态

 


什么是意识形态,其定义是什么?人作为一个个体,一个社会成员,为什么非要追随某种意识形态呢?为什么人非要有一种信仰呢?请问,一种意识形态的存在对于个人或社会来说是否是必需的?在此需要做出必要的阐述。
人的活动分两种,即:享受性的和思考性的。享受性的活动是比较简单的活动,是人受本能或习惯的直接影响,为了获得一种享受或逃避一种痛苦而进行的。如:人口渴了就会去寻找水喝,当遇到危险时就会逃走,当烟瘾上来时就会吸烟。
这样的行为与人的向往相协调,并且与人的享受和痛苦有直接的联系。能给人带来乐趣且具有吸引力的工作会吸引人去做。给人带来痛苦且使人反感的工作会使人逃避之。而思考性的工作则不具有吸引力和反感,人不会因为本能的指使去从事那一工作或者逃避那一工作。人根据自己的理智与意志、根据那一工作所具有的利弊来衡量是否该做这件事。也就是说,做与不做那件工作的原因、动力和动机完全取决于是否有利,而不是是否能得到享受。人的享受是由人的天性来作鉴别的。而人的利益则是由人的理智来作鉴别的。享受是受人的欲望驱使的,而利益是人的意志所向往的。人在完成了享受性的工作时会感到有一种乐趣。但是,在完成了利益性的工作时就不会感到乐趣。但是,当人看到自己在逐步地接近最终利益时,即:善与完美或未来的享受时,就会感到无比的喜悦和愉快。给人能带来乐趣和愉快的工作与不能给人带来乐趣且有时使人感到痛苦和烦恼的工作之间是有区别的,但是,人完全可以以喜悦的心情来对待这一问题。一项有益但是在短期内不会获得结果的工作,是不会使人从中得到享受的。但是,人会因完成了这项工作而感到满意。快乐与痛苦是人与动物之间的共同点。但是,满意和心甘情愿,讨厌和憎恶则只属于人所有。同样,具有希望也是人的特性。心甘情愿、憎恶与希望是出自于人的理智和思想,而并不是出自人的感觉和感性认识。
我们曾经说过,人是用自己的理智与意志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经过思考的工作的。这正好与人的享受性的工作完全相反,它只是按照人的感觉和爱好来完成的。所谓人用自己的理智完成工作,意思是说,理智的力量所追求的是真善、完美与乐趣。因此,人为了得到这些就需要寻找途径。也许会经过一番艰辛和波折才能得到。所谓的凭人的意志完成的巨大工作,意思是说,人有一种依附于理智的力量的倾向。它使人执行理智所做出的决定。有时,它会违背人的所有倾向,吸引力和自然的努力,而切实的执行和完成理智做出的决定和思想所提出的方案。
一个大学生,由于他正处于青春期,因此。他的自然本能要求他多睡觉,尽情的吃喝玩乐。但是,他的理智则要求他要树立崇高的目标和远大的理想,要勤奋好学,不要虚度自己的黄金时光。因此,在利益的促使下,他发奋图强,不愿让一时的欢乐毁掉了自己的一生。在这种情况下,给人带来利益的理智就会战胜促使人追求享乐的天性。正如一位病人,他非常讨厌吃药,明明知道药特别的苦,对人来说是一种折磨。但是,理智和意志则战胜人的私欲促使人去吃药。无论这药有多么苦也要吃下去。因为他深深地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的道理。
人的理智与意志越坚强,就越能战胜其私欲和感情。人在其有规律的活动中,始终是按照设计好的计划方案、蓝图而从事其工作的。人的理智和意志越完美,他的工作与活动也就越井然有序。他越是接近其动物的本性也就越感情用事。动物有的时侯可以作一些看起来具有目标和长远打算的工作,如筑巢、迁移、配偶、繁衍。但是它们的这一切工作并不是抱着即定的目标和经过深思熟虑后做的,而是完全出于一种本能。人的有步骤的活动如果能给人带来乐趣的话,只要享受能够与利益交织在一起,人就会细心地执行为利益而制定的计划。任何享受如果它伴有利益,任何自然活动如果它是响应天性的呼唤,那么,毋庸置疑它们都会服从理智的指导的。如果有步骤的活动与享受性的活动结合起来,如果享受性的活动能够成为有步骤活动整体计划的一个部分,天性、理智、爱好和意志就会吻合起来。由于有规律的活动必须要以一系列的目的和目标为轴心,因此,无论愿意与否,都需要一个方案、计划和达到目的的捷径。
如果一个人想为自己制定工作计划,那么制定计划、选择途径和方法的则是这个人的理智。当然,他的理智与他所掌握的知识、阅历、所受的教育和判断力紧密相联。
