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肉体与灵魂均被复活


现在,让我们看一看未世的生命的形式究竟是什么样的。是复活只是肉体的,于是生命——纯属于这个肉体的物质的生命——便回归于人呢?还是纯粹抽象的与物质的肉体毫无关系的纯灵魂的永久的生命呢?大家都知道灵魂是不灭的。
还是来生具有两个方面:一半是精神的,一半是肉体的?我们所说的一半是肉体的指的是:幽玄的妙体回归,它被看作是这一肉体的精华,还是有第三种可能,即:因为人的实体是肉体和灵魂所组成的,所以,复生日也就包括人的真主的本体的这两个方面。人的本体这里指的不是产生于一系列物理与这个肉体相分离的灵魂。
这就是关于在复生日就复活的形式而提出的各种不同的观点,其中的每一种观点都有其拥护者。现在,让我们来讨论和阐释每一种观点。
有一批学者支持第一种观点,他们说:当死亡来临,身体的物理与化学的作用与反作用就结束了,每一样事物都到达其终点,但是,在复活时,散布于大地中,空气中的元子中和大海的波涛中的人的分散的躯体就会被聚集起来。那时,人就开始了其新的生活。灵魂——身体的精华与迹象——的回归将是必然的事。
第一种观点是过去的一些哲学家们所坚持的。那些人认为:灵魂是人存在的源泉与基础,它的结构有助于它的长期保留,当死来临时,那一根本的原素(灵魂)将永远地告别物质的躯体——它的构成具有消失的特性。它那短期内在灵魂的光辉的照照耀下所获得的生命的价值就到此为止。那是因为:身体只能在有限的期限内保护那一非物质的原索,因而,身体是终将由于物质因素影响而分解和消失,然而,独立于物质而存在的,绝不会消亡的灵魂却将永恒地保留下来。只有灵魂才能够闯入复活的领域,否则,后世复活就没有任何意义,因此,所有赏罚都将只是精神性的。
尽管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明可以证明这一观点的正确性,然而这一观点曾经非常流行。但是,今天它已失去了拥护者。由于那些杰出的学者及研究者们所发表的真实可靠的观点的弱点已明确到了极点。
一些古代的哲学家们支持第三种观点,他们曾相信,当我们死了时,事实上,我们的身体就将要灭亡和消失。这一物质躯体的所有分子和那些分散的原素再不会复归,而灵魂却因它的存在而被保留下来,但是,并不是在纯粹抽象的状态中,而是处在一个妙体中,尽管这一妙体不具有物理和化学的作用与反作用,但是.从某些方面来看,它很象这个妙体。这一妙体被称为“观念体”,它具有能够穿越各种障碍。在固定的永恒的存在的模式中长生不老的能力。
第四种观点与许多哲学家和神学家们有关.他们中有些人生活在过去的时代,有些人生活在现代。
这一观点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即:来世是完全,纯粹的归回。因为凡是与人有关的东西都绝不会消失。人在另一个世界将以其固有的特点与特性而重新开始他的生活,但是,来世的生活是在更高级的世界里的,是最美好的生活。在那时,我们的灵魂与物质将相互接近——尽管灵魂与物质的质截然不同——并以一个统一的存在者的形式出现。
那么,另一种生活的实质将包括两个方面,与今世的生活完全一样。
的确,我们是不能拿理性的证据来证明死后生命的形式的,但是,通过理性和哲学的分析研究所获得的结果表明:复生与来世是必要的,至于哪一种形式是肯定要发生的,理智和哲学无能拿出解决这一奥秘的钥匙。尽管如此,最后这一观点——当它解释事情的真相时,我们发现它——具有真实的一面,因为它讲出了一些符合伊斯兰的东西。
伊斯兰教的最重要的来源——《古兰经》在多处讲到了在复生日肉体的复活一事,它明确的声明:人在复生日将以今世的这一身体而被集合和清算。这些经文明确到了不用解释的程度。 真主说:
اللَّهُ يَبْدَؤُ الْخَلْقَ ثُمَّ يُعِيدُهُ ثُمَّ إِلَيْهِ تُرْجَعُونَ

“真主创造众生,然后再造他们,然后,你们将被召归于他。”(30:11)
أَيَحْسَبُ الْإِنسَانُ أَنْ لَن نَجْمَعَ عِظَامَهُ ، بَلَى قَادِرِينَ عَلَى أَن نُّسَوِّيَ بَنَانَهُ

