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主的存在》


 

哈伦•叶哈雅 著

马 滔 译

前 言

环视四周,你将会发现屋里所有的东西都是被造的:墙壁、家具、天花板、你所坐的椅子、你手中的这本册子以及桌子上的杯子等等。没有任何物件是自动在你屋里产生的,甚至地毯上的花纹也是某人所为,它们不会自然或偶然地出现。

一个看书的人,他知道这本书是由某位作者为某种原因而写的,它不会偶然跑到自己手里。同样的,一个人看到某个雕塑,无论形状如何,他相信这必定是由某位雕塑家创作的。甚至仅仅是由一些砖块相互堆砌而成的一件艺术品,人们也知道它是某人按自己的意图而搭建。因此,无论大或小,任何有秩序存在的地方就必然有一个秩序的创建者和维护者。如果有一天,某人前来告诉你:一堆生铁和煤偶然凑到一块变成了钢,这些钢又自然堆积起来形成了艾菲尔铁塔,你难道不认为他和相信这些话的人失去理智了吗?

进化论否认真主存在的方式与此并无不同。根据其理论,无机分子偶然地形成了氨基酸,氨基酸又偶然的形成了蛋白质,最后蛋白质再偶然的形成了各种生物。然而,生物巧合形成的可能性远远低于艾菲尔铁塔巧合形成的可能,因为即使是最简单的生物分子也比任何人造建筑精密复杂得多。

即便是用肉眼,我们观察一下这奇妙和谐的大自然,井然有序的世界,怎么可能是巧合形成的呢?宇宙及其中的一切无不证实着造物主的存在,如果说它们都是自己形成的,那未免太不可思议。

因此,必然有一位设计者均衡着从我们的身体到广袤宇宙最深处的一切。那么谁是这位精细设定一切并加以创造的造物主呢?

他不会是宇宙中存在的任何物质,因为他必然是宇宙存在之前的意志并创造了宇宙。全能的造物主是独一的,万物由他而生,他无始无终。

伊斯兰告诉了我们造物主的身份。通过他的启示,我们知道他就是安拉——至仁至慈的真主,他从无到有创造了天地万物。

虽然大多数人都有能力领悟这一事实,但他们却终其一生而无察觉。当看到一幅风景画时,他们先是猜测这幅画的作者,继而纷纷赞美这幅艺术品,却没有注意到一个事实:这位画家所参照绘画的真实自然世界就在他们周围,他们忽视了真主——所有这些美的拥有者。事实上,理解真主的存在无须过多的探究,我们中的任何人即便从小足不出户,屋里无数的证据也足够令他领悟真主的存在。

人的身体中蕴含的证据之多,即便是几部大百科全书也未必能容纳得下。花几分钟时间认真地思考一下,人便能参悟真主的存在。真主保护和维持着现有的秩序。

值得深思的不仅仅是人的身体,还有存在于大地上的每平方毫米的生命。从单细胞的微生物到各种植被,从昆虫到海洋动物,从鸟禽到人类,世界上充溢着许许多多的生命。如果你抓起一把泥土细看,你会发现其中就存在种类丰富的多种生物。同样的,在你呼吸的空气中,甚至在你的皮肤上,也依然生存着许许多多你叫不出名字的生命。在所有生物的肠道内,数以百万计的细菌或者单细胞微生物在活跃着以帮助消化。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没有生命的存在。

遍布各地的各种生物有着各自不同的身体构造、生命形态,在生态平衡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如果说所有这一切都是没有目的的偶然存在,岂不太荒唐了吗?没有任何生命是通过自己意愿或努力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如此微妙复杂的体系决不会是偶然巧合的结果。

所有这些证据指引着我们一个结论:宇宙的生存凭着特定的“意识”。那么,什么是这个意识的根源呢?它不可能是任何生物或非生物,因为它们甚至不能维持和保护这种和谐秩序。伟大荣耀的真主在宇宙中以无可计数的证据表明了他自身的存在。事实上,甚至没有任何人可以从内心深处否认这明显的事实,但他们却依然不承认,正如《古兰经》中所言:“他们内心承认那些迹象,但他们为不义和傲慢而否认它。”(《古兰经》27:14)

这本小册子指出的事实必定让某些人难以接受,因为他们的利益与之相关。它也揭露了建立在荒谬欺诈理论基础上的某些思想体系。正因为如此,这本小册子中包含了许多的研究课题,读者从中将看到许多不容置疑的证据证实真主的存在。

一、从无到有

宇宙如何产生,它归向何方?维持其秩序与平衡的规律如何运作?诸如此类问题历来都为人们所关注。科学家与思想家们对于这个课题也已经产生了众多的理论。

二十世纪初期以前最普遍的想法是:宇宙无限广袤,它无始而存在,也无终而永恒。根据这种“静止宇宙”的观点,宇宙无始亦无终。

这成为唯物主义哲学的基础。这种观点否认造物主的存在而宣称宇宙是一个永恒的、静止不变的物质集合。

唯物主义思想体系认为物质是绝对的存在,否认除物质以外的一切存在。这种理论植根于古希腊,在公元十九世纪蓬勃发展,为许多人所接受。这种思想体系中以卡尔.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最为著名。

如前所述,十九世纪的这种静止宇宙论成为了唯物主义哲学的基础。乔治.普利策(George Politzer)在他的《哲学原理》(Principes Fondamentaux de philosophie)一书中根据“静止宇宙论”而宣称“宇宙不是一个被造物。”他补充道:

“如果它是一个被造物的话,它必定是由上帝从无到有瞬间创造出来的。要承认创造,人们首先必须承认宇宙从无到有的那一瞬间,承认某些无中生有的事物,而这是与科学相违背的。”1

当普利策断言宇宙不是从无到有被创造出来之时,他依赖的是十九世纪的宇宙静止论,他认为自己是在作一个科学宣言。然而,二十世纪科学技术的发展推翻了诸如宇宙静止论这样唯物主义者所依赖的原始观念。二十一世纪初期的今天,现代物理学已经用大量的实验、观察、和计算证明了宇宙有一个起点,它由一个大爆炸从无到有地被创造出来。

宇宙有一个起点意味着它是从无到有的,这也就是说它是被创造的。如果一个被造物存在(之前并不存在),那么,他必然有一个创造者。从无生物到生物是人们难以想象的一件事(因为人根本没机会去体验),它绝不是将一些物体拼合在一块形成另一个物体(例如艺术作品或技术发明)一样的方式。真主在瞬间完美的创造一切事物,而这些事物并无先例,甚至时间和空间亦不存在。这是真主的迹象。

宇宙从无到有的产生是它被创造的一个最大证据。承认这一事实将会改变许多事情,有助于人们明白生命的意义、审查自己的态度。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科学团体试图忽视创造事实的原因。虽然证据非常明显,但他们还是难以完全理解。所有科学证据都证明一位造物主的存在的事实令他们不得不编造一些说法以避免在人们的思想中造成混乱。然而,科学证据本身已明白无误的否定了那些理论。

现在,就让我们来简要回顾一下有关宇宙产生的科学发现过程。

宇宙膨胀

一九二九年,工作在加利福尼亚州威尔逊天文台的美国天文学家埃德温.哈勃(Edwin Hubble)做出了一个天文学历史上重大的发现。通过巨型望眼镜观测群星,他发现星光在到达光谱红端时会发生变化,而最重要的是,这种红化直接同各星体与地球之间的距离相关。这个发现对科学界有着重大影响,因为根据物理规则,光的颜色与它的波长有关:在白光光谱中蓝光位于短波端,而红光位于长波端,星光的红化意味着它们光波的变长,也就意味着它们到达地球的距离在增加,群星在不断远离我们。

不久之后,哈勃又有了另一个重大发现:群星不仅正不断远离地球,它们之间也在互相远离。对宇宙间各种事物不断远离的这种现象,唯一的解释就是:宇宙在不断地“膨胀”。

为了更好的理解,我们可以把宇宙想象为一个正在被吹大的气球表面。正如气球胀大时它表面各部分互相远离一样,由于宇宙的持续膨胀,空间的各种物体也在互相远离。

事实上,更早些时候,这种现象已经在理论上被发现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这位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在经过自己理论物理的系列计算之后,得出了宇宙并非静止的结论。然而,为了不与当时普遍认为的宇宙静止观点相冲突,他将自己的发现搁置起来,直到哈勃的观察发现。爱因斯坦随后将这行为称作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大的错误。”

那么,宇宙膨胀这一事实发现的重要性究竟何在呢?

