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哪一种标准来衡量我们的工作


如果复生日来临,我们的工作和我们的一切行为将怎样受到清算?
如前所示,对于我们的生活中没有接触过的领域,我们大脑的认识只能是一种幻想而已。它将使思想停滞,在了解事情真相中不能前进一步。指望我们的大脑,勾出另一个世界的生活形式的图像,并体现其所具有的特性,这只能是一种痴心妄想。我们现在生活在尘世的牢房之中,在我们与来世之间隔着一道隔墙,我们怎样才能掌握那一完美生活的高低深奥呢?我们期盼着变化而不固定的存在物给我们真实的描述永恒的生活,这是大错特错。
因此,既然我们的话题是围绕末日人们受到清算和审判的,那么,我们的大脑就不应认为后世的审判也如今世的法律程序一样,心须要立案,调查和审判。其实在那里,一切秘密全部被掌握。因此,在这一领域中的任何一种想象都放不出真实的芳香的。
寻求真理的人信知道,当话题转绕着与我们的这个世界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时,如果我们想认识那个世界的清算形式与辨别善恶形式,就不应该想象,人们站在法庭的审判员们前面,用巨大的秤来衡量他们的工作,掌握它的重量,然后,经过反复的审讯,被告们为自己辩别善恶形式,就不应该想象,人们站在法庭的审判员们前面,用巨大的秤来衡量他们的工作,掌握它的重量,然后,经过反复的审讯,被告们为自己辩护之后,法庭才做出最终的判决。然后再把他们交给有关方面执行,事情决不是这样。因为《古兰经》为“天秤”定了一个笼统的概念。《古兰经》说:
وَالسَّمَاءَ رَفَعَهَا وَوَضَعَ الْمِيزَانَ

“他曾将天升起,他为每一件事物都制定了标准。”(55:7)
“在复活日,我将设置公道的天秤,每一个人都将按其工作量而得到报赏,他的行为既使是微如芥子,我也将给予他报酬,由我来清算就足矣。”
وَالْوَزْنُ يَوْمَئِذٍ الْحَقُّ فَمَن ثَقُلَتْ مَوَازِينُهُ فَأُوْلَئِكَ هُمُ الْمُفْلِحُونَ، وَمَنْ خَفَّتْ مَوَازِينُهُ فَأُوْلَئِكَ الَّذِينَ خَسِرُواْ أَنفُسَهُم بِمَا كَانُواْ بِآيَاتِنَا يِظْلِمُونَ

“在那日,称(功过薄)是真实的。善功的份量较重者才是成功的。善功的份量较轻者,将因生前不信我的迹象而已亏折自身。”(7:8—9)
这段经文指定,那些失去了自己的资本的人们,确已遭到了无可弥补的损失。那是因为丧失人的根本的损失,是任何物也不能填补其空白的巨大亏本。
一定要注意的是:在理解辞意时,我们不能总是依靠已存在的意思,必须从结果上来研究各种概念。在另一个世界里将要使用的概念并不是我们现在所有的。因此,就这一问题的事实的谈论是毫无意义的。
今天的人类,由于科学的进步,可掌握各种标准,如体温血压和电流量。但是到现在为止,人却不知怎样衡量工作的动因,动机的性质和工作中善与丑的成份,然而,在末世,对每一样事情都有评价它的标准。
在那里,有着对精神价值的特殊的,精确的衡量工具,它可以确定人的行为中的美与丑。就我们现在的条件,我们是无法精确的认识它的。我们也不能理解它在今世的真实所在。那里因为,我们对这个五彩缤纷的多变世界的认识,只是通过从我们与之联系的经验中完成的,然而,另外那个世界,具有着我们的感知不能直接与之联系,我们的感官达不到它的特殊内容与特性。因此,其经验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是望尘莫及的事。
胡沙姆说:“我问伊玛目萨迪格如下经文的意义:‘在复生日,我将设置公正的标准,任何人也不会受到亏枉。’”[17]
伊玛目回答说:“众先知和他们的遗嘱继承者们的标准。”[18]
深研这一传述的内容就会明白,人类中完美的人们是评价人们工作的精确标准与准绳,每个人都可以以先知们的信仰与工作为标准,来衡量自己的信仰与工作价值。
即使是在我们当今世界,敬畏者们和廉洁者们也同样是衡量的标准,有许多事实在这个世界是模湖不清的,然而,在复生日将会真相大白,因为它是澄清事实之时。很明显,《(古兰经》中“衡量”一词只所以以复数的形式出现其原因是真主的贤人们和人类中的楷模是众多的,他们全部是衡量的标准。
《古兰经》转引苏来曼圣人的话语,他向真主祈求道:
..... رَبِّ أَوْزِعْنِي أَنْ أَشْكُرَ نِعْمَتَكَ الَّتِي أَنْعَمْتَ عَلَيَّ وَعَلَى وَالِدَيَّ وَأَنْ أَعْمَلَ صَالِحًا تَرْضَاهُ وَأَدْخِلْنِي بِرَحْمَتِكَ فِي عِبَادِكَ الصَّالِحِينَ