“难道人猜想我绝不能集合他的骸骨吗?不然,(我不但将集合它的骸骨),而且能使他的手指复原。”(75:3-4)
这段经文指出,那些认为腐朽的身体与其分散的部分不能再生的人们,他们根本就没有真正的认识到真主无穷的能力,他们也不懂得:以这些分散的原子来复活人,甚至再造分布在人的手指上的精细的指纹,对于真主的无限的本体来说是最容易的事情。
وَضَرَبَ لَنَا مَثَلًا وَنَسِيَ خَلْقَهُ قَالَ مَنْ يُحْيِي الْعِظَامَ وَهِيَ رَمِيمٌ ، قُلْ يُحْيِيهَا الَّذِي أَنشَأَهَا أَوَّلَ مَرَّةٍ وَهُوَ بِكُلِّ خَلْقٍ عَلِيمٌ

“他为我打了个比喻,而他却忘了我曾创造他。他说:‘谁能使朽骨复活吗?’你说:‘最初创造它的,将使他复活,他是全知一切众生的主’。”(36:78—79)
《古兰经》中讲述了欧泽尔圣人和伊卜拉欣圣人的故事。这两件事均是身体复活的活生生的样本,真主以具体的方法为这两位先知阐明了问题。他证明这两位先知看到了复生的样本,并使全俩看到:在具备了充分的条件后,在真主的允许下,灵魂是怎样在已分散的肉体中再现的,生命是怎样再一次开始的。
我们在欧泽尔的故事中读到:有一天他骑着他的驴子,在旅行中经过一个已成了一片废墟的地方,他看着那片废墟的凄惨景象,并看到了已死了很久很久的人们的朽骨,于是,就陷入了一片深思之中,他自言自语道:“真主怎么能再次把这些肢离破碎的尸体复活呢?”
就在那一瞬间,真主取走了他的灵魂,直到一百年以后才把生命重新赋予他。于是,有人问他:“你在此逗留了多久?”他回答说:“一天或半天。”有人对他说:“你在此已逗留了整整一百年了,在这期间,你的尸体早已被大地所吞噬。你看看你的驴子,它的尸体已四分五裂。但是我(真主)现在就复活它。”
真主为了让欧泽尔亲眼见一见他的无穷的力量,所以就把欧泽尔圣人的水和食物保护的完好无损,丝亳没有腐烂。
尽管我们都知道:水和食物,由于受自然因素如:光,热和灰尘的影响,是最容易腐烂和蒸发的,但是,它俩在经过整正一个世纪之后.却仍旧如初。真主在《古兰经》中讲到:
أَوْ كَالَّذِي مَرَّ عَلَى قَرْيَةٍ وَهِيَ خَاوِيَةٌ عَلَى عُرُوشِهَا قَالَ أَنَّى يُحْيِي هَذِهِ اللّهُ بَعْدَ مَوْتِهَا فَأَمَاتَهُ اللّهُ مِائَةَ عَامٍ ثُمَّ بَعَثَهُ قَالَ كَمْ لَبِثْتَ قَالَ لَبِثْتُ يَوْمًا أَوْ بَعْضَ يَوْمٍ قَالَ بَل لَّبِثْتَ ماِئَةَ عَامٍ فَانظُرْ إِلَى طَعَامِكَ وَشَرَابِكَ لَمْ يَتَسَنَّهْ وَانظُرْ إِلَى حِمَارِكَ وَلِنَجْعَلَكَ آيَةً لِّلنَّاسِ وَانظُرْ إِلَى العِظَامِ كَيْفَ نُنشِزُهَا ثُمَّ نَكْسُوهَا لَحْمًا فَلَمَّا تَبَيَّنَ لَهُ قَالَ أَعْلَمُ أَنَّ اللّهَ عَلَى كُلِّ شَيْءٍ قَدِيرٌ

“难道你没有看见那个人吗?他经过一个荒凉的颓废的城市,他说:‘真主怎样使这个已死的城市复活呢?’故真主使他死亡了一百年,然后又使他复活。他说:‘你逗留了多久?’他说:‘我逗留了一日,或半日。’他说:‘你已经逗留了一百年。你看你的饮食,它没有腐坏。你再看你的驴子,我使你成为人们的迹象。你看这些朽骨,我怎样来配合它,我怎样把肉穿在它的上面。’当他明白厂此事时,他说:‘我知道真主对于一切都是万能的。’(2:259)
除此以外, 还有许许多多明确地阐明复生日情形的经文。这些经文同时还否定复生仅仅局限于灵魂的复生观点。
真主说:
وَأَنَّ السَّاعَةَ آتِيَةٌ لَّا رَيْبَ فِيهَا وَأَنَّ اللَّهَ يَبْعَثُ مَن فِي الْقُبُورِ