宇宙膨胀意味着如果它能倒退的话,宇宙将回复到一个奇点。更据测算,这个包含了宇宙间所有物质的“奇点”是“零体积”和“无限密集”的。宇宙产生于这个零体积奇点的一次爆炸。

这个产生了宇宙开端的伟大爆炸被命名为“宇宙大爆炸。”事实上,理论中的“零体积”只是一个用于表述的理论词汇,它就是人们所理解的“虚无”——虽然它称之为“零体积的奇点。”宇宙从无到有而产生。换句话说,它是被造的。

大爆炸理论表明了宇宙间的所有物体在最初是一个整体,然后才分开。事实上,大爆炸理论所揭示的情况,十四个世纪之前,当人们对宇宙几乎还一无所知之时,《古兰经》中就已经提及到了:

“不信道者难道不知道吗?诸天与大地原是一体,而我把它们分开,我用水创造一切生物。难道他们不信吗?”(《古兰经》21:30)

正如经文中所述,一切事物,甚至“诸天与大地”都是从一个奇点的爆炸被造的,然后它们被彼此分离,形成了现在的宇宙。

当我们比较这节经文与宇宙大爆炸理论时,我们发现它俩彼此印证。所不同的是,大爆炸理论是二十世纪才作为科学理论被介绍的。

宇宙的膨胀是证明宇宙从无到有被创造的最重要证据之一。然而,这个事实却是二十世纪才被科学所发现的,真主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降示的《古兰经》中揭示了它:

“天,我以权利建造了它,我确是它的扩展者。”(《古兰经》51:47)

寻求替代宇宙大爆炸学说

宇宙大爆炸学说清楚地证明了宇宙是“从无到有被创造的”,换句话说,它是由真主创造的。正因为如此,天文学家们承认唯物主义者们一直在反对宇宙大爆炸学说,试图维护他们思想体系中的最基本信条。原因真如唯物主义物理学家领导人亚瑟.爱丁坦(Arthur Eddington)所言:“从哲学上看,那种现存自然体系是突然间产生的观点令我非常厌恶。”

弗雷德.霍伊尔爵士(Sir Fred Hoyle)是反对大爆炸学说的人士之一。二十世纪中叶,霍伊尔拥护一项“稳定状态论”。这种理论和十九世纪的“宇宙静止论”非常相似,他强调宇宙的无限体积和永恒性。仅仅为了维护维护唯物主义哲学,这项理论公开反对认为宇宙存在起点的大爆炸学说。(在中国,由于与唯物主义观点相悖,宇宙大爆炸学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斥为“伪科学”——译者注)

那些捍卫稳定状态论的人坚决地反对宇宙大爆炸学说达数年之久。然而,科学却开始反对他们。

一九四八年,乔治.伽莫夫(George Gamov)提出了关于大爆炸的另一观点。如果宇宙是突然间形成的,剧烈的爆炸之后必定会留下大量辐射,这种辐射应该可以被探测到,而且均匀地分度在宇宙中。

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伽莫夫的推测就将被证实。

更多的证据:宇宙背景辐射

一九六五年,贝尔实验室名为亚诺.彭齐亚斯(Arno Penzias)和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的两名研究员偶然发现了一种当时尚不为人所知的辐射。这种辐射被命名为“宇宙背景辐射”,它并不是从一个特定来源发出的,而是弥漫于整个空间。很快,人们就意识到这就是宇宙大爆炸的回音,从大爆炸开始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宇宙间回荡。彭齐亚斯和威尔逊因为这个发现而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一九八九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射宇宙背景探测器到太空探寻宇宙背景辐射。仅仅用了八分钟,探测器上的敏感器就发现并证实了彭齐亚斯和威尔逊所报告的辐射。探测器还进一步发现了从宇宙开端变已存在的大爆炸残余物。

这个被誉为天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发现,明确地证实了宇宙大爆炸学说。随后发射升空的宇宙背景探测器二号又再次确认了基于大爆炸学说上的各种计算。

越来越多的证据在证实大爆炸学说。其中之一是:宇宙间存在大量相对的氢和氦。观察指出宇宙间氢—氦的浓度与根据大爆炸学说测算出来的爆炸后遗留数据完全符合。这是又一把直插稳定状态论心脏的尖刀。因为如果宇宙是亘古存在而没有一个起点的话,宇宙间的氢应该已全部燃烧为氦。

所有这些令人信服的证据令宇宙大爆炸学说得到科学界的信奉。大爆炸模式是科学所揭示的宇宙结构与开始的最近观点。

同弗雷德.霍伊尔一块捍卫稳定状态论数年之后,丹尼斯.赛埃玛(Dennis Sciama)描述了在所有大爆炸学说的证据被揭示之后他们所处的位置:

“那个年代,在稳定状态论支持者与试图证明它错误的观察测试者之间有着激烈的竞争

。由于我是一个稳定状态论的支持者,我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小角色。之所以选择稳定状态论,并非是我确信它是真理,而是我觉得它很吸引人,希望它是真理。当具有攻击性的证据产生之时,弗雷德.霍伊尔担任领导角色尝试反击这个证据,我则在一旁协助,同时提出建议。但是现在,随着越来越多证据的出现,很明显的,这个游戏已经结束了,我们不得不抛弃稳定状态论。”3

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乔治.亚伯教授(Prof. George Abel)也宣布:由于当前得到的所有证据都显示宇宙来自于百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他虽不情愿,但毫无选择,只能接受宇宙大爆炸学说。

随着大爆炸学说的胜利,建立了唯物主义哲学基础的“永恒物质”的观念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然而,在大爆炸之前是什么呢?又是什么力量使得大爆炸发生,从无到有地产生了宇宙呢?这个问题意示着——用亚瑟.爱丁坦的话说——一个对唯物主义者“哲学上非常不利的”事实,那就是:存在一个造物主。著名的无神论哲学家安东尼.弗路(Antony Flew)这样评论道:

“众所周知:坦白是有益心灵的。因此,我将承认:当代宇宙学的一致意见令无神论者感到窘迫。宇宙学家们提供证据,解决了一个圣托马斯未能解决的难题,即证实宇宙有一个开端。长期以来,宇宙被认为是既无始也无终的,任何的发现都只是它的基本特征。虽然我依然坚持这样的观点,但很明显,在宇宙大爆炸学说面前,这种观点显得多么惨白无力。”4

许多没有盲目追随无神论者的科学家已经承认:有一位全能的造物主创造了宇宙。这位造物主必然是一个创造了物质与时间而不受制于它们的存在,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修.罗斯(Hugh Ross)这样说:

“如果时间的开始是与宇宙的开始同时发生的话——如同空间定律所言——那么,使宇宙开始的因素必然是某种完全独立于时间并且先于宇宙时间而存在的永恒动力。这个结论对我们理解真主(上帝)是什么或不是什么是非常重要的。它告诉我们真主并不是宇宙本身,也并不包含在宇宙内部。”5

物质和时间都是由独立于这些概念的全能的造物主所创造的。这位造物主就是真主——诸天与大地的化育主。

空间中精密的平衡

事实上,宇宙大爆炸学说给唯物主义者们造成的麻烦远比无神论哲学家安东尼.弗路以上所述大得多。因为大爆炸学说不仅证明了宇宙是从无到有被创造的,同时也证明了它是以一种有计划、系统、受控制的方式而产生的。