“我的主啊!求你启示我,使我感谢你所赐我和我父母恩惠,并使我做你所喜悦的善功,求你借你的恩惠使我得入你的善良的仆人之列。”(27:19)
尤素夫圣人在那危险的时刻,服从了真主的命令,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并且,宁愿坐牢也不违背真主的命令,而向私欲投降。他向他的主呼求道:
..... رَبِّ السِّجْنُ أَحَبُّ إِلَيَّ مِمَّا يَدْعُونَنِي إِلَيْهِ.....

“我的主啊!我宁愿坐牢,也不愿答应他们对我的要求。”(12:33)
他果断的把使他违抗真主的命令的表面自由拒之于千里之外,他毅然地选择了黑暗的囚牢,但他却为自己的灵魂自由和自身清白而感到自豪。这是一种无与论比崇高的希望。
一些传述把服从真主的命令,不畏强暴,不图回报看作是那些受到真主教导了的诚实者们专有的德性,这些人对真主无限本体的虔诚与认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们在自己的思想征程中,唯一关心的只是获取真主的喜悦,这种人只做真主的所意欲的事,只做真主所命令的事。
伊玛目阿里在他的演讲中,把这种人称作是“自由的人”。他说:“有一些人崇拜真主,是为了获取恩赐,这种崇拜是商人的崇拜;有些人崇拜真主是因为畏惧真主,这种崇拜是奴仆的崇拜;有些人崇拜真主是为了感恩,这种崇拜是自由的崇拜。
从一方面来说,崇拜真主是一件普及整个世界的事。存在界的每一个存在者,均在自己存在的范围内有表达自己意志的方式,即以其独特的方式赞颂和感谢真主,并在自己独特的发展轨道上浮动。
从另一方面来说,人既是整个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其中最完美的一部分。因此,人如果断绝与整存在界的关系,将会导致他毁灭,因而,人无可逃避的追随这一总法则,并且真诚的履行崇拜真主的职责。通过这一密切的关系,他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具有认主独一本质的探索性的道路,并向端正的有目标的方向前进。他在自己存在地里程中步调一致,为他在履行自己的义务中所遭受到的所有艰难困苦与压迫都全部是为了履行自己的义务。因此,人的报赏将由真主给予。
接受工作和提高人的品级的基本因素是真诚的目标和为获得真主喜悦的纯洁的动机。那么,工作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以致于可以用数量来衡量。任何人的价值都有赖于他所具有真诚,对他的评价只是意味着对他的真诚的程度的确定。
真主的使者,先知穆罕默德(愿主赞颂他及其后裔)曾说:“一切工作有赖于其动机。”[19]
伊玛目萨迪格在阐释“以便他考验你们谁的行为是最优美的”[20]这段经文时说:“这段经文指的并非是最多的工作,而是正确的工作,正确只是敬畏真主,动机纯正美好。”然后他又说:“完成一项工作要是自始至终保持纯正与真诚的动机,那要比那项工作本身更艰难。真诚的工作是只欲获得真主的赞赏,动机优越于工作,要知道,动机不是工作。”然后他念了真主的话语“你说:‘各人依自己的方法而工作’”[21]这段经文。他补充说这段经文中的方法,指的就是人的动机。[22]
这一传述表明:接受工作的标准在真主看来是人的精神。这就是在真主那里工作价值的标准,它是真主的宠仆,友人们为人们树立的标准,以便他匀只为真主的而做好事。
真主在《古兰经》中说:
وَمَثَلُ الَّذِينَ يُنفِقُونَ أَمْوَالَهُمُ ابْتِغَاء مَرْضَاتِ اللّهِ وَتَثْبِيتًا مِّنْ أَنفُسِهِمْ كَمَثَلِ جَنَّةٍ بِرَبْوَةٍ أَصَابَهَا وَابِلٌ فَآتَتْ أُكُلَهَا ضِعْفَيْنِ فَإِن لَّمْ يُصِبْهَا وَابِلٌ فَطَلٌّ وَاللّهُ بِمَا تَعْمَلُونَ بَصِيرٌ