“复生日确实是要来临的,其中没有任何含糊,真主将使坟墓里的人复活起来。”(22:7)
قُلْ أَمَرَ رَبِّي بِالْقِسْطِ وَأَقِيمُواْ وُجُوهَكُمْ عِندَ كُلِّ مَسْجِدٍ وَادْعُوهُ مُخْلِصِينَ لَهُ الدِّينَ كَمَا بَدَأَكُمْ تَعُودُونَ

“你们要诚心诚意的向真主祈祷,你们要象他创造你们的时候那样返本还原。”(7:29)
这段经文简沽明了地提醒人们要注意他的初造。他的身体是怎样由大地上的无生命的原素和水而构成的,有朝一日,这些原素将以食品——水果和蔬菜的形式——而被分散到各个地方去,或是以水滴的形式而落人海洋中,经过蒸发又转变成云彩,然后又变成雨水落在大地上。
为什么人不相倍这些受空气和雨水的冲刷而分散到大地的各个角落的物质,将会再次被聚合,重新恢复其原貌呢?
假若生命重新开始是不可能的,那么,上述的情形在初造中为什么实现了呢?
《古兰经》提到了另一个有关肉体复活的问题。真主说:
وَيَوْمَ يُحْشَرُ أَعْدَاءُ اللَّهِ إِلَى النَّارِ فَهُمْ يُوزَعُونَ، حَتَّى إِذَا مَا جَاؤُوهَا شَهِدَ عَلَيْهِمْ سَمْعُهُمْ وَأَبْصَارُهُمْ وَجُلُودُهُمْ بِمَا كَانُوا يَعْمَلُونَ ، وَقَالُوا لِجُلُودِهِمْ لِمَ شَهِدتُّمْ عَلَيْنَا قَالُوا أَنطَقَنَا اللَّهُ الَّذِي أَنطَقَ كُلَّ شَيْءٍ وَهُوَ خَلَقَكُمْ أَوَّلَ مَرَّةٍ وَإِلَيْهِ تُرْجَعُونَ

“在那日,真主的敌人将被召集到火狱中去, 他们是受约束的,待他们来到火狱的时候,他们的耳目皮肤将作证他们的行为。他们将对自己的皮肤说:‘你们为什么要作不利于我们的见证呢?’他们将说:‘能使万物说话的真主, 已使我们说话了,他初次创造你们,你们只被召归于他’。” (41:19-21)
那是—个震撼人心的场面。在这一场面中任伺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身体器官在他受审时,做出不利于自己的证词。选中皮肤作证,是因为皮肤是最贴近人的。
这些人,由于他们目光短浅,所以,我们不知道真主对于人类的行为是完全彻知的,他们暗暗的淫荡。作恶,并企图遮人耳目,掩盖自己的丑行,但是,在那天,他们的眼,耳和皮肤却突然受到询问。这些器官成了了解人们窗口。它们当着他的面作出不利于他们的见证,因此,人就威吓他的器官说:“你们为什么作证反对我们?”
由于他们责备了身 不得体的器官,使得到了强硬的答复,同时还强调:是真主给予这些器官发言的能力。
“它们说:‘能使万物说话的真主,使我们说话了’。”
另有一些《古兰经》经文谈到,在复生日的身体就是今世的身体。
“不相信我的迹象的人们,我必定要使他们进入火狱,每当他们的皮肤烧焦的时候,我就另换一套皮肤给他们,以便他们尝试刑罚。”
这又是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它展示了感性的刑罚,并说明,那些不义者们所遭受的痛苦刑罚是不断重复的。
这几段经文与前面的经文是互不矛盾的,因为新的皮肤只能是从他的本体上长出来的。无论是减少还是增多都只能从他的存在中生出。
我们最好来听一下伊玛目·萨迪格就这两问题之间互不矛盾而做的精辟解释:
由哈夫索·本·艾亚苏传,他说:“我在禁寺里亲眼见到伊本·艾比·欧佳向艾巴·阿布杜拉询问,在‘每当他们的皮肤烧焦的时候,我就给他们另换一套皮肤,以便他们尝试刑罚’这段经文中,其它皮肤有什么罪?,他说:“你给我举个现实生活中的例子吧!”伊玛目说:“好吧。你见到过吗?假如一个人拿一块土坯,把它打碎。然用又把它放到模子里去,再把它做成原来的那种形式,那块土坯既是原来的那块,又是另外一块。”
当真主的使者讲述了肉体的复活时,他的观点对那些多神教徒来说既陌生难懂,又难以接受,因此,他们就起来无知地反对他。
《古兰经》旨在把那种充满着不健康思想的气氛——在那一气氛中盛行堕落的标准,邪恶的信仰和象瘟疫一样扩散的腐化堕落——改变成自由思想,迫求真理的气氛,因此,《古兰经》讲述了那些头脑简单者的话:
وَقَالَ الَّذِينَ كَفَرُوا هَلْ نَدُلُّكُمْ عَلَى رَجُلٍ يُنَبِّئُكُمْ إِذَا مُزِّقْتُمْ كُلَّ مُمَزَّقٍ إِنَّكُمْ لَفِي خَلْقٍ جَدِيدٍ، أَفْتَرَى عَلَى اللَّهِ كَذِبًا أَم بِهِ جِنَّةٌ بَلِ الَّذِينَ لَا يُؤْمِنُونَ بِالْآخِرَةِ فِي الْعَذَابِ وَالضَّلَالِ الْبَعِيدِ