大爆炸从一个包含有宇宙中所有物质和能量的奇点产生,以异常惊人的速度散布到空间所有方位。从这个物质与能量,一个包含着众星系、各星球、太阳、地球和所有天体的伟大均匀体产生了。此外,贯穿整个宇宙而不变的各种物理规律也与此形成。所有这些都表明大爆炸之后产生了一个完美的秩序。

然而,爆炸本身是不能带来秩序的。所有存在的爆炸带来的都是破坏、崩溃与毁灭。例如原子弹与氢弹的爆炸、甲烷的爆炸、火山的爆发、自然气体的爆炸等等,它们都具有毁灭性的结果。

如果我们被告知在一个爆炸之后产生了复杂的秩序,例如一个来自地底的爆炸产生了各种完美的艺术品、巨大的宫殿和气势雄伟的建筑群,那么我们只能得出结论:在这爆炸的背后,有一个超自然的力量精密控制了这一切的变动。

在反对宇宙大爆炸学说很多年之后,弗雷德.霍伊尔爵士终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他这样叙述:

"大爆炸学说确认宇宙是从一个爆炸开始的。众所周知爆炸只能将物质分离,宇宙大爆炸却神秘地产生了相反的效果:物质互相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各种星系。”6

当叙述大爆炸以一种相反的方式产生了宇宙秩序时,他是以一种唯物主义的偏见进行的,假定它是一个“不受控制的爆炸”。然而,为了否定造物主的存在,他作出这样的叙述已经是自我矛盾了。如果一个爆炸产生了伟大的秩序,他必然受到精密的控制,“不受控制的爆炸”观点不攻自破。

大爆炸产生的精密秩序还体现在“适宜宇宙”的产生。一个适宜的星球,它的形成条件是如此众多和复杂,以至于几乎让人无法想象它是偶然的形成。

著名的理论物理教授保罗.戴维斯(Paul Davies),在计算了大爆炸之后宇宙膨胀如何协调进行的步骤之后,它得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大爆炸之后,宇宙的膨胀只要十亿次里任何一次有十亿分之一的误差,便不会有任何适宜星球的存在。他说:

“精确计算得到的宇宙膨胀率非常接近一个异常危险值。稍微慢一点,宇宙将会坍塌;稍微快一点,宇宙物质将早已完全溃散。在这两大灾难之间的狭窄分界线上,宇宙膨胀以令人难以置信的精确,协调进行着。”

各种物理定律共同揭示:宇宙大爆炸在超过一百五十亿年的时间里未发生任何改变。这些定律基于严密的数据,当前值中只要一毫米的波动就足以造成整个宇宙形态与结构的毁灭。

著名物理学教授史蒂芬.霍金(Prof. Stephen Hawking)在其著作《时间简史》中叙述道:宇宙形成给予的数据与均衡是如此的精确细致,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它提及宇宙膨胀率时说道:

“为什么宇宙从一个坍塌的极度危险值开始膨胀,到现在超过一百亿年的时间依然以这个极度危险值持续膨胀?只要大爆炸发生之后一秒钟的宇宙膨胀率小一百万亿分之一,那么宇宙在它到达现在这个体积之前就早已坍塌了。”8

保罗.戴维斯阐述了从这种不可思议的精密平衡与数据中得到的必然结果:

“以数字表现出来的极度灵敏的宇宙构造,然人很难不产生这样一种印象:它源自慎重的思考设计……”9

美国天文学教授乔治.格林斯丁(George Greenstein)在他的著作《共生的宇宙》一书中表达了类似的结论:

“审视所有的证据,让人不得不产生这样的想法:它一定和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有关。”10

物质的创造

原子是物质的基本,在宇宙大爆炸之后产生。它们互相结合构成了宇宙及其星球,地球和太阳。之后,同样的原子组建了地球上的生命以及你所看到的一切:你的身体、你所坐的椅子、你手中的书本、你窗外的蓝天、泥土、公路、各种水果、各种植物和所有的生物,以及你所能想象到的任何生命。这一切都是原子的组合。

那么,这组成一切的原子究竟是什么呢?它由什么构成。具有怎样的构造呢?

当我们检查原子的结构时,我们会发现它们都具有一个杰出的设计与秩序。每一个原子都具有一个原子核,其中包含一定数量的质子和中子。此外,还有一定数量的核外电子以每秒一千公里的速度环绕原子核的固定轨道飞速运转。11每一原子中的电子数等与其质子数,因为带正电的质与带负电的电子须保持平衡。如果其中之一稍有不同,电磁平衡被打乱,那就不成其为原子。质子和中子在原子核内部,电子围绕原子核,它们又都在围绕自身匀速运转,从出不差错。如此均匀的分布、恒定的速度,构成了原子的存在。没有混乱,没有差异,没有任何的变动。

如此高度的秩序和恒定的存在令人叹为观止,它来自于一个从无到有而产生的伟大爆炸。如果宇宙大爆炸是一个不受控制的偶然产生的爆炸,那么它应该产生的是一种任意的情形,随之形成的一切也应该是混乱零散的。

事实上,从宇宙开始存在的那一刻起,一个完美的秩序就已经遍及每一点。例如,虽然个原子是在不同地点及不同时间内形成的,但他们严密的组织方式却完全相同。首先,各电子为自己找到一个原子核,开始环绕它运行。然后各原子聚到一块形成物质,产生各种有意义、有目的、合理的物体,含糊的、无用的、不正常的、无目的的物体从来没有产生。任何事物中从最小的单位到最大的部件都是有组织的,具有各不相同的目的。

所有这些坚固的证据都证实着一位全能的造物主的存在,任何事物的存在只凭着他的意欲。《古兰经》中,真主这样叙述他的创造:

“他就是本真理而创造天地的。在那日,他说‘有’,世界就有了。他的话就是真理。”(《古兰经》6:73)

大爆炸之后

“我相信宇宙有一个目的,它不是偶然产生的。某些人持的观点是:宇宙仅仅在那儿自我运转,我们只是其中偶然的出现。以这种方式来认识宇宙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我认为定有一种比宇宙及其存在更深刻的存在,我们此刻对他几乎一无所知。”12

上面这段引自罗吉尔.彭洛斯(Roger Penrose)的话发人深省。因为许多人错误地认为宇宙及其完美和谐的存在毫无目的缘由,他们生活在这宇宙中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原因或目的。

然而,被科学界公认的大爆炸创生了宇宙,随之产生了完美奇妙的秩序,这绝不是一个普通事件。

简而言之,当我们观察宇宙空间各种灿烂的体系时,我们会发现宇宙的存在及其运转基于各种极度精细的平衡,以及一个极度复杂而不能解释为偶然的秩序。很明显地,这种精细的平衡与秩序绝不可能在大爆炸之后自己或偶然产生。大爆炸之后产生的这种秩序构成只有一种可能:它是一个超自然的创造。

宇宙间这种无比的规划与秩序无疑证实着一位造物主的存在,他拥有无限的知识、力量与智慧,他从无到有地创造物质并且一直控制管理着它。这位造物主就是真主——诸天与大地以及其中一切的主宰。

所有证据都表明了唯物主义哲学——这个十九世纪的信条——已经被二十世纪的科学推翻了。

从揭示这伟大的规划、设计以及遍布宇宙的秩序,现代科学已经证实了一位造物主的存在,他创造并一直管理着所有的事物。他,就是真主。

影响很多人数个世纪的唯物主义用“科学”的面具伪装自己,认为一切事物只由物质构成,否认从无到有创造并安排了物质的真主的存在,这确是一个极大的错误。终有一天的历史教科书中,唯物主义将作为一个反对理性与科学的幼稚迷信而被提及。

二、从诸天到大地的迹象

设想一下你用数百万套的乐高组合玩具构造一个大城市:这个城市中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有蜿蜒曲折的公路、铁路,有机场、商场、地铁以及河流、湖泊、林区及海滩,此外还有成千上万的人或在大街行走,或在家中闲坐,或在公司工作。每个细节,甚至是交通指示灯、邮箱和公共汽车站旁的广告牌全都计算在内。

你认真设计了每个细节,精确搭配了每个部件,花费心血终于将乐高城建好了。这时候来了一个人,他说这个乐高城是由其中的各部件偶然间自动搭配形成的。你将如何看待这个人的精神状态?

