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复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具体体现”


在这个世界中,我们观察到无休止的运动和那死生反复的优美景色。在冬季如果我们到田野或是花园中漫步,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毫无生气的如墓地一般寂静和荒凉的景象。
在这一寂静的气氛中,没有任何花草树木,新鲜的迹象。这种景象一直持续到春天的采临,到处是一片生的气息,生命又重新回到了植物中。充满了植物的大地又恢复了生机。在这一期间,和风把生命送入了昨日还是死物的体内,于是,忽然之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死气沉沉的大地骚动了起来,新的灵魂又被注入了它的体内,那在前不久还光秃秃的树枝发出了新芽,刚才还没有一点生气的大地也变成了百花争艳,绿草油油的公园。这一令人陶醉的自然美景代替了那一死气沉沉,荒凉的景象。
这一从生到死的现象,每年都要在我们的眼前重复,但是大多数却不注意这些。这一现象本应引他们的好奇心,他们本应从这些激动人心的现象中吸取有价值的益处并获得正确的推理方法。但是,他们对天却毫不在意。
人的细心犹如他具有明晰的思维能力一样,是需要成熟和付出努力的。细心是理解复杂问题的基础,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不重视外部的具体事物,将导致人厌倦他周围的事物,并最终导致人思维迟钝。思考各种事情,钻研这一规律中所存在着的各种现象的变化的形式,正确分析各种简单的或复杂的变化,都会使人对这个世界及这个世界所存在的一切有更深的认识,并能赋予他评价自己所获得的成果的能力。同时赋予他从这些成果中受益的能力。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有许许多多依靠自己理智的科学家们,这些现象向他们提示了人的生死,并且在他们的理智面前展示了复活的概念。
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思考,整理,把所见所闻分门别类,并且把它们相互联系起来,以便从中得出结论,这种种能力只是科学家和专家们的专利。其实,认识和思考各种问题的道路是向所有各阶层的人敞开的,无论他们的知识和觉悟的层次如何,任何人都可以凭自己所具有的思考能力从他周围所发生的事件或各种现象中受益。
如果到昨天为止,干躁的大土与那光秃秃的树木由于环境元助于生命而暂时停滞,死气沉沉,毫无生的气息,今天,它却由于自然因素和降下的雨水而生机勃勃,充满了活力,那么,为什么我们把这一生死的自然法则却只局限于植物界呢?
有什么证据能否定如此复活人呢?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复活对于人来说是不可能的呢?
植物是生与死这两种现象的最好的榜样。在静止的,死的植物种子的内部有着平静,安定的活的细胞组织。甚至有时,如果以这样的形式健康的保存下来,就是过上几千年也可以种植。
这些种子被种植后,由于潮湿与发热,它的内部的细胞组织就会苏醒,并开始发育,然后便以花朵,苞蕾小树的形式钻出地面。
人死后,也同样被埋在地下,最终变成泥土,但是,当复生日来临时,各种条件,有助于生命的重新开始时,身体的原子就会活动起来,犹如植物从那些种子中长出的那样,人的躯体也同样从那些原子形成。
我们承认,大地在冬季,由于自然压力因素的作用而表面上停止了活动,这被认为是失去了生命必须的活力,并不是真正的死亡,生的锁链没有被完全割断。但是,应该注意的是,在创造世界之初,大地是空无任何有生命的存在的物的,然后,在适合生命的各种条件具备之后,第一点生的火花就从这个死的大地中进发了出来。
是的,生命确实是一个神秘的实在,这一未知的原素有可能成千上万年的就这样秘密的毫无动静地被保护在基因的各部分和原子之中,只等到条件成熟,生命就会从原子的内部和被埋葬在土里的细胞中喷涌而出开始生长,没有任何科学的证据能反驳这一观点。那是因为科家们已经发现了一种病毒,既便是把它放在可以把物质放大几百万倍的电子显微镜下,也难以看见,也就是说,它是体积特别微小的存在物,就是把它放在大几百万倍,也不能看见它。与此同时,它却具有生命和活动,而且还会产生出同类。
人类追踪无限的微观世界中的生命,是达不到尽头的,甚至就连那由父母和祖先的性格与特性上所遗传下来的基因与染色体的程序也确定不了;就连达到原子界限,爆发生命,产生运行的这一系列简单的过程也无法确定。当人对潜伏于这些无形的原子中的生命望尘莫及的时候,任何变化转化的因素都无能消灭它,或把它从其潜伏的地方驱逐出去,那么,我们有什么证据能肯定,经过一段漫长的时期,生命是不可能隐密的被保藏于成泥土的人体的细胞内?为什么人体就不能象冬眠的昆虫那样,再次恢复动力和活力呢?总之,有什么障碍能阻止生命起死回生呢?
《古兰经》纵观充满着动的微生物界的各个领域。为了阐明复生的问题,它把人的复生与植物的复生作了比较。它说:
وَنَزَّلْنَا مِنَ السَّمَاءِ مَاءً مُّبَارَكًا فَأَنبَتْنَا بِهِ جَنَّاتٍ وَحَبَّ الْحَصِيدِ، وَالنَّخْلَ بَاسِقَاتٍ لَّهَا طَلْعٌ نَّضِيدٌ، رِزْقًا لِّلْعِبَادِ وَأَحْيَيْنَا بِهِ بَلْدَةً مَّيْتًا كَذَلِكَ الْخُرُوجُ