“那些否认真主的人们说:‘我们给你们指出一个人来,他会对你们说,如果你们死了,你们身体中的原子全部分崩离析了,你们也将被复活。他假借真主的名义而撒谎呢?还是在说疯话呢?’不信后世的人们在那里将受到痛刑。在这里,他们是处在无可救药的迷误中。”(34:7-8)
所有这些经文都是在强调肉体的复活,绝不能做出任何有违于它的原意的解释。
从另一个方面,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论这个问题,所得出的结论必将使我们得到这样一个事实,即:肉体和灵魂是两个互相联系的实体。由于两者间的联系才导致了人的存在组合。人在存在的领域中所表现出的任何活动和企图都是这双方一肉体与灵魂一的结果。
我们采取这一观点,并不是只主张肉体与灵魂之间是相分开的,而只是从实实在在人的方面拿出证据来说明:在人新的生命中,这两者之间配合的必要性。
我们知道,肉体和灵魂足缺一不可的,身体是灵魂行动的工具。作为继续灵魂的各种企图和努力的基本原素,它的重要性和作用是非常果断并具有决定性的。
也许,在一些人的脑部会出现这样一个问题,他们会问:在复生日,这个小小的地球怎能容纳整个人类史上在这个地球上生活过的全部人类呢?但是,这个问题是绝对没有基础的,因为《古兰经》告诉我们,这个以环形的形式而活动的天体的规律,在世界末日将被打乱,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使山丘变成尘埃而飘来飞去,太阳和月亮将失去它们的光芒而熄灭。最终,整个世界的秩序和联系一从最简单的事物到最复杂的事物,全部将被毁坏。然后,存在新规律将会出现,这一新规律是建立在残渣废墟和死一般沉寂上的。
这样,我们就明确的知道提出地球狭窄这样的问题是多么的肤浅和荒谬。
那些处于反对信仰真主的立场的人们,往往爱提出一些难题。
众所周知,每个人每过几年他的身体细胞就会变异一次。每个人在他的一生当中,他的身体在他毫不觉察的情况下,渐渐地要变化好几次。很明显,任何一个身体一生中都会作无数应受到嘉奖或惩罚的事情来,因此,就会出现这样一个问题:在复生日,究竟是哪一具身体对过去所做的事情负责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很明确的。因为如果新的细胞是旧的细胞的全部特性和特征的继承者——既使身体的外表形状根本不同于过去的形体,那么,很自然,最后的身体就是过去的身体的所有特性的集大成者。
根据这一点当然是要复生最后的那具身体,人以它而走向死亡的,这样就等于是复活了所有把自己的位置让给自己的继承者的那些躯体。
他们提出另一个问题是:整个地球的土料不够用来再造已经变成了土的那无数个人的躯体。
然而,我们将很快就会明白这一推论是错误的。这是由于没有深入研究之故。如果我们算一下,我们就会得明确的结论:
每立方公里的土完全够造一千亿个人的躯体,也就是说对于地球的表面来说,这是微不足道的,它足够再造超过现有的地球上的全部人口的二十倍的人。
因此,既使再造几百亿人,也只不过用地球上的一小块而已。这一微不足道的数量足以保证整个人类的庞大数量的躯体的用料。由此,我们就明白了再造人体会缺少基本原料的问题是不值得提出来讨论的。
这里还有一个非常古老的值得注意的问题,是不应忽视的,它的大概内容是,人身体中的分子是相互混杂的,所以前人们的身体分子,通过饮食或转变成土然后再变成食品,这样就与他们的后继者们的身体相互掺杂在了一起。
是的,任何人的身体也绝对不可能一点也不混杂其他人的成份,但是,在这个世界的条件中,这一物质的组合与完全的混杂,从量和质的方面是无法分辨的。然而,在复生日的再造中,为了拥有固定的分子而发生争执并打起架来。
分歧是并不局限于两个人的,也许有许多人会宣称某个部分与自己有关,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把自己看成是它的真正的主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中的哪一个人拥有那一固定的部分呢?
这是问题的概要。