再让我们回到你所建的这个城市,设想一下如果你忘了放哪怕只一块的积木在某个位置,或者放错了地方,整个城市将夷为平地。你能想象到你所必需建立的平衡与秩序有多么宏大么?

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它的生命就是种种不可思议的细节形成的巨大数字的累积。只要其中任何一个细节出现差错,那就意味着地球上生命的终结。

每一事物,每一原子内部细节,从最小的物质单位到包含数十亿星球的星系,从月球到太阳系,这一切都处于完美的和谐之中。这精致设定的系统如同钟表一样在运转,不出差错。人们确信这个上百亿年的古老系统将不遗漏任何细节地持续运转下去。从这规律中,他们从容制定自己的未来计划,没有人会担心明天太阳是否升起,绝大多数的人不会去想“地球是否有可能脱离太阳引力飞向未知的极暗空间”,或是询问“究竟是什么避免了这些意外事件的发生?”

同样的,当人们准备睡觉时,他们确定自己的心脏和呼吸系统不会向大脑一样的休息。只要这二者中的任何一方停顿数秒,便将造成人生命的终结。

只要摘下“任何事物都是自然产生”这一变色眼镜,人们就会看到任何事物都是有互相依存、精细规划的各种系统组成。触眼所及,一个完美的秩序与和谐遍布每一点。毫无可疑,一个伟大的力量创造了如此的秩序与和谐。真主 就是这种伟大力量的拥有者,他从无到有创造了一切事物。《古兰经》中这样叙述:

“他创造了七层天,你在至仁主得所造物中,不能看出一点参差。你再看看!你究竟能看出什么缺陷呢?然后你再看两次,你的眼睛将昏花地、疲倦地转回来!”(《古兰经》67:3-4)

当我们观察诸天与大地以及其中所有的现象时,我们会发现这一切都以自己的方式正式着它们的造物主的存在。在这一章里,我们将阐述一些每个人都能看到却很少思考的自然现象及生物,看一下它们是如何产生极持续存在的。如果想将宇宙间所有真主的迹象都记述下来,那么即便是几千部大百科全书的容量恐怕也是不够的。因此,在这一章里,我们将只对某些值得深思的课题作简要探讨。

然而,对于能理解的人来说,即便是这些简要的提及也将帮助他们注意到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实(或是帮助他们再次记起)——真主的存在。

我们身体中的奇迹

“半发育的眼睛没有视力”

当你听到“眼睛”这个词时最先想到的是什么?你是否意识到视觉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如果是,那么你可曾想到你的眼睛表明了什么迹象?

眼睛是生物被创造的最明显证据之一。所有的视觉器官,包括动物和人类的眼睛,都是惊人的完美设计。这个杰出的器官及其复杂,超过世界上最精密的人造仪器。

为了看到东西,眼睛的所有部分都必须协调工作。假如一只眼睛无意中失去了眼睑,但其它所有部分都完好无损,如角膜、结膜、虹膜、晶体、视网膜、脉络膜、眼肌、泪腺等,它依然将很快散失其视觉功能。同样的,如果它的所有细胞器官都在,但眼泪生产停止了,眼睛将很快变干而变瞎。

进化论者所称的“偶然链”在面对眼睛这复杂的构造时全然失效。我们除了说它是一个特别的创造之外不可能再有其它

的解释。眼睛具有复杂的系统,如上所言,任何部分都必须同时存在,一只半发育的眼睛不可能有一半的功能。一个进化论科学家承认了这一事实:

“眼睛和翅膀具有相同的特性:只有完整发育它们才具有功能。换句话说就是:一只半发育的眼睛不能视物;拥有半成形翅膀的鸟儿不能飞翔。”13

既然这样,我们再次面对那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谁在同时创造了眼睛的所有部件?

眼睛的主人显然不可能决定它的形成。一个对“看”一无所知的生物怎么会想到去拥有一个“看”的器官,又怎么去拥有?因此,我们只能承认一位拥有无限智慧的造物主的存在,他创造了生物的各种感官,如视觉、听觉等等。有另外一种意见说:无意识的各种细胞凭自己的愿望与努力得到了诸如视觉和听觉这样的意识功能。显而易见,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古兰经》中叙述真主将视觉赋予人类:

“你说:‘他是创造你们,并为你们创造耳、目和心的。你们却很少感谢。’”(《古兰经》67:23)

细胞如何识别彼此?

在中学或者大学的课程里,我们已经学过有关人身体的形成。我们知道胚胎是从最初的一小块肉逐渐发育形成身体的。在这个过程中,各细胞开始分化,有的形成手臂,有的形成内脏,有的形成眼睛及其他部位。每一细胞都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将形成什么器官,需要繁殖多少,以及什么时候停止。然而,下面这段话讲告诉你我们关于胚胎发育的另一方面:

“如果我们将属于不同器官的胚胎细胞分离,再将不同种类的细胞完全混合,放进一个适当的环境中,它们会再次互相联系,这些细胞区别彼此,来自相同器官的细胞形成自己的群体。”14

这就是说,如果我们先将个细胞彼此分离,然后将它们混合,将形成同一器官的细胞能识别彼此重新组合。

这些没有大脑和神经系统、没有眼睛与耳朵的细胞究竟是怎样识别彼此的呢?这些没有意识与智慧,仅仅由一些分子组成的细胞如何能够从众多不同的细胞中找到与自己相同特性的细胞呢?它们怎么会知道它们将要在一块形成同一器官?这个由无意识的分子陈现出的伟大意识的源泉是什么?这个意识之源就是真主——众世界的化育主,他从无到有创造了整个宇宙。

“我将在四方和他们自身中,把我的许多迹象昭示他们,直到他们明白《古兰经》确是真理。难道你的主能见证万物还不够吗?”(《古兰经》41:53)

动物和植物

世界上数以百万计的动植物类型无不证实着造物主的存在与大能。

所有这些生物都值得人们研究思考。它们具有各不相同的生命系统、多种所样的防御手段、独特的猎食方法以及有趣的繁殖方式。遗憾的事,在这本小册子里不可能完成这一任务。因此,这里将描述少量类型以供大家参考。

然而,即便是这几个简单的例子也足以证明:地球上的生命不可能是偶然的产生。

从毛毛虫到蝴蝶

如果你有四五百个卵要放在户外保存,你将怎么做?最好是采取预防措施,以免它们被诸如大风等自然因素拆散。蚕是一种一次能产四百五十到五百个卵的小动物,它们采用一种非常聪明的办法来保护它们的卵:将这些卵用一种粘稠的、像丝线一样的物质联合起来。

破卵而出的毛毛虫们首先为自己找到一根安全的树枝,然后用同样的丝线将自己绑在树枝上。接着,为促使发育,它们开始用丝线为自己编织一个丝茧。这个过程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在这期间每一毛毛虫不断变化,吐出相当于九百至一千五百米长的丝线。16最后,在这一过程的末尾,毛毛虫彻底变形,成为了一只漂亮的蝴蝶,开始了它新的生命。

无论是蚕妈妈保护其蚕卵的举动,还是小毛毛虫无意识的行为,进化论都无能为其做出解释。首先,蚕妈妈生产用于保护蚕卵的丝线的能力就是一个奇迹。其次,新生的毛毛虫知道最适合它的环境,根据它编织丝茧,再经历一场蜕变,这都超出了人的理解范围。因此,我们可以简明地说:每一毛毛虫来到世上都具备了一种先天的知识,知道要做什么。这也就是说,在它出生之前它已经被教授过所有这些事情。