人的有步骤的活动即便是达到最完美的地步,也不能使人的活动完全人性化。人有步骤的活动是人性所必需的条件,因为人性的一半是由人的理智、觉悟和思考所组成的。但是,它还不是一个充足的条件。人的活动除了理智和意志之外,只有向着人性最崇高的愿望前进才是附合人性的,最起码也不与人性最崇高的愿望发生冲突。因为人类所犯的许多滔天的罪行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精心策划和安排后才实施的。在此,殖民主义者们所制定的邪恶计划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在伊斯兰术语中,把使人的愿望与信仰分离,并使之服务于纯物质目标的活动称为是没有信仰和玩弄阴谋。人有步骤的活动并不都是符合人性的,如果它的目标只是追求物质,那么,它要比动物式的享受性的活动更为阴险和可怕。比如一个野兽为填饱自己的肚子要追猎动物或人,但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为了达到同一个目标会将一座城市或千百万个无辜者的生命付之一炬。是的,理智的目标只仅仅是为了获得个人的利益吗?也就是说,人为了获得个人的利益会多大限度的运用自己的理智。人在生活中会遇到种种问题,如:选择朋友、选择所学的专业、选择配偶、选择职业、旅行、与人交往、游览、做好事、与邪恶势力作斗争等,无疑所有这些均需要思考和深思熟虑。人越是思考,他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有时也需要借鉴他人的经验,在所有这些细节问题上,人需要制定方案,并使这一方案得到执行。
人是否能够为个人生活中所遇到的所有问题制定一个总的方案,并使之与他的生活利益完全吻合起来呢?个人制定思想方案的能力是否只局限于局部问题的范围之内呢?理智的力量是否能完全顾及到人的整个生活的幸福利益。
我们知道,有一些哲学家们是相信人有这种能力的,并声称:我们已经找到了幸福之路和不幸的道路,我们以理智和意志来为自己谋福利。
从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两位哲学家对此持有统一的观点。获得幸福是人的最终目标,初看起来它的概念显得很明确,但是,事实上确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什么是幸福?通过什么途径才能得到幸福?不幸是什么?造成不幸的因素又是什么?这一切至今仍然是未知,也没有明确的答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究其原因是因为人类连自己和自己所拥有的潜能都没有能透彻的认识。试问,连自己的潜能都不能透彻认识的人类,怎能认识幸福、知道容易地获得幸福的途径是什么呢?说的更明确一点,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存在物,而在社会生活中,人会遇到种种困难和问题。人必须一个一个地去解决这些问题。面对这些问题,人必须明确自己的职责。因为人的社会幸福、理想、善恶的标准、道路、和方法、选择工具都与他人的幸福、理想、善恶的标准、道路和方法、选择工具相连在一起。因此,人无能撇开他人而独立起来。个人的幸福必须在使社会获得完美与幸福的康庄大道中去追求。如果我们再考虑到永恒的生活、精神的永恒和对后世没有经验的理智等问题,那就更加复杂了。这就需要有一种意识形态。也就是说,需要一个总的理论。一个全面协调的方案。这一方案的根本目标就是保障人的幸福和大家的幸福。在那一方案中明确根本的路线、方式方法、应该的和不应该的、善恶、目标与途径、需求、病症和医治的方法、义务与职责等。以便使其成为明确人的所有义务与职责的源泉。