“旨在求得真主的喜悦坚定自己的信仰而施舍自己财产的人们,犹如高原上的园圃,它得到大雨便加倍结实。如果不得大雨,小雨也足以滋润。真主是明察你们的行为的。”(2:265)
人对真主的信仰越是坚定,在他的工作中就越能显示出更为真诚的迹象。因此,想求得真主的喜悦的目的占胜了他的其它所有希望与爱好。
许多人认为:工作的价值有赖于其所具有的利益的份量。因此,在他们看来获利最多的工作就是最有价值的工作。
很明显,这样的判断是以工作的外在价值与社会的特殊价值为依据的,由此看来,工作者的动机不值一提,无论是行善者的目的只在于沽名钩誉,在社会上出名,还是在自己的每一种活动中均抱有崇高的目标,并且把自己最真诚最纯洁的信念也倾注在他的工作之中,二者是没有什么不同的。
那么,在社会制度中,做好事只是有益于社会,这个人是受哪一种因素的影响,还是指在达到某一种崇高的目标,还是在执行某一种思想法则,这些都不重要。
然而,在宗教的法制中,工作的数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的内在动机,真正的衡量标准和被真主所接受的只是人的工作质量和人的内在动机。因此,如果一个人做了一件事情,他做此事并不是出自真实的精神,它与存在的本源没有联系。只是为了沽名钩誉,获得美名,取得人们对他的尊重,那么,他的真实价值不但没有得到提高,而且受到贬低。
象这样的目的,它使工作使去了真诚,使工作变成了纯粹的无灵魂,无价值的“躯体”。
象这样的人,他的被污染的货物在真主面前是毫无价值的。那他把他的宗教卖给了他的今世。因而,他不值得享受真主对他的慈爱与仁慈。
因此,仅仅从为社会做贡献的程度这一角度来判断一件工作的价值,这是不正确的,我们绝不能依靠数学方程式来评价各种工作。
如果一项工作具有特殊的性质,实现了精神的完美,取得了令人神往的荣誉。高尚的精神砸碎了私欲的狭隘的牢笼,从而达到了真诚与纯洁的水平。人对真主的一切命令唯命是从,一切工作都是为了真主的这种人自己打开了这个世界与下—个世界成功的大门。
那么,—项工作,只有它源于内部的动力和神圣的动机时,只有人具有深远的目光和崇高的理想——与天地同宽,不被有限狭隘的躯体所局限时,它才能成为真正的善行,它才值得享受后世的报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