让我们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如果你看到一个新生的婴儿在出生几个小时后自己站起来,找到诸如被子、枕头、床垫等所需物品,然后将这些物品整齐铺置形成自己的床铺,在躺进去休息,你对这会怎么想?从这令人吃惊的事件回过神来之后,你很可能会想到这个婴儿一定在母亲的子宫里以某种奇妙的方式被传授了去做这个程序。毛毛虫事件和这个例子中的婴儿没有任何不同。

这再次引导我们得出相同的结论:这些生物的出生、举动以及生存都是按照创造它们的真主所既定的方式进行的。《古兰经》中叙述真主启示蜜蜂、命令它们酿制蜂蜜(《古兰经》16:68—69),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例子来揭示世间生物的巨大秘密。这个秘密就是:所有生物都服从于真主的意志、顺从他所制定的命运。这就是为什么蜜蜂酿蜜、桑蚕吐丝的原因。

双翼的对称

当我们从相片里观察各种蝴蝶的双翼时,我们会发现一种完美的对称性。这些翅膀由各种图案、斑点和色彩装饰,每一只都如同一幅艺术品。

当你观看这些蝴蝶的翅膀时,你注意到它左翼和右翼上的图案与色彩无论多么错综复杂都互相对称——甚至是双翼上的一个斑点。这表明了一个完美的秩序与匀称。

此外,在这些轻薄的翅膀上,没有任何色彩相互混淆,它们都彼此分离。事实上,这些色彩都是由极细小的鳞片相互累积形成的。这些很容易被你的手最轻微的触摸而弄散的细小鳞片,它们竟然毫无差错地在左右翼同时配置出完全相同的图案,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吗?即便是一个细小鳞片的更改也将破坏这种双翼的对称、损害它的美感。然而,你在世界上任何蝴蝶的双翼上都不可能发现混淆,它们整齐优美就如同一位艺术大师的杰作。确实的,它们就是伟大真主的创造。

脖子最长的动物:长颈鹿

长颈鹿具有许多令人惊奇的特征。其中之一是它们的脖子如此之长,却和其它所有哺乳动物一样仅仅依靠七节椎骨。而另一个令人惊奇的现象是血液输送到它们长脖颈顶端的大脑没有任何障碍。人稍微想一下就会意识到心脏要将血液输送如此之高将会是多么困难。然而,长颈鹿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它们的心脏具有高度输血的特点。这使它们能够容易地生存下去。

然而,当它们饮水时依旧面临另一个问题。基本上,每次当它们低下头饮水时,高血压就足以致使它们死亡。然而,它们脖颈中的完美系统却使它们完全消除了这一危险:当它们低下头时,脖颈中的一个阀门自动关闭,阻止了过量的血液流向大脑。

长颈鹿并非是根据自己的需要而计划形成了这些特点的,这一点毫无可疑。

如果说所有这些重要的特征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一个渐进与意外的进化过程而产生的,未免让人太不可思议。长颈鹿若要生存,最重要的便是拥有一个输送血液到大脑的供血系统和在它低头时阻止高血压产生的阀门系统。如果这两个特征中的任何一个不存在或是功能不全,那么长颈鹿将不可能继续生存。

从这产生的结论就是:长颈鹿这一物种,从它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起,就已拥有了所有这些关乎其生存的重要特征。一个不存在的生物,它不可能自己去规划设计自己的身体并有意识地获得这些重要特点。因此,毫不可疑,长颈鹿的存在证明了它们是由一个伟大的意志所创造的。那,就是真主。

海龟

生活在海洋中的海龟,当繁殖期到来的时候便大批地涌向海滩。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海滩。这个它们将要产卵繁殖的海滩必须是它们出生的海滩。17 有时候,海龟们必须穿越长达八百公里的路程才能回到那里。但是,漫长而艰辛的旅途不能改变这种状况,无论如何,它们必须到达它们出生的海滩去生产它们的后代。

海滩是极其相似的,海龟却能在离别二十至二十五年之后找到回去的路,这确实难以解释。18 更为神奇的是它能在光线几乎无法渗透的深邃海洋中确认自己出声地的方向,然后从众多相似的海滩中认出确切地点。

最后,成千上万的旅行者们在没有任何指南针的情况下在同一时间相会在同一海滩。这种坚持与执着真是一个巨大的谜团。海龟知道它们的后代不能在大海中出生存活,于是它们将卵产在海滩并用沙子覆盖。但是为什么它们都要在同一时间相会于同一海滩呢?如果它们在不同时间到不同的海滩,卵就不能够孵化了吗?研究这一课题的人面临一个非常有趣的情形。成千上万的小海龟破壳而出的时候,头上有一个硬块,它们必须克服许多障碍。这些平均三十一克重的小东西不可能自己刨开上面的沙层,它们互相帮忙,得花费几天的时间。在到达地面之前,它们要等待一会儿。因为白天它们很可能成为其它食肉动物的猎物,而且在阳光炙烤的沙滩上爬行将会极其困难。当黑夜来临,它们刨开最后的沙层,爬出地面。趁着黑暗,它们迅速爬向大海,离开了海滩,二十至二十五年之后再次返回。

这些小海龟们不可能知道破壳而出之后它们必须刨开上面的沙层,也不可能知道到达海洋还有一段距离,它们还需要等待一会儿。如果说它们被埋在沙土之下时就知道白天和黑夜,知道有其它肉食动物的存在而它们有可能成为其猎物,还有被太阳晒烤的沙子可能会伤害到自己,以及它们必须迅速回到海洋等等,这绝不可能。那么,这种有意识的行为来自哪里呢?

这个问题的唯一答案就是:这些小海龟已经被设定这样去做了。这就是说创造它们的主宰已经启示了它们这种本能来保护它们自己的生命。

攻击甲虫

关于攻击甲虫,人们已经有过大量的研究。这种昆虫使用一种化学方法来保护自己免遭敌人的伤害。

在危急时刻,攻击甲虫从体内向敌方喷出过氧化氢及对苯二酚两种化学物质来保护自己。甲虫体内的分泌腺制造出高浓度的上述两种化学物质混合物,然后将其保存在一个叫做储藏腔的器官内。这个储藏腔与另一个叫做爆发腔的器官相连,中间由括约肌隔离。当甲虫感觉到危险时,储藏腔周围的肌肉紧缩压迫储藏腔,与此同时括约肌松弛,储藏腔内的化学物质转移到爆发腔。这时,大量的热释放出来形成的蒸汽与氧气一道压迫爆发腔体,化学物质通过甲虫体内的向外管道喷向敌人。19

一只昆虫的体内含有一个能引发剧烈化学反应的强劲系统,而它自身却不受任何伤害,这对研究者而言依然是一个巨大的迷。很明显的,这个系统的存在与运行是如此复杂,不可能归因于甲虫自身。攻击甲虫仅仅两厘米长的微小躯体内是如何蕴藏这个人类专家只能在实验室里才能演示的复杂反应?

