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为理解后世而开辟了新的天地


在实践科学进步的几个连续不断的进程中,人类得以实现的一项具有价值的成果就是,通过科学而肯定人的生命的更新的可能性。人类的科学革命确已为在这一领域中的科学研究开创了钟绣的天地,科学家们开始以崭新的观点来讨论与来世有关的问题。他们首次开始了深入细致的研究。
这一切均有助于更好的理解这一问题,同时可以看出,科学在这一领域中的研究的方式在向着完美前进。
因此,总的来说,科学每前进一步,它的生命便得以延长,在这一领域内的好多疑惑便被消除。
过去的唯物主义学家们,他们在研究后世这一问题时,对这一问题的分析是依靠假设的,即:人死而复生是万万不可能的,因此,他们没能把后世这一问题当作是科学的问题,他们也没有用科学方法来处理这一问题。
在这一领域中,科学研究的结果所出现的第一转变就是现代化学奠基人——法国著名科学拉瓦锡——所做的研究。他推翻了过去的化学领域内所流行的观点,并否定了其价值。他曾把他的一生都投入在了使他得到这一成果的广泛酌实验中。他的这一成果肯定:宇宙中的物质和体积的总量是固定的,既不增加也不减少。
尽管这一规律因物质转化性能和原子放射的发现而失去了它的正确性,但是它作为能量守恒的原理而被接受了下来。
因此,这个世界的物质在任何化学的作用与反作用下都会改变这一物质的形状。但是,物质存在的任何元素在这一过程中也不会消失。我们所看到和感觉到的都是各种原子的组合体,都具有着变化的特性。这一认为存在永不消失的观点最终代替了过去的观点,这本身就是对所有的变化的转变的回答。
滴落在大地上而消失的一滴水,消失在空中的烟雾,大型工厂里所使用的燃料,熊熊燃烧着的木柴以及燃烧着的其原子均散布于空中的腊烛,所有这些均不会消失。
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先进的仪器把它们的各个部分收集起来,并把它们重新组合,那么,我们就能得到原原本本的原来的物质,但是,短浅的目光和有限的思想却认为它们已消失了。
大家都知道,人体是从土中被创造的,在经过一个时期的变化之后,它又重新回到了原初的状态,又变成了土。那是因为在其内部有着接受各种转变的潜能。但是,在这一系列的变化中,它的存在决不会转化为乌有,尽管它的组成形体一样消失了,但是,它的本质则毫无欠损。
因此,如果人的尸体因受到各种内外因素的影响而变成丁土,并且到处掺杂,每天都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某一天从中长出了植物,某—天牲畜又从植物上受益,以后便成了牲畜的身体的一个部分,或转到另一个地方,总之其形式是上千变万化的,但是,它的实质与内容却是固定的,在这所有的变化中决不会化为乌有。
就连遍布于我们工作中的各种形式的能力也永久性地,保存在太空的仓库之中。从幸福和安逸,厄运和长期的精神折磨这一方面来说,它绝对的影响着我们的归宿,我们最终将被迫向那一下场投降。
我们这个时代的科学家和研究者们在科学技术的帮助下,已成功地达到了回收前人们的声波的地步,他们在各种复杂的仪器的帮助下,在特定的范围内已成功地回收了一些手工机器制造者的声音,他们手的抖动曾印在了那些机器的盘面上。
所有这些科学成就,其本身就足以证明复生是真实的。它是认识来世的一条道路——是通过思维科学的认识和肯定后世的。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真主就不能从四散的土的原子中重新再造人的躯体呢?
《古兰经》针对这一实事曾不止一次的声明道:
مِنْهَا خَلَقْنَاكُمْ وَفِيهَا نُعِيدُكُمْ وَمِنْهَا نُخْرِجُكُمْ تَارَةً أُخْرَى

“我从大地上创造了你们我要使你们复返于大地。我再一次使你们从大地复活”。(20:55)
这段经文让我们注意思考真主的创造力,并且以精彩的声明展示了人类在今世和后世的过去与未来,并使人混乱的心变的安静。那是因为,人不能给“人会因死而万事皆休” 的这一说辞来辩护,如果那样的话,那么,万事万物中的变化就成了毫无目的,没有丝毫智慧的游戏。
很明显,比起创造中的最终目的来,有限的今世生活是不值一提的。如果我们认真观察一下整个存在的规律,我们就会发现,这一微不足道的结局是不能具有那样伟大的前提所具有的价值。
《古兰经》也针对那些认为“人的躯体会因大地的一系列的化学反应而消失,分散,再无法使人起死回生”的人们说道:
بَلْ عَجِبُوا أَن جَاءَهُمْ مُنذِرٌ مِّنْهُمْ فَقَالَ الْكَافِرُونَ هَذَا شَيْءٌ عَجِيبٌ، أَئِذَا مِتْنَا وَكُنَّا تُرَابًا ذَلِكَ رَجْعٌ بَعِيدٌ، قَدْ عَلِمْنَا مَا تَنقُصُ الْأَرْضُ مِنْهُمْ وَعِندَنَا كِتَابٌ حَفِيظٌ