自从人被造以来,至少也是从社会生活得到提高和发展的阶段开始,人就产生了一系列的分歧。并从那时侯起就需要意识形态,以《古兰经》的术语来说就是需要法律。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越是提高和完美,这种需要就更加强烈。在过去血缘、种族、民族、部落观念均尤如一个集体性的灵魂控制着人类社会。这一灵魂依次完成一系列的集体性理想。使社会团结了起来,并引导着社会。科学和理智的完美却使得那一联系动摇了起来。科学因具有特殊的本性,所以它倾向于个人。科学会使人的感情淡漠,并使感情的纽带松散。使今天的人类团结一致,使人类具有共同理想、为人类明确善恶、应该与不应该的标准的是一种被选择的、明智的、符合逻辑的、生活的哲学。它是一种全面完美的意识形态。
今天的人类要比昨天的人类更需要这样的生活哲学。这一哲学能够使人追求超物质的形而上学的东西。今天,意识形态和思想是社会生活的必要条件。这是毋庸置疑的问题。
然而,这样的意识形态有谁能够建立呢?无疑,靠一个人的理智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集体的才智可以建立吗?人是否能够利用过去和现在的一系列经验和知识而建立这样的思想?如果人对自身的认识都特别肤浅的话。那么对于社会和社会幸福来说就更无知了。既然如此,那么该怎么办呢?在此,如果我们关于存在与创造具有正确的认识,我们把存在的机制看成是一个平衡的机制并且否认存在中有虚妄的成份存在。那么,我们就必须得承认创造的伟大机制决不会忽视这一巨大的需求,它会通过超越理智的东西──启示来阐明这一根本路线。理智和知识就是这一根本路线的内部活动。
要知道,真主连最微不足道的需求也不会忽视,因此他怎么可能忽视人的最必要的需求呢?
然而,如果我们对存在和创造没有正确的观念和认识的话,那么我们就得承认,人是注定要误入歧途的,人所制定的任何方案和建立的意识形态在这个世界上只能使人茫然若失。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了一种思想和意识形态存在的必要性和一个人追随一种思想和意识形态的必要性。
但是,追随一种思想是需要有信仰做基础的。信仰是不能强迫和用利益来诱惑的。也许可以强迫人做某件事情,但是,在思想上也许他并不会屈服。思想是人自愿接受和吸引人的,同时思想也需要信仰。一种有效的思想必须要有一种世界观来作后盾。以便能够使人的理智诚服,并给人的思想以食粮。另外,根据自己的世界观建立起具有吸引力和远大的目标。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信仰的两个基本元素──爱和知足才能够携手并肩地共同创造世界。在此,我们不得不概括地提出几个问题:
一:意识形态有两种,人类的和团体的。人类的意识形态就是说其针对的对象是全人类,而不是某一个民族、种族、或某一个阶级。它是拯救整个人类的,而并不是只拯救某一个团体、某一个阶层的。它所提出的方案是包括全人类的,而并不是某一个专门的阶级。它的支持者是来自所有阶层、所有民族的,而并不是某一阶级和团体。
团体的意识形态正好相反,其对象是某一团体、阶级,其提出的方案不仅只顾及那一团体的利益,同时,其支持者也只有那一阶级或团体。
这两种意识形态都是建立在对人的认识之上的。普及的和人性的意识形态,如伊斯兰的意识形态,就是对人的一种认识。从伊斯兰教的观点看来,人在创造的里程中是先于历史和社会因素的影响的,人具有特殊的存在范围。人具有丰富的潜能。因此,不同于其它动物,而使他具有一种特性。根据这一观点所有人在天性中都具有感情和良心。
有一些意识形态对人有着另一种认识,在这些意识形态看来,人是具有感召力的,是听话的、是没有活力的。因为人的感情、良心、和倾向是受民族生活中历史因素所影响的,或是受人的阶级立场中社会因素所影响的。除了受到历史和社会因素的影响外,没有感觉、没有良心、没有感召力。他只是一种行尸走肉,而没有本质。马克思主义以及各个民族的哲学就是建立在对人的这种观点之上的。这种哲学的起源是阶级利益和阶级与种族感情,最多也只是一种民族文化。
无疑,伊斯兰教意识形态的起源就是人的天性。因此,伊斯兰教是针对全人类的,而并不是针对某一个阶层和特殊团体的。伊斯兰教可以得到所有阶层的支持,甚至它还号召一些阶层作自我批评,如:那些奢侈富豪们。不仅如此,伊斯兰教还号召人们反对他们自身的某些利益,并号召人们与自己的腐化堕落做斗争,这样的事在伊斯兰教历史上是数不胜数的。由于伊斯兰教是一个宗教,因此,它在人的内心深处具有最大的影响力。从另一方面来讲,它使人完全居于自己的天性之上。伊斯兰教完全有能力使一个人与自己的腐化堕落作斗争。他做自我批评,而这被称为悔罪自新。然而,集团式的意识形态号召一个人与另一个人斗争,一部分人起来与另一部分人进行斗争。同样,它也无能使个人进行自我革命,使个人完全控制自己。