“我从云中降下吉祥的雨水,就借它而生长许多果树和五谷,并生长扶疏的海枣树,它有累累的果实,用作众仆的给养。我借雨水而使它已死的地方复活。死人的复活也是这样的”。(《古兰经》50:9—11)
وَاللَّهُ أَنبَتَكُم مِّنَ الْأَرْضِ نَبَاتًا، ثُمَّ يُعِيدُكُمْ فِيهَا وَيُخْرِجُكُمْ إِخْرَاجًا

“真主使你们从大地中生长出来,然后使你们再返于大地,然后又把你们从大地中取出来”。(《古兰经》71:17—18)
这些《古兰经》经文给那些不相信死后复生的人们指出了证据。这些从他们所相信的今世的现实生活中列举的证据都是旨在引导他们正视那一重大的未来;同时,它以确凿的证据和自然界“这本书”中的奇特现象来回答那些否认复生的人们。尽管如此,还有一些不开动脑筋的人们,面对这些活的证据却熟视无睹;面对这些实事,他们却封闭了自己心灵的窗户。就让我们再次倾听《古兰经》的召唤吧!
يَا أَيُّهَا النَّاسُ إِن كُنتُمْ فِي رَيْبٍ مِّنَ الْبَعْثِ فَإِنَّا خَلَقْنَاكُم مِّن تُرَابٍ ثُمَّ مِن نُّطْفَةٍ ثُمَّ مِنْ عَلَقَةٍ ثُمَّ مِن مُّضْغَةٍ مُّخَلَّقَةٍ وَغَيْرِ مُخَلَّقَةٍ لِّنُبَيِّنَ لَكُمْ وَنُقِرُّ فِي الْأَرْحَامِ مَا نَشَاءُ إِلَى أَجَلٍ مُّسَمًّى ثُمَّ نُخْرِجُكُمْ طِفْلًا ثُمَّ لِتَبْلُغُوا أَشُدَّكُمْ وَمِنكُم مَّن يُتَوَفَّى وَمِنكُم مَّن يُرَدُّ إِلَى أَرْذَلِ الْعُمُرِ لِكَيْلَا يَعْلَمَ مِن بَعْدِ عِلْمٍ شَيْئًا وَتَرَى الْأَرْضَ هَامِدَةً فَإِذَا أَنزَلْنَا عَلَيْهَا الْمَاءَ اهْتَزَّتْ وَرَبَتْ وَأَنبَتَتْ مِن كُلِّ زَوْجٍ بَهِيجٍ، ذَلِكَ بِأَنَّ اللَّهَ هُوَ الْحَقُّ وَأَنَّهُ يُحْيِي الْمَوْتَى وَأَنَّهُ عَلَى كُلِّ شَيْءٍ قَدِيرٌ

