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宗教信仰

 


通过以上讨论,我们已经明白:人没有思想、希望和信仰就不会有健康的生活,也不可能为人类和人类文明作贡献。没有任何思想和信仰的人,和一味的沉缅于自私自利之中的人是不会超出个人利益的小圈子的。他就象一个不懂得自己的生活、道德、和社会职责的流浪汉一样,彷徨而不知所措。人经常会遇到各种道德和社会问题,他面对这些问题,不得不作出反应。人如果追随一种信仰或主义的话,他的职责就会明确。假如没有一个主义或宗教来明确他的职责的话,他就会象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东一头,西一头的到处乱闯。因此,追随一种主义、一种思想的必要性是无庸置疑的。
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只有宗教信仰才能够使人成为一个真正的信士,这不但会使人的自私自利、高傲自大的思想被信仰所征服。而且也会使人成为一个顺从者,对于宗教所提出的最微小的事物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同时他会非常珍惜和热爱这一事物,以至如果失去了这一事物,他就会感到生活毫无意义。
宗教信仰会使人奋不顾身,信士往往会把自己的生命乃至一切均奉献在信仰这一条道路上。当然,这也只有人的信仰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以至完全控制了自己的存在时才能够作到。只有宗教信仰才能够使人达到信仰的崇高境界,才能控制人的一切力量。
有时有的人也会做出一些奉献,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和财产甚至自己的一切。这种现象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到处都可以见到。但是,这种奉献并不是因为宗教信仰和某种意识形态,而是由于受到契约、仇恨、复仇的压力,或是面对某种压力和罪恶感而做出的强烈反映。
宗教信仰与非宗教信仰之间的区别是,第一由于宗教是建立在神圣思想的基础之上,因此,奉献是完全自愿的。区别在于,出自自愿和信仰的奉献是自由选择的,而受契约或因人内心痛苦所作的奉献只是一种发泄而已。第二,如果人的世界观完全是唯物主义和建立在完全感觉到的具体事物的基础上,那么,社会和人的任何意识和所追求的理想就是违背所感觉到的具体实物的。在那时,人就会感觉到自己与世界的关系。
经验主义的世界观所造成的结果就是自我崇拜,而不是崇尚意识形态。也就是说,人需要给自己创造一个世界,(这一世界超出人的内在的存在物和人的幻想)。但是,如果这种意识形态是产生于宗教的话,它就会依靠一种世界观--其逻辑结果是符合社会理想的。宗教信仰是人与世界之间友谊的锁链。换句话说就是人与整个世界的理想之间的协调。但是,非宗教信仰则是一种与世界的断绝,是为自己创造的一个幻想的世界。
宗教不但会为人制定一系列的义务,而且,改变了世界在人眼中的面貌。除了可以感觉到的元素之外,它还把世界机制中的其他元素展现出来。同时,它会把一个枯燥、机械、物质的世界变成一个生机勃勃、具有感情的世界。宗教信仰可以使人对世界和创造的理解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美国二十世纪初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说过:“宗教思想向我们所展现的世界,不但改变了其物质的面貌。而且,远远超出一个唯物主义者所拥有的一切。”
综上所述,在人类的天性中就存在着向往真理、向往神圣的实在、和向往值得崇拜的倾向。人是一个具有崇尚精神的存在物。他为接受教育而作好了准备。人的倾向并不只是局限于物质倾向中。而人的精神倾向也不是能教会的。这一事实已经得到了科学的肯定。
威廉·詹姆斯说过:“尽管我们的动机和倾向是来源于这个世界的,但是,我们的大部分倾向和希望是来自于形而上的世界的。因为,其大部分是与物质所不相容的。” 由于这些倾向的存在,因此,必须对其进行培育。如果没有正确地给予培育,或不正确的利用它的话,它将会步入歧途。这将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正如那些偶像崇拜者、崇拜人者、崇拜自然者、以及崇拜其他形形色色的事物者那样,其根源就在于此。著名学者艾利克·甫罗姆说过:“没有不需要宗教的人,有的人作一件事情是为了使自己的内心安定,也许他并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是一种宗教信仰——而这一宗教信仰要比非宗教信仰优越的多。也许,他会认为,使得他的内心安定的只是一些表面上的非宗教的东西,如:名利、地位、金钱。这里我们要讲的不是人是否具有宗教,而是人具有哪一种宗教。”
这位心理学家的目的在于,人没有信仰是无法生活的。假设他并不知道崇拜独一的真主,但是,他会把其他的东西当成是神圣的,而加以崇拜。
因此,人必须具有思想、信仰和希望。但是,只有宗教和信仰才能使人受到真正的影响。从另一方面来说,人的天性促使人去寻找一个可崇拜物,这也只有加强宗教信仰才能够达到。
 《古兰经》是第一部非常坦率的把宗教信仰称作是人与其养主之间进行联系的锁链的经典。《古兰经》第三章第83节经文说道:“难道他们舍真主而去寻求别的宗教吗?天地万物无论愿意与否都将归顺于他。”
宗教信仰还被称作是一种天性,《古兰经》第三十章第三十节经文讲道:“你们当走向正教--真主所赋予人的一种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