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因

    原始是一普遍的规律。是人类所有努力的基础。科学家们努力探索自然现象或社会事件,是因为他们绝不相信某一自然现象或社会事件的出现会毫无根据。

   世界上的科学家和思想家们的研究,使他们更加认识到自然界的强大的法则。他们在科学和技术的道路上每前进一步,就更加重视这一根源。因果的关系——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一个毫无因的事件或现象——是人类最有力的理性证据,也是人类最根本的思想。对因的需要是本能与天性的事,它在我们的思想中无意识的起着作用。

   人类还在未开化以前就试图解释各种事件和现象的原因。但是,因为没有科学能力;所以就依靠善神,恶神及偶像来解释这些现象。哲学家们也是从人类的心灵中采取了因果的概念,又将它列入了哲学的概念之中。

   我们被牢牢的包围在物质的圈子内。在生活中我们决没有发现某些人所谓的偶然,就是在人类的整个历史进程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碰到过毫无原因的偶然,以便肯定妄称万物产生于偶然的人们的论点。

   精密度,计算和测量只能是思想,意志、能力和劳动者的产物。这一劳动者以自己所拟定的方案,目标为基础来进行自己的工作。但是,那出自一个无理智者之手的东西,你将会发现它毫无规律,千疮百孔,错误百出,那么,促使生命从它产生一直到现在都以这样令人惊叹不已的精确的,有规律的形式运动的偶然是什么?难道这一规律真是无意识的偶然的产物吗?

   在哪一个物质和人类的学科中,又有哪一个人曾看到或声称某一现象的产生是毫无原因的呢?一系列的因果是无止境的延续的。无能认识第一因,就没有理由否认第一因——最终级的因。假如这个世界不是深奥的智慧的产物;不是全知者的意志的产物;不是一个精通建筑规则,能保护它不要偏离原来的自然规律的建筑大师的杰作,那么,它在每一瞬间都有毁灭的危险!在物质世界某一有规律的历程中,假如某一现象的产生是建立在盲目的无意识的偶然的基础上,那么,这一偶然的存在就是导致世界毁灭的原因。在元素的平衡中,即使是最小的一点差异,在世界的规律中即使有一点点不协调,那也足以导致整个天体紊乱,使其爆炸,继而使整个世界遭到毁灭。

   假如世界的创造是建立在偶然的基础上,那为仆么我们看到,难唯物主义者们解释这个世界是存在于精确无误,精心设计的规律的基础上的,其中并无丝毫偶然的成份。

   假若整个世界是偶然的产物。那么,那一并非从偶然中所产生的事物是怎样的呢?它的特点,特征是什么?以便我们研究一下,它与这个世界的形形色色的现象是否是一致的。

   然而,在存在的规律中,你不会发现有任何存在物是产生于偶然的。的确,从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个现象中,你都能看到有深思熟虑,精心设计的迹象。这些现象的特征为我们证明了一个存在着的创造者的特征。

   假如是偶然产生了规律和和谐,那么,凡是通过设计和计算所制造出来的东西,就一定是无规律,不和谐的,因为设计和计算与偶然是对立的。因此,把偶然假设为世界规律的基础是没有任何逻辑和科学的证据的,绝不能把它作为解决存在的规律的最终途径。

   在某些问题上使用“偶然”这一词,只是因为没有真正的认识到它的意义罢了。人们之所以使用它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能认识控制着各种现象和事件的规律而已。然而,当经过不断的科学研究而最终发现各种复杂事件的真正原因,或发现制物约着某一特殊现象的规律时,这一词语就一定会被抛弃。因此,我们说:“偶然”这一表达并不是最终的科学定论。在科学的认识和发现世界规律的特征之后,它就不会再有任何存在的余地了”。

   弗兰西斯·培根(166l-1662,欧洲现代实验科学的始祖)说:“我可以相信所有的传说,但我决不相信这个世界是建立在无知识,无感情的基础上的。是的,浅薄的哲学有可能把人们引向无神论。但是,深奥的哲学却把人们引向宗教信仰。因为一个人如果只看到事物的表面的因,而不能看到它的更深层,他便有可能不信仰造物主的存在。但是,如果他能观察到一系列的因果关系,那他最终在真主的意欲下,一定会相信独一的真主”。

    值此,我们可以援引一下英国著名的物理学家,数学家,败涂,天文学家牛顿与他的一位神论朋友之间的一段对话 ……。

   牛顿委托一位技术高明且具有艺术鉴赏能力的机械工人为他制造一具太阳系的小模型。这位机械工按照牛顿的意思造好了这具模型。这具模型有一个中心,它的周围有一些行星,它们相互之间用线连接着。这些行星通过线在自己的轨道上围绕着那一中心旋转。

   有一天,牛顿与他的这位制造了太阳系模型的机械师朋友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这时,他的那位无神论的朋友进来了。当他看到那具太阳系的模型时,他禁不住对它的精美赞叹不已。当他动了一下它的线时;看到这些金属的行星围绕着轴心转动了起来。当他惊叫起来:“噢!多么美的东西啊!是谁造的?”牛顿回答说:“谁也没有制造它,它是相互撞碰后偶然产生的”。

    这位无神论的科学家说:“也许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问你,是哪一位机械师制造了这一模型的?又是谁设计了它?

   牛顿说:“我早已明白了你的意思。我的话就是对你的问题的回答。我已经对你说了,它是无人制造的。它仅仅是因为偶然而产生的。也就是说,它的原材料曾自己聚集在了一起,然后又偶然无意识地自己形成了这么一个形状”。

   这位无神论的科学家满面怒容地看着牛顿说:“我的朋友,你以为我是个傻子?我会相信这具模型是偶然形成的?!这个模型的制造者一定是一个技术高超,能力非凡的教授”。

   于是牛顿合上了书,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他把手放在他的这位无神论朋友的肩上说:“我的朋友,你所看到的,你要询问它的创造者的这一东西,只过是一具小小的模型,一具仿照太阳系的伟大的;真实的规律而造出来的模型而已。尽管如此,你也不相信它是自己偶然形成的,不相信它的创造者是毫无目的,毫无知识的创造了它,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顽固的认为这么伟大,这么广阔而又纷繁的太阳系本身会没有一个彻知的创造者呢?而你却认为是没有感情的偶然和物质创造了它!。

    这位无神论学者满面羞容,哑口无言,他在牛顿坚强有力的逻辑面前无以对答。

    牛顿用这种方法教训了他的这位曾固执已见,不可一世,否认创造主的存在,颠倒是非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