“众人啊!如果你们对于复活的事还在怀疑之中,那么,我确已创造了你们,先用泥土,继用一小滴精液,继用一块凝血,继用完整的和不完整的肉团,以便我对你们的阐明(真理)。我使我所意欲的(胎儿)在子宫里安居一个定期,然后,使我们出生为婴儿。然后(我让你们活着),以便你们达到成年。你们中有夭折的,有复返于最劣的年纪的,以便他在有知识之后,什么也不知道。你看,大地是不毛的,当我使雨水降予大地的时候,它就活动和膨胀,而且生出各种美丽的植物。这是因为真主是真宰?他能使死者复生,他对于万事皆是全能的”。(《古兰经》22:5—6)
这段经文中暗示:大树的果核与具有根,茎,叶,花,果的植物均有活的细胞。这些活的细,根据它所在的环境所发生的变化,在未来具有活动和生长的潜能。
无生命的大地在这里变成了有生命的存在物,这是一个优美精彩的表达方式。
伊玛目间里说:“我对那些眼看着今世复活,却又否认后世的复活的人感到奇怪”。
在这句话中,伊玛目阿里表现出了他对那些糊涂虫的惊讶。这些人对具有借鉴和教训的各种问题置若罔闻。
《古兰经》具有无限的影响,一定要把它当作解开世界奥秘的钥匙。《古兰经》通过提醒人们注意胚胎的创造,来使人们重视后世。《古兰经》中讲遭:
“众人啊!如果你们对于复活的事还在怀疑之中,那么,我确已创造了你们。先用泥土,继用一小滴精液,继用一块凝土,继用完整的和不完整的肉团,以便我对你们阐明(真理)。我使我所意欲的(胎儿)在子宫里安居一个定期,然后,我使你们出生为婴儿,然后(我让你们活着),以便你们达到成年。你们中有夭折的,有复返于最劣的年纪的,以便他在有知识之后,什么也不知道”。(《古兰经》22:5)
فَلْيَنظُرِ الْإِنسَانُ مِمَّ خُلِقَ، خُلِقَ مِن مَّاء دَافِقٍ، يَخْرُجُ مِن بَيْنِ الصُّلْبِ وَالتَّرَائِبِ، إِنَّهُ عَلَى رَجْعِهِ لَقَادِرٌ

“人应当想一想,他自己是用什么造成的?他是射出的精液造成的。那精液是从脊柱和助骨之间发生的。真主确是能使他复原的”。(86:5—8)
我们大家都知道,人的营养主要来自于吃的各种食物和土产品的精华。如:谷物,肉和奶类等。这些产品在保证人体的需要中起着最根本的作用。
因此,精液——经历了进化的过程后又变成了存在于外界的人——是土的一种转变的形式,这一形式就是那一具有特殊地位,优越于其它所有现象的婴儿本身。他只所以具有这一地位是址因为他有用着强盛的力量。(意思是它比其它大自然的现象有更优越的地位)
胎儿在子宫世界里的一系列变化和他所经过的非常奇特的历程,所有这些均被认为是发生在创造界的奇异现象。
胎儿非常成功地渡过这些周期,他服从身体的内在的力,冲破阻碍他的重重障碍,他在不受任何人的干涉与控制下不断地的前进。
虽然各个周期的胎儿的细胞是相似的,你也观察不出有任何特征能指出这些细胞群将变成人体的哪一部分,但是,发生在相似的细胞中的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它适于变成肢体。到现在为正,我们还不了解这一现象产生的形式及条件。
暂时居于休息所的混和的细胞,相互之间是分离的。每一个细胞都与一个固定的肢阵相联,并将奔向自己的固定场所。通过这些细胞,胎儿的身体才开始确定它的肢体与部件。于是真主万能的“手”就把灵魂送入这个其中没灵魂的躯体,以便给存在界增加有价值的一份子。
法阳著名思想家‘爱利克思·卡尔’谈到胎儿的细胞的奇异时说:“我们知道,人体最初是一个细胞,这个细胞在它生长的过程中又分成了两个细胞,这两个细胞在各自的范围内又分别分成了两个细胞。这一分解一直持续到理想中的人形成”。
从胎儿的生长结构来讲,尽管它每时每刻都住向着复杂转化,但是,他却维护基本种子中的简单工作,就连耶些构成组织和肢体的庞大的细胞群中的细胞,也决不会忘却它们根本的独立。它们事先知道它们将来的身体中所担任的职责。
每一个肢体的建筑都是以令人惊奇的特殊方式完成的。实际上,细胞的建筑中的建筑材料,与建筑房屋所使用的建筑材料是不同的。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建筑。虽然象房屋是由砖砌起来的那样,身体是由细胞建成的,但是,为了将这两者相比较,我们要假设一个只由一块砖建成的房屋,仅这一块砖就可以再通过河水,矿盐和空气中的气体来制造更多的砖,然后,无需任何建筑工人,自己相互堆彻,最后变成一堵堵高墙,墙上安装上玻璃窗户,盖上瓦项;在蒸浴室内放上煤;使厨房,盥洗室内通上水。总而言之,肢体的构造比较象给儿童们讲述的神话寓言故事。
全能的创造主在这些居于子宫中的活的细胞的飞速变化中,创造出一个具有完美,匀称的身体的人,这确实是一种令人感叹的事,它的体内有许多自动工作的器官。这些器官,自从在子宫中被造起,一直到人死亡,一直是活动的。
既然如此,难道真主就不能使这些死后会分散于各个角落的原子——它是由一种事物转变成的,它具有一个源泉——重新恢复到它原来的状态吗?
在了解对胎儿的奇妙的创造后,有哪一个人还能否认生命会重新回到死者体内的可能性呢?
难道复活死人会比这更复杂吗?
为了认识实事,我们不应该以短浅的眼光和有限的能力来研究问题,丽应该思考控制看整个世界的令人惊奇的事实,应该以开放的思想和足够的能力来研究问题。
在动物界里,增补身体的某一个残缺部位的工作,可以重复几次。有一部分爬行动物,如果失去了肢体的某一部分或某些部分,它们能够再次增补这些失去的肢体。有一种虫子,当它被断为几截时,被断了的每一截都将会长成一个完整的虫子。
不错,这样的新生,人是不可能获得的。但是一旦条件和适当的环境具备了,我们就不能把从原子中生长出躯体——正如树是从一个小小的部分中长出的那样——这样事情认为是不可能的。我们观察到,子宫的条件非常完美的履行了这一工作。它从单细胞上制造了一个人,并使他趋于完美。
如果一粒玫瑰花籽——其中蕴藏着玫瑰药的所有秘密——能在它的生长的条件下变成一朵芳香四溢的美丽花朵,那么,一个活的细胞,在其内层深处,同样能蕴藏着人的完美的特性,然后,在适当的条件下,再重新铸造他。
有人问伊玛目萨迪格:“死人的尸体会腐朽吗?”他说:“是的,就连一丝肉,一块骨头也不会留下。所留下的,只是创造这个身体所用的泥土,这泥土不会腐烂(消失),它循环地留在坟墓中,直到象第一次被创造的那样,从中再次创造。”
同样,《古兰经》也坦率的强调真主无穷尽的能力,它呼吁那些否认者们更深刻的思考存在的规律,它认为只有那些以深思熟虑的眼光来看待事情的人,才能认识复生的问题。《古兰经》告诉我们:
أَيَحْسَبُ الْإِنسَانُ أَن يُتْرَكَ سُدًى، أَلَمْ يَكُ نُطْفَةً مِّن مَّنِيٍّ يُمْنَى، ثُمَّ كَانَ عَلَقَةً فَخَلَقَ فَسَوَّى، فَجَعَلَ مِنْهُ الزَّوْجَيْنِ الذَّكَرَ وَالْأُنثَى، أَلَيْسَ ذَلِكَ بِقَادِرٍ عَلَى أَن يُحْيِيَ الْمَوْتَى