这里唯一明确的真相是:这种昆虫是完全反驳进化论的一个实例。因为这种复杂的化学体系不可能是由一系列偶然的变化、随时间的推移而形成的。即使是这系统中任何部件的一个微小缺陷或毛病也将导致甲虫失去防御能力,从而被其它动物杀死或是引发它自身爆炸。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这种昆虫体内的化学武器是与其它部分同时完整产生的。

白蚁穴

当见到白蚁们在地上建筑蚁穴的景象时,人们都会惊奇不已。这些高五至六米的蚁穴简直是一种建筑奇观。

只要你比较一下白蚁与它蚁穴的尺寸,你就会发现白蚁成功地完成了一个比它自身大三百倍的建筑工程。然而,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白蚁都是瞎子。

一个没有见过失明的白蚁们所建筑的巨大蚁穴之人,他很可能会想那是它们用沙土堆积而成的。可是,白蚁穴却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绝妙设计:蚁穴内部拥有复杂的各种隧道、走廊、通风系统、培育特殊真菌的场地以及安全出口等。

如果你聚集数千盲人,给予他们各种机械工具,让他们去建造一个类似白蚁穴的建筑,那是绝不可能成功的。设想一下:白蚁是如何测量长度的?建造这样一个精致的建筑所需的建筑与工程知识从何而来?千万只白蚁又是如何协调工作来建造这个艺术奇迹的?

如果你在建筑的初期将白蚁穴一分为二,最后再将两部分合二为一,你会发现所有的走廊、通道、路径都互相吻合。这种神奇的事件如何解释?

从这个例子所得出的结论就是:真主为每一物种都创造了一个独特的模式。即便是一个白蚁穴也足以让人理解并相信真主是创造这一切的独一主宰。

啄木鸟

啄木鸟用喙在树干上凿洞筑巢,这是很多人所熟悉的。但是,人们却忽视了一点:当啄木鸟的头猛烈而迅速地点击晃动时,它的大脑没有丝毫损伤。啄木鸟的举动正如一个人用头将一颗钉子钉入墙内。如果有人敢这样做,他很可能因为大脑出血而昏厥。可是,啄木鸟却能在两三秒的时间内连续快速敲击坚硬的树干达三十八至四十三次之多,它本身毫无损伤。

这是因为啄木鸟的头部结构是适合这一工作的完美创造。它的头颅具有一个能化解打击力的卓越防震系统。它的前额及部分头骨肌与喙相连,强健的颔关节能帮助减轻强力敲击带来的冲击力。21

不仅如此,啄木鸟首选的树是苹果树。某些啄木鸟在凿洞之前先检查树龄,然后选择那些超过百岁的老树,因为百岁老苹果树那曾经坚硬的树皮因患某些疾病的缘故已经松化。这是科学最近才发现的,你可能是第一次在这里读到;啄木鸟已经知道很多个世纪了。

这还不是啄木鸟偏爱苹果树的唯一原因。啄木鸟在它巢的周围凿洞,原因最初无人了解。后来人们发现这些洞能保护它们免遭危险。随着时间的推移,从苹果树渗漏的粘稠树脂会逐步将这些洞填满,啄木鸟巢就如同被一个池塘所环绕,可以保护它们免遭它们最大敌人——蛇的伤害。

啄木鸟的另一有趣特征是它们的舌头非常细,甚至可以伸进树上的蚁穴。它们的舌头又非常粘,可以将蚂蚁粘出蚁穴。这完美的创造还揭示出一个事实:它们的舌头有一个可以保护它们免遭蚂蚁体内蚁酸损害的构造。22

这些啄木鸟,以上所述的种种特征证明了它们是被创造的。如果啄木鸟如进化论所言,是偶然演变结果的话,在它们获得这些优异一致的特点之前就早已死亡灭绝了。然而,由于它们是真主设计创造的,它们拥有着所有这些重要特征开始了它们的生命。

伪装

伪装是动物的一个自我保护策略。某些动物拥有特殊的身体构造及适宜自身的色彩,它们的身体在外表上同环境是如此协调,以至于你从相片上很难分辨它们是植物还是动物,或者是将它们与周围环境相区分。

有一种同树叶极其相似的昆虫,它的相貌能使它避开敌人的主意。但很明显,并非是这个小动物使自己的身体长成树叶状的,甚至它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长相保护了它自身。然而,这伪饰是如此灵巧,观察者很容易得出结论:这是一个特殊计划的防御手段,它是被创造出的。

假眼

动物世界存在许多难以想象的有趣防御方法。其中之一就是假眼。使用假眼,许多的蝴蝶、毛毛虫以及鱼类令它们的敌人认为它们是危险的。

有一种蝴蝶,当它遇到危险时便张开双翼,展示出翅膀上一对可怕的眼睛,恐吓它的敌人。

让我们花上时间想一想:这些极其生动的眼睛会是一个偶然的产生吗?蝴蝶怎么会知道当它展开双翼时会显现一对可怕的眼睛令敌人感到恐怖? 难道是它偶然看到了自己双翼上的图案而后决定危险时用它来吓唬敌人的?

这样生动的图案只可能是一个有意识设计的结果,而并非偶然。蝴蝶不可能是自己发现了翅膀上的图案然后自己使它成为一个防御手段的。很明显,真主创造了蝴蝶,在它的身躯上安置了这样的图案,然后启示了它在危险时刻使用这个图案的本能。

睡莲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花在人们看来都是很普通的,尽管它们是那样完美也罢。由于每一天在每个地方都能看到花,人们往往忽视了领悟这一创造奇迹。因此,一种生长在不同的地方、完全不同状态下的完全不同尺寸的花将让我们摘去“熟悉的眼镜”, 帮助我们领悟真主的存在。

生长于亚马逊河底部粘稠淤泥里的亚马逊睡莲,它以一种不同于人们日常生活所见的方式存活着,足以让我们去除“熟悉的眼镜”。

这种植物从亚马逊河流底部淤泥里开始生长,然后向河面伸长,它们的目标是去获得对它们生存非常重要的阳光。当最终长出河面时,它们停止生长,长出一些带刺的圆形叶芽。接下短短的数小时内,这些叶芽不断生长,成为一片片长达两米的巨大叶子。它们“知道”叶子覆盖面越广,它们就越能获得更多充足的阳光进行光合作用,否则在缺乏光线的河底它们将难以生存。使用这一“聪明”的方法,睡莲无疑是受到启示的。

然而,仅仅拥有阳光是不够的,它们还需要同等的氧气。很明显,氧气是不可能在它们扎根的淤泥中存在的,因此睡莲的茎又向着河面尽力生长。有时,这些茎能高达十一米,它成为了叶子与根之间的氧气输送者。

河流底部最初的萌芽是如何知道它需要氧气与阳光才能存活的?又怎么知道这些必须在水面上才能获得?一个刚刚获得生命的生物是不可能意识到水有尽头的事实,也不可能知道太阳和氧气的。

因此,如果整个事件都从进化论的立场上来评论的话,由于所处的自然环境,睡莲应该早已灭绝了。然而,睡莲今天依然完整地存在。

在水面获得阳光和氧气之后,睡莲令人难以置信地延续着它的生命。它们蜷曲它们巨大叶子的边缘,防止下沉。

采取这些措施延续生命之后,它们知道这还不足以令它们生殖繁衍。它们需要一种小动物将它们的花粉传授给其它的睡莲,这种动物就是一种喜欢白色的甲虫。这种甲虫喜爱亚马逊河流上睡莲开放的白色花朵,当它们光顾这些花朵的时候,睡莲便将所有叶子合拢,把这些甲虫都拘禁起来。一夜过后,这些甲虫身上沾满睡莲的花粉被释放,睡莲则改变自身的颜色以免这些甲虫将同样的花粉再带回来。这曾经纯白美丽的睡莲花现在变成了装点亚马逊河的粉红色。

如此完美细致的计划是一个毫无意识的萌芽所设计的吗?答案无疑是否定的。这是创造一切的真主的设计。这里介绍的所有这些细节都表明了植物如同宇宙中其它生物一样,它们的存在都已配备了最适宜的系统,都来自于创造它们的主宰。

结语

飞机是偶然产生的吗?