但是,当我们回顾一下我们的第一次生命的产生,我们就会看到,第一次生命长始于一个单细胞的存在物,然后,通过这个细胞的繁殖和进化,我们的各肢窍与各器官便逐渐生长,成为我们现在的这个身体。其实,我们的人性和身体的特性都包括在每一个细胞中(这与过去的人们所认为的不同,他们认为人性及人身体的特征产生于生殖的同性的细胞群中)。每标一个细胞都可以成为反射人的真实的面貌的镜子,这一规律不仅符合于人,而且包括每一个有生命的生物。
因此,包含人的特性的每一个细胞,如果件具备,那么,仅靠这一个细胞,通过分裂和构成新的细胞,就造出一个全新人来。
现在,如果一个身体中的分子分散在了其他身体中,成为那个身体的分子,那么,属于那个人的分子时,将保护分子的根本存在。
在此,必须要指的是:当两个身体间的特性被保留下来时,尽管他们俩的原素相互混合在了一起,但是,这不会有什么问题。每一个身体所保留下的分子,既使到了微不足道,甚至只有一个细胞那么大的地步.它也不会失去被复造和生长的能力,任何因素也不能阻碍这一复造。
我们可以从另一个方面通过这种形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知道:人体具有分解和变异的特性。每过几年整个身体就会以循序渐进的形式而变化一次。如果一个人通过饮食这一途径而直接或间接地转入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原素之中,事情很明显,这个陌生躯体的一个小部分与那个完蹩的躯体混合在了一起,这并不是全部,那是因为吃了饮食的这个人只吸收了饮食的百分之三而已。因而,复生人的剩下的,还没被吸收完的身体原素中的百分之九十多会存在什么问题呢?
抛开所有这些不管,根据物理规律,这个世界中的任何能量都可以在三定的条件下,从一种能量转化成另一种能量。同样,人本身是一种形式的能。在复活日,所有的能都是自由的。所有的能量,在作用和反作用下都能恢复其原型。但是,我们不懂是以怎样的形式转化的,所以就没必要把它搞的神秘莫测。
关于惩罚这个问题,我们应当知道:导致惩罚和痛苦的原因与灵魂有关。如果一个信士的身体中的一个分子转入否认真主者的身体上,那么,是那个否认真主的人承受惩罚,而不是信士。
尽管如此,对于真主来说,把生命重新归还给到死时为止已不知觉的变化了好几次的最早的某一身体,是没什么问题。那是因为,新细胞和新的物质代替了旧的腺细胞和骨细胞。那么很明显,今天的人并非十年前的人,但是只要灵魂依附于过去的那些身体中的某一个就够了。因为人的人性所依靠的,是不会因时间的变迁而变异的,它一直保护着人的人性的统一,绝不与其它人的特性相混合。那就是灵魂,是她——灵魂一直从人生到死肩负着安排身体的事物和领导它的职责。
假若我们把自从存在开始直到今天的所有人集中起来,他们中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的精神特征能与另一相同。
如果一个人在十年前犯了罪,我们绝不能说他现在已经变异了,应当判处他去承担十年前犯了罪的那个人的罪恶。
如果我们以胶印的方式重新出版一本书,第二版与第一版还是同一本书,尽管书的封面和纸张已经不同。复兴人的灵魂,它也是这样的会保持人的本性。
因而,人需要一个体现自己的工具和物质,因此就必须要复活今世的身体,但是,在复生日,对没有任何必要把一个人从他一出生一直到死都原原本本的复活起来,如果那样的话,人的身体就会成为一个庞然大物。通过这一假设,“一个人的分子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所以就必须在同一个时间内复活包括两个不同的人的同一事物”这一问题就全部被解决了。
最后,我们必须注意到:上述的那些理由与可能,绝不能把它看作是复活人的生命的形式中可靠的理由。所有提到的,都只不过是我们的知识能够达到的途径。因此,我们不以把我们的思维圈子只局限在上述这些形式中。我们研究的目的在于不要使一些疑难问题对我们“肉体复生”这一信仰的基础影响。它是所有天启宗教,尤其是伊斯兰教信仰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