“难道人猜想自己是被放任的吗?难道他不曾是被射出的精液吗?然后,他变成血块,而真主加以创造他,使之成为肢体完全的人吗?他用精液创造两性,男的和女的。难道那样的造化者不能使死人复活吗?”(《古兰经》75:36—40)
深入到整个世界的科学观点,对这个世界中的一切秘密的广泛的研究,以及相信真主的力量无穷,所有这些均使我们对复生和生命重新返回的这—问题,具有坚定的信仰,并使我们的思想平静。人类的知识是有限的,尤其是对存在界的各个不同领域的认识更是如此,在这些领域中,人类的科学明显的表现出它的迷茫。这时,我们就会知道,科学成就,以它最大的能力也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但是,人的肤浅而又思维有限的理智及人的听觉和视觉都不足以认识具体的事物尤其是当他顽固不化的时候。
我们都知道,在我们的这个小小的地球上,生命的种类达到了何种程度。但是,与整个存在界那五彩缤纷的领域相比,它是那样的微不足道。甚至就连生命的形式与其具有生命力的器官对我们都还是未知的。因此,否认复生的人们,不应该盲目的否认它,最起码,他们的判断也应该慎重,不要武断。
深入的观察找们周围的具体事物,会使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认识到真主的大能。那时,我们就会知道:复生,复活死人的问题并不比这—奇异的规律——包含着复杂的构造和令人惊叹的各种不同的精彩和谐的部件——更重要。
思想开放的人是以这种形式来看待问题的。尊高的真主在《古兰经》中说道:
وَمِنْ آيَاتِهِ خَلْقُ السَّمَاوَاتِ وَالْأَرْضِ وَمَا بَثَّ فِيهِمَا مِن دَابَّةٍ وَهُوَ عَلَى جَمْعِهِمْ إِذَا يَشَاءُ قَدِيرٌ