著名物理学家弗雷德.霍伊尔爵士对生命的起源作了一个惊人的观测。在《智能宇宙》一书中,他这样写道:

“高级生命形式以(偶然)这个方式形成的机会近似于龙卷风从一个垃圾场席卷而过后将垃圾场里的物品组合成一架波音747飞机的机会。”24

霍伊尔的这个比较非常具有启迪性。以上我们讨论的各个例子都揭示出无论是生命本身的存在还是其完美的系统无不令我们去寻找一个创造它们的伟大力量。如同飓风不可能偶然生产出一架飞机一样,宇宙也不可能是无意中偶然产生的结果,尤其还包括其中极其复杂的各种结构。事实上,宇宙的完成包含了无数比飞机要伟大复杂无数倍的各种系统。

这一章里我们所谈及的一切无不证实着一个完美的设计,这不仅仅在我们周围的环境中,同样在太空的最深处。任何人只要理智真诚地去面对这些无可置疑的证据,他都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宇宙中不存在任何偶然; 宇宙及其中所有的细节都是被创造的。

真主——这个完美体系的创造者,他拥有无限的力量与知识。

三、科学家们证实真主的迹象

迄今为止我们所论述的种种科学发现都指明了真主的存在。科学引导我们得出结论:宇宙有一位创造者,这位创造者的力量、智慧与知识都是完美无缺的。伊斯兰告诉了我们认识真主的途径,而科学则是我们去更好地认识研究伊斯兰所揭示真理的一个方法。然而,在今天依然有某些科学家打着科学的旗号,持另一种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这些科学发现并不就意味着真主的存在。相反地,他们以一种无神论的科学观去解释说通过科学不能认识真主,他们强调科学与宗教是两个互相矛盾的概念。

事实上,这种无神论科学观是最近才产生的。一直以来,科学与宗教都从未彼此间发生冲突,科学被认为是证实真主存在的一个途径。这种所谓的无神论科学观是在十八、十九世纪唯物主义与实证主义哲学席卷科学界以后才发展起来的。

一九八五年达尔文发表进化论假说之后,其观点迅速被唯物主义者所采纳,用以维护他们反宗教的理论。进化论强辩说宇宙并非是由造物主创造,而是偶然间形成的。因此,他们宣称宗教是科学的敌人。英国研究人员麦克尔.白杰特(Michael Baigent)、理查德.利(Richard Leigh)和亨利.林肯(Henry Lincoln)这样论述这一事件:

“对牛顿而言,达尔文之前的一个半世纪里科学并未从宗教分离,相反地,它是宗教的一个方面,而且服从于它。但是,在达尔文的年代,科学与宗教分家了,成为了它的竞争对手。结果是宗教与科学互相对应,越来越多的人们被迫在二者之间做出选择。”25

如前所述,这种科学与宗教间的所谓分离是完全建立在意识形态上的。某些热衷于唯物主义的科学家,他们不遗余力地试图去证明宇宙没有一位创造者并且发明了许多相关学说。进化论就是其中最著名最重要的理论。在天文学领域,他们发明了“稳定状态论”或是“无序论”。然而,所有这些反对创造的理论学说都已经被科学本身所推翻,正如我们前面章节的论述一样。

今天,依然坚持那些理论的人,他们都是顽固偏执而不相信真主之人。著名的英国动物学家及进化论者瓦斯顿(D.M.S. Waston)承认他的固执,解释了他和他的同事们接受进化论的原因:

“和进化论同时存在的另一种受到普遍认可的学说,它的逻辑清晰、证据明确,但是由于它强调特殊创造,所以这是不能去相信的。”26

瓦斯顿所说的“特殊创造就指的是真主的创造。这位科学家说这是“不能接受的”。但是为什么呢?是因为科学证明它错了吗?当然不是,相反地,科学证实了创造的真理。瓦斯顿认为这一事实无法接受的原因就是他已经被进化论束缚不肯承认真主的存在。其他进化论者的立场莫不如此。

进化论者依赖的并不是科学本身而是唯物主义哲学,并且他们强迫科学去接受这种哲学。来自哈佛大学的遗传学家及进化论者理查德.利旺庭(Richard Lewontin)坦率承认这一事实:

“并不是科学的方式和制度迫使我们去接受唯物主义对这个卓越世界的解释,相反的,来出于对唯物主义的信奉,我们被迫去创立一个研究机制及一系列符合唯物主义的概念——无论它是如何反直觉的,也无论它是如何的莫名其妙。唯物主义是绝对的,我们不能容忍神的脚步进入这一领域。”27

另一方面,如同历史上一样,今天有许许多多反对唯物主义阵营、坚信真主存在的科学家,他们认为科学是认识真主的一个途径。在美国,一些科学家建立了“特别创造论”或“智能设计论”,通过科学证据来证实所有的生命都是由真主所创造的。

这告诉我们:科学与宗教并不矛盾,相反,科学是证实宗教所提供真相的一个方法。宗教和科学之间的冲突只存在于一些包含了迷信神话因素的特定宗教领域。然而,在伊斯兰教中却不存在这种问题,因为伊斯兰只依赖来自真主的纯洁启示。特别地,伊斯兰鼓励科学调查,宣称对宇宙的探索即是对真主大能创造的研究方法。

“难道他们没有仰观天体吗?我是怎样建造它、点缀它,使它没有缺陷的?我曾展开大地,并将许多山岳投在上面,还使各种美丽的植物生长出来,为的是启发和教会每个皈依的仆人。我从云中降下吉祥的雨水,就借它而生长许多果树和五谷,并生长扶疏的海枣树,它由累累的果实。”(《古兰经》50:6—10)

正如上面经文所暗示,《古兰经》不断地鼓励人们思考、询问、探索他们所生存世界上的一切事物。这是因为科学符合伊斯兰,它令人摆脱无知从而进行理性的思考,它扩宽了人的思想境界从而帮助人们领悟真主在宇宙间的种种迹象。杰出的德国物理学家迈克斯.普朗克(Max Planck)说:

“任何一个严肃对待科学工作的人都意识到在科学殿堂的大门入口处写有这样一行字:你必须拥有信仰。这是作为科学家所不能省略的品质。”28

迄今为止我们所讨论的所有事物都只是为了说明宇宙及所有生命的存在不能被解释为偶然。许多在科学界具有重大影响的科学家们都已承认,并且始终承认这一真相。对宇宙了解越多的人对其完美的秩序就越感到惊奇。每一新近细节的发现都明确证实着真主的大能创造。

当我们进入二十一世纪之际,绝大多数现代物理学家都接受了创造的事实。天文学家及作家大卫.达令(David Darling)说道:

“与产生于一个巨大的爆炸。这个爆炸产生了所有的物质和能量,并迅速遍布空间。这是一个充满热与膨胀的创造。”29

此外,几乎所有科学界已知学科的奠基人都相信真主及他的经典。这些历史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是:牛顿、法拉第、开尔芬及麦克斯韦等。

在牛顿的时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科学家们相信天体及行星的运动可以用不同的定律来解释。然而,牛顿相信地球及太空的创造者都是同一主宰,因此必须用相同的定律来解释。他写道:

“这个最美丽的由恒星、各行星及彗星所组成的系统只可能来自于一个智慧而强大的存在。”30

很明显,自中世纪以来,成千上万从事物理学、数学及天文学研究的科学家们,他们都承认宇宙由一位独一的造物主所创造。物理天文学的创始人约翰内斯.开普勒(Johannes Kepler)在他的一本著作中叙述了他对真主的强烈信仰,他这样写道:

“由于我们天文学家是最崇高的真主(上帝)在自然界的牧师,因此我们不仅应当思索自身,还更应当思索真主的荣耀。”31

伟大的物理学家、热力学创始人威廉.汤普森(William Thompson)是一位信仰真主的基督教徒,他强烈反对达尔文的进化论并完全拒绝。在逝世之前,他简短地解释道:“关于生命的起源,科学绝对肯定创造的力量。”32

牛津大学的一名物理学教授罗伯特.马休斯(Robert Matthews)在自己一九九二年出版的一本著作中叙述了同样的事实,解释DNA分子是由真主所创造:

“整个过程完美和谐地发生进行着,先是产生一个胚胎,然后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婴儿、儿童,最后长大成人。生物学中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整个过程都如同奇迹一般。这种令人惊奇的复杂现象是如何从一简单起点产生的呢?简而言之,一个小数点还小的单一细胞是如何产生一个有知觉的生命的?许多过程今天依然是一个完美而杰出的迷。”33

其他承认宇宙是由真主所创造的杰出科学家有:

罗伯特.玻义耳(Robert Boyle):现代化学之父;

爱奥纳.威廉.佩蒂(Iona William Petty):他以对统计学及现代经济学的研究而闻名;

麦克尔.法拉第(Michael Faraday):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

格雷戈里.孟德尔(Gregory Mendel):遗传学之父,以他在遗传科学里的各种发现挫败达尔文主义;

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细菌学里最伟大的名字,他对达尔文主义宣战;

约翰.道尔顿(John Dalton):原子学说之父;

布莱斯.帕斯卡(Blaise Pascal):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

约翰.雷(John Ray):英国自然史中最重要的名字;

尼古拉斯.斯泰诺(Nicolaus Steno):著名地层学家;

卡洛斯.林奈(Carolus Linnaeus):生物分类学之父;

乔治斯.居维叶(Georges Cuvier):比较解剖学创始人;

马修.莫里(Matthew Maury):海洋学创始人;

托马斯.安德森(Thomas Anderson):有机化学先驱者。

四、结束语

毋庸置疑,人的被造及认识他的创造主是至关重要一的件事。我们尝试通过这本小册子让人们去领悟这一最重要的课题。

需要提醒读者的一点是:一个人要理解宇宙及其中的一切包括其自身是被造的,这并不需要很多知识。甚至是一个小孩子,只要凭心灵及理智去思考,他都能领会自己是被创造的。《古兰经》中提到先知易卜拉欣(亚伯拉罕)所说的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先知易卜拉欣曾经生活在一个不信仰真主而崇拜图腾的社会。虽然没有人教导过他有关真主存在的知识,他凭自己的理智及心灵领悟到自己是被创造的——准确地说是由创造了诸天与大地的真主所创造的。《古兰经》里这样提及:

“当黑夜笼罩他的时候,他看见一颗星宿,就说:‘这是我的主。’当那颗星宿没落的时候,他说:‘我不爱没落的。’当他看见月亮升起的时候,他说:‘这是我的主。’当月亮没落的时候,他说:‘如果我的主没有引导我,那末,我必定会成为迷误者。’当他看见太阳升起的时候,他说:‘这是我的主;这是更大的。’当太阳没落的时候,他说:‘我的宗族啊!我对于你们所用来配主的事物,是无关系的。我确已崇正地专向天地的创造者,我不是以物配主的人。’”(《古兰经》6:76—79)

正如我们所见的先知易卜拉欣的例子一样,任何一个有理智和心灵并且拒绝罪恶与自大的人,他都能理解宇宙是被造的,而且是以一个伟大的秩序与计划被创造的。

那些否认真主存在、无视这些明显迹象的人,他们无疑会对有理智及心灵的人们崇拜真主而感到惊讶。《古兰经》中叙述了那些不相信真主创造的人:

“如果你感到惊讶,那末,他们的这句话才是奇怪的:‘当我们变为尘土的时候,我们必定要重新受造吗?’这等人是不信他们的主的;这等人是要带枷锁的;这等人是居住火狱的,他们将永居其中。”(《古兰经》13:5)

这本小册子所叙述的事情是比你生命中的任何事情都重要的。也许你至今都还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一课题,或者你甚至在这之前都没有想过。但是,请确信:认识创造你的真主,这是比你所能做的任何事情都重要和紧急的。

想一想真主所赋予你的:他为你创造最微小的细节,使你能在这经过精妙设计的世界生活。在这过程中,你并未参与什么。当有一天你睁开双眼,你会发现自己生活在无数的恩泽之中。你能看,你能听,你能感觉……

这是因为真主意欲这样创造。真主说:

“真主是你们从母腹出生,你们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你们创造耳目和心灵,以便你们感谢。”(《古兰经》16:78)

正如经文的叙述一样,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真主,他创造了你所生存于其中的宇宙。因此,全身心地顺服真主吧,感谢他所赐予你的所有恩泽,去获取一个永恒的幸福!如果你的所作所为恰恰相反,你将成为一个不义者,凭着真主的意欲,你将遭受永久的刑罚。

请确信:真主是存在的,他离你很近!他看到、知道你所做的一切,听到你所说的一切!

请确信:任何人——包括你自己,都将很快归向真主!

他们说:“赞你超绝!除了你所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确是至睿的。”(《古兰经》黄牛章三十二节)

注 释

1. George Politzer, Principes Fondamentaux de Philosophie, Editions Sociales, Paris, 1954, p. 84

2. Recounted in Jaki, S. (1980) Cosmos and Creator Regnery Gateway, Chicago

3. Stephen Hawking, Evreni Kucaklayan Karinca, Alkim Kitapcilik ve Yayincilik, 1993, p. 62-63

4. Henry Margenau and Roy Abraham Varghese, eds., Cosmos, Bios, Theos, La Salle, IL: Open Court Publishing, 1992, p. 241

5. Hugh Ross, Ph.D., The Creator and the Cosmos, Navpress, 1995, p. 76

6. W.R. Bird, The Origin of Species Revisited,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1991;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Philosophical Library in 1987, p. 462

7. W.R. Bird, The Origin of Species Revisited,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1991;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Philosophical Library in 1987, p. 405-406

8. Stephen W. Hawking,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Bantam Books, April, 1988, p. 121

9. Paul Davies, God and the New Physics,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83, p. 189

10. Hugh Ross, The Fingerprint of God, 2nd. Ed., Orange, CA: Promise Publishing Co., 1991, pp. 114-115

11. A Dorling Kindersley Book The Science, published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Dorling Kindersley Inc., p. 24

12. Stephen Hawking, Evreni Kucaklayan Karinca, Alkim Kitapcilik ve Yayincilik, 1993, p. 143

13. Bilim ve Teknik magazin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agazine), vol.203, p.25

14. Prof. Dr. Ahmet Noyan, Physiology in Life and In the Field of Medicine, Meteksan Publishing, Ankara 1998,Edition 10, p.40

15. Michael Denton, A Theory in Crisis, Adler & Adler Publishers Inc., 1986, p.330

16. Larousse Dictionary and Encyclopedia, Vol.II, p.5734

17. Maurice Burton, C.B.P.C. Publishing Limited, Encyclopedia of Animals, Reptiles, p.120

18. Ibid, p.120

19. Michael J. Behe, Darwin’s Black Box, New York: Free Press, 1996, p.232-233

20. Grzimeks Tierleben Vogel 3, Deutscher Taschen Buch Verlag, Oktober 1993, p.92

21. Ibid, p.89

22. Ibid, p.87-88

23. David Attenborough, The Private Life of Plant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5, p.291

24. Nature, 12 November, 1981

25. Michael Baigent, Richard Leigh, Henry Lincoln, The Messianic Legacy, Gorgi Books, London:1991, p.177–178

26. D.M.S. Watson, “Adaptation”, Nature, No.124, p.233

27. Richard Lewontin, “billions and Billions of Demons”,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January 9,1997, p.28

28. Max Planck, Where Is Science Going?, Allen & Unwin, 1993, p.214

29. David Darling, Deep Time, Bantam Press, 1989

30. Newton, Principia, 2nd edition; J. De Vries, Essentials of Physical Science , B. Eerdmans Pub. Co., Grand Rapids, SD, 1985, P.15

31. Henry M. Morris, Men of Science Men of God, Master Books, 1992, p.13

32. Henry M. Morris, Men of Science Men of God, Master Books, 1992, p.66

33. Robert Matthews, Unraveling The Mind of God, p.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