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序

       当今时代,是科学大爆炸的时代,科学在某些领域已达到令人惊异的程度。科学的发展使得—些人行“科学”大造反科学谬论。把科学的假说也当作金科宝律,把这个世界的起源说成是偶然的产物,同时还认为非实践经验所查验过的就不是真正的真理,悉觉之外是不存在任何事物,等等。

          那些头脑简单,目光短浅,不会运用自己的理智和思维的人就糊里糊涂的作了这些谬论的牺牲品。

       有些人在科学的幌子下,不但否认真主的存在,把信仰宗教和真主说成是“愚昧”的和“迷信”的。而且连人这个万物之灵,真主在大地上的神圣代理者,也被他们贬为是由最龌龊,其知力永远也不会超出动物猿猴变来的,达简直是对真主的褒渎,是对人类的人格与尊严的侮辱和践踏。

         就是这些谬论使人抛弃了信仰和崇拜真主,把真主给人类制定的公正的天法抛在一边,由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们为人类制定反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并美其名曰“自由与民主”的法律。同时,他们为了维护他们自身的利益而利用科学拼命的制造残害和毁灭人类的武器。当今世界的许多地方充满了不义的战争和饥荒。为什么在科学飞速发展的同时,却出现这些现象呢?为什么?!那是因为有的人被所谓科学所蒙蔽和利用,被物质和金钱所迷惑,抛弃真主的天法忘记和否认真主的存在。

        众所周知,科学每向前进一步,就更进一步的证明,万事万物和整个宇宙的规律必须有一个创造者。假若不是这个创造者的存在,假若这个世界是由“偶然”而产生的,那么就绝对不会有当今高度发达的科学与技术,更不含有人类自身的存在。如果世界是由“偶然”而产生的,就不会有这么今人难以置信的精确的无一丝毫破绽的规律的存在。

          如果自然界的规律有一丝毫的不精确,那它就会发生混乱,那么,我们人类就早已不复存在。

       人类科学的发展,使人类对宏观世界从曾经认为这个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到认识到太阳系是宇宙的中心,地球只不过是太阳系中的一颗小小的星体。然后又从对太阳系的了解发展到认识有一个银河系,太阳只不过是银河系中的一个星体。银河系由大约3000亿颗星体组合而成,广度大约有150000个光年,厚度大约有25000至40000个光年。银河系的总质量大约为太阳质量的1、600亿倍。而太阳的质量约为2+10吨,整个银河系缓缓地绕着它的重心旋转,太阳需要2、25亿年才能走完它绕着银河系所走的轨道。[①]而银河系又是河外星系的一个小小星系,至于河外星系之外竟还有什么星系,仍有等于人们进行深入的探求。但必须肯定,人类对宇宙的认识只能逐步的,是有局限性的。要真正全面,完整的认识宇宙是不可能的。

      人类对微观世界的认识从原子是不可分的到不但原子是可分的,就连比它更小的夸克也是可分的。人类是无法达到认识微观世界的尽头的。人类在微观与宏观两个极限世界的面前显得无能为力。人类在这个浩瀚的宇宙面前显得多么渺小!人类的知识在这精确的万物的规律面前显得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的啊!人类凭自己所具有的那极度有限的认识和感觉就连这么和被创造的世界也无能全部认识,又怎么能去认识和感觉这个世界的创造主呢?岂不是太有点不自量力了吗?

        我们之所以信仰真主和崇拜真主,只是为了我们自己和有益我们自己,对真主是没有丝毫裨益的,因为是我们有求于真主而并不是真主有求于我们。我们信仰与不信仰真主,真主都是存在的。我们崇拜与不崇拜真主,他都同样的伟大。而关键在于我们人类应该认清我们自身的价值,和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真主为了人类而创造了宇宙万物,并给人赋予了高度发达的理智与能力,以便使人作为大地的代理人并以此来考验人类,以便在后世让人类自己看谁今世的考试成绩是优秀或及格,谁有成绩是不及格的。真主出于仁慈,为了人类今后两世的幸福,又给人类从同类中派达遭了使者,降示了经典和公正的天法,以便使人类遵循正道而不致于在考试中失败。因此,只要全人类真诚地信仰真主,真诚地遵真主的天经中的天法,那么,人类的社会中就绝对不会那有么不义,弱肉强食战争和饥饿,全人类就会和睦相处,互帮互助,就会生活在一  片安逸和无忧无虑的气氛中。正如真主在天经中所强调的“信仰真主的人是不会忧愁和恐惧的”。

       本书是专门论证万物的创造主的存在的,它是论证伊斯兰教的信仰原理中的第一条“论真主的独一”的。本书的作者是伊朗当今著名的学者赛义德·穆萨维·拉雷。作者在阐述“真主的存在”这一问题时引证了大量的科证据和世界著名科学家及学者关于真主的存在所留下的名言。本书的观点明确,逻辑推理产密,说服力强。迄今为止,此书已被译成英语,阿语,乌而都语,印度语,土耳其语,希泊莱语,法语,德语,俄语,日语等二十多种语言,在西方世界享有盛名。

   本书共四册,译者应作者的要求,选择出第一册,托靠真主,如有可能再作续译。由于译者的水平有限,书中无疑会出现错误,译者哀心希望有关专家和前辈们给予指正,以便再版时修正。同时还须说明本书作者引正许多西方著名的科学家和学者的话语。有的学者,尚不为读者熟悉他们的译名,只能按照阿语和波斯语的原文译出,请广大读者见谅。最后,让我们共同祈求万能的真主指引我们正道,并坚定我们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