“他的迹象之一是,创造天地和他在天地间所散布的各种动物。他能自由地将他们集合在一起。”(42:29)
أَوَلَمْ يَرَوْا أَنَّ اللَّهَ الَّذِي خَلَقَ السَّمَاوَاتِ وَالْأَرْضَ وَلَمْ يَعْيَ بِخَلْقِهِنَّ بِقَادِرٍ عَلَى أَنْ يُحْيِيَ الْمَوْتَى بَلَى إِنَّهُ عَلَى كُلِّ شَيْءٍ قَدِيرٌ

“刨造天地而不感觉疲乏的主,是能使死者复活的。难道他们不知道吗?是的,他对于万事是全能的。”(46:33)
那么那一创造了尽善尽美的存在界,使其中所有大小的东西均服从于他的永恒的公道,并赋予一些存在物以生命的创造主是完全能起死回生的。那是因为复活死人比创造存在界更容易。人的理智判:集体存在物的分散的部件,要比创造它更为容易。
装配一台机器更难呢?还是制造它难?
这无疑问,对于机器创造者来说,折散机器的零件并重新装配它,并不难。
由此,我们知道:起初从土上创造了人类,然后又通过有生命的细胞,赋予厂其子孙后代生命的真主,毫无疑问能在人死后,其身体的各部分分散的情况下,再次重新装配它,它丝毫不能减少真主的能力。
就象使仅凭肉眼无法看见的一个细胞,变成几百万个细胞,再以极端精彩与精确的规划使其变成骨头,皮肤,肉,然后再从中创造出一个完整的人的真主,同样能够重新开始这一工作,使其变化的原子生长,并赋予它生命。
对于人的造化,除了人生人之外,其他的我们一无所 知。然而,真主是彻知整个造化的细节的。正如《古兰经》在这方面所表明的:
وَهُوَ بِكُلِّ خَلْقٍ عَلِيمٌ

“他是全知一切创造的。” (《古兰经》36:79)
他就是那一并非通过生育,而是通过泥土而创造了第— 个有生命的存在物的无限力量本身。
《古兰经》详细地讲述了这些实事,它说道:
نَحْنُ خَلَقْنَاكُمْ فَلَوْلَا تُصَدِّقُونَ، أَفَرَأَيْتُم مَّا تُمْنُونَ، أَأَنتُمْ تَخْلُقُونَهُ أَمْ نَحْنُ الْخَالِقُونَ، نَحْنُ قَدَّرْنَا بَيْنَكُمُ الْمَوْتَ وَمَا نَحْنُ بِمَسْبُوقِينَ، عَلَى أَن نُّبَدِّلَ أَمْثَالَكُمْ وَنُنشِئَكُمْ فِي مَا لَا تَعْلَمُونَ، وَلَقَدْ عَلِمْتُمُ النَّشْأَةَ الْأُولَى فَلَوْلَا تَذكَّرُونَ

“我曾创造你们,你们怎不信复活呢?你们告诉我吧!你们所射的精液,究竟是你们把它造成人呢?还是我把它造成人呢?我曾将死亡分配给你们,任何人不能阻挠我,不让我改变你们的品性,而使你们生长的在你们所不知的状态中。你们确已知道初次的生长,你们怎不觉悟呢?”(56:57—62)
这些经文讲述了使人经过几个历程,而最终达到完美的真主的意志,并指出:所有这些历程均是以真主的意志来完成的,人丝毫没有介入这一领域。那是因为,真主独自创造了我们,管理着我们的事物,然后,他无需与我们当中的任何人商议或一点也不求助于人,便使我们消失。
那么,那一使人在其生长与完美中被迫地服从于他的意志和无限的能力者,是完全能够重复这精彩一幕的。《古兰经》对此声明道:
وَهُوَ الَّذِي يَبْدَؤُ الْخَلْقَ ثُمَّ يُعِيدُهُ وَهُوَ أَهْوَنُ عَلَيْهِ وَلَهُ الْمَثَلُ الْأَعْلَى فِي السَّمَاوَاتِ وَالْأَرْضِ وَهُوَ الْعَزِيزُ الْحَكِيمُ

“他创造众生,然后再造他们,再造对于他是更容的。”(30:27)
لَخَلْقُ السَّمَاوَاتِ وَالْأَرْضِ أَكْبَرُ مِنْ خَلْقِ النَّاسِ وَلَكِنَّ أَكْثَرَ النَّاسِ لَا يَعْلَمُونَ

“刨造天地是比再造人类更难的,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4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