由于伊斯兰教是一个宗教,而且又是一个人类最终的宗教,因此,伊斯兰教比其他任何宗教都更多的对社会公正给予了强调。伊斯兰教的目标就是拯救受压迫的人民,与残暴专横做殊死的斗争。但是,伊斯兰教所号召的对象并不是受压迫和贫穷的阶层,也不是只有这一阶层中的人才支持伊斯兰教。伊斯兰教的大力支持和捍卫者甚至包括他号召人们要与其斗争的阶层。伊斯兰教一方面依靠宗教力量,而另一方面又重视人的天性。伊斯兰教有一整套理论。它使人性战胜动物性;使知识战胜愚昧;公正战胜邪恶;公平战胜歧视;高尚战胜低贱;敬畏战胜放荡不规;信仰独一的真主战胜多神崇拜;受压迫者战胜压迫者和强权主义者。
二:综上所述,有这样一个问题需要提出,即:人类纯正文化是否具有单一的本质?单一文化是否有使用性?文化是具有民族或阶级本质的,现在所具有的和将来将要出现的是各种文化而不是一种文化。
这一问题取决于人类的种类是否与人的单一的根本的天性有关?而正是那一单一根本的天性赋予了人单一的文化?还是这一单一的天性并没有发挥作用?请问创造了历史、民族、地理因素和创造了唯利是图倾向的文化具有阶级性质吗?由于伊斯兰教在其世界观中非常重视单纯的天性,因此,也是支持单一的意识形态和文化的。
三:显而易见,只有人性的意识形态,单一的和天性的意识形态才能以人性的价值观为后盾,才具有人性的本质。而团体性的意识形态和分解人并使人变得唯利是图的意识形态是不具有人的本质和人的价值观的。
意识形态是否受时间和空间的制约?只要是在任何一种变化着的时间状况和不同的环境条件下,人是否将具有一个独特的意识形态?人的意识形态从团体的角度来说是单一的,而不是多样的,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来说也同样是单一的,而不是多样的。换句话说,从团体的角度来说是普遍的而并非是专有的,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来说是绝对的而并非是相对的。
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来讲意识形态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这一问题有赖于意识形态的世界观是什么样的世界观。是科学的、哲学的、还是宗教的世界观?由于科学的世界观是建立在一个不稳固的世界观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它是无法长久的。科学世界观与哲学和宗教的世界观不同。哲学的世界观是建立在基本原则和公理之上的,而宗教的世界观是建立在启示和圣品的基础之上的。
四:主导着意识形态的是固定的原则还是变化的原则?以上我们所说的是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点人的意识形态也是不同的吗?在此,有一个废除和转换意识形态的问题。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要提出,那就是改变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问题是,意识形态无论是从普遍和特有、绝对和相对的角度来讲,还是从一种现象和各种变化着的现象的角度来讲,经常在变化与发展吗?一种意识形态的真谛在其诞生之日与其发展和达到顶峰的阶段均完全相同,没有丝毫不同吗?也就是说,它是否必须经常被其领导人和意识形态的建立者所修改、完善和改变。我们已经看到,当今时代唯物主义的意识形态很快就变得陈旧和腐朽。与之相反,那一得到周密安排,且建立在人类活动的根本路线上的意识形态其生命力是经久不衰的,这种意识形态既不需要领导者们的修改,也不会随着时代的变化和时间的推移而变的陈旧,领导人所起的作用只是对意识形态的内容做出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