“不信道的人们说:‘这真是一件怪事!难道我们死了以后要成土,还能回复原貌吗?这太不可思议了’。我确实知道大地对他们的腐蚀,我这里有一本被保护的天经”。(50:2-4)
这段古兰经文向那些不相信死人会被重新复生的事实的人们坦率地声明:我不但知道那一渐渐分散,回到大自然的仓库的尸体的组成原索在哪里,而且,我还将在复生日把其分散的各个地方的部分全部收集起来,重新组成一具躯体——你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也就是组成一具其实质与原来的那具躯体完全一样的躯体。
在伊斯兰的初期,当我们伟大的先知进述后世这一问题的时候,有一个名叫‘吾版叶·本·胡里伏’的游牧人带着一块腐朽的骨头来到了穆圣跟前。他为了不至于在先知推理和《古兰经》的逻辑面前遭到失败,就把那块骨头碾成了粉末,以此来作为否定后世的活证。当他来到先知面前时,就把那骨粉撒向了空中,并且从他那愚昧的灵魂中发出粗野的叫声:“谁能复活这一朽骨”?
他认为他以这事例将会击垮先知的逻辑,并促使人们也否认后世,最终给复活死人的这一思想盖上一枚“虚妄”的大印。
他的这一愚蠢的思想已到了既对万物的创造没有明确的思想,也不能对他所面临的各种繁杂的问题给予正确回答的地步。他认为已变成土,并且朽骨的原子已消失在茫茫的天际之中,根本没有复生的可能性。
他顽固的认为,渐渐变成分散的原子的尸体,要是再把它重新组合,回复其原状,这是一件不被理智所接受的事。分散的原于是无能再重新开始新生活的。
但是《古兰经》对此用精彩的方式,有力的论证作出了回答:
قَالَ مَنْ يُحْيِي الْعِظَامَ وَهِيَ رَمِيمٌ، قُلْ يُحْيِيهَا الَّذِي أَنشَأَهَا أَوَّلَ مَرَّةٍ وَهُوَ بِكُلِّ خَلْقٍ عَلِيمٌ، الَّذِي جَعَلَ لَكُم مِّنَ الشَّجَرِ الْأَخْضَرِ نَارًا فَإِذَا أَنتُم مِّنْهُ تُوقِدُونَ، أَوَلَيْسَ الَّذِي خَلَقَ السَّمَاوَاتِ وَالْأَرْضَ بِقَادِرٍ عَلَى أَنْ يَخْلُقَ مِثْلَهُم بَلَى وَهُوَ الْخَلَّاقُ الْعَلِيمُ

“他说:‘谁能使朽骨复活呢?’你说:‘最先创造他的,将使他复活,他是全知一切众生的。他为你们用绿树创造火,你们便用那绿树燃火。难道能造天地的,不能造像他们那样的人吗?不然!他确是善造的,确是全知的” (36:78—81)
《古兰经》号召具有感知和认识能力的人,要深入的研究庞大的天体的建造,其中的各种现象,其中具有精确规律的局部以及控制着这个世界的奥妙,稳固的。甚至,人能通过思考,可以懂得复生日复活人并不比他首创现有的这些规律——由一系列各种各样的物质构成——难,细心的思考会得到正确的思想。由此,人能得到一幅他所生存的这个世界的明确的画面,以便能够帮助他理解更深奥的问题。
《古兰经》特别强调了“重新配合”的这一问题,真主说:
أَفَعَيِينَا بِالْخَلْقِ الْأَوَّلِ بَلْ هُمْ فِي لَبْسٍ مِّنْ خَلْقٍ جَدِيدٍ

“我曾因创造而疲倦吗?不然,他们对予再造,是在疑惑中的”。(50:15)
《古兰经》欲使人注意:恢复生命——对于人的能力来说是不可能的——并不是一件复杂的事。对于真主的无限的能力——他能给予死人生命——来说是很容易的。
这些人可以就他们现在的躯体的各个部分——在此之前,它是分散在大地上的各个地方的——而问他们自己,生命的微风是怎样向它吹起的?以至于从无生命的物质中出现了一个活生生的存在物?所以,原子的相互离散并不阻碍其配合。
同样,身体内的原索的相互排斥是不会导致身体分离的,人的思维可以明确地意识到这一问题,即:对予真主的无限创造力来说,重新组合这些由各种相互分离的原子而构成的众多部件,然后使它复活,成为一个新的被造物,是不会有任何困难的。
《古兰经》讲述了真主的无穷的能力,他不但能够重新组合人,而且还能够恢复人身上某一部位的精确的特点,特征。真主说:
أَيَحْسَبُ الْإِنسَانُ أَنْ لَن نَجْمَعَ عِظَامَهُ، بَلَى قَادِرِينَ عَلَى أَن نُّسَوِّيَ بَنَانَهُ

“难道人猜想我绝对不能集合他的骸骨吗?不然我将集合他的骸骨,而且能使他的每一个手指复原”。(75:3—4)
这段经文强调,真主不但能够集合死者的朽骨,并重新复活他,而且,就连四散的天际的原子,真主也能够使它们相互连接,并使它重获新生。
为了实现创造世界的最终目的,当真主的能力准备复生人类时,正如他能够使生命在不动的死的地面上开始的那样,它也能在复生日恢复人的形状。不会有任何因素来限制那一无限的力量恢复人体上的所有的特征。
在这段经文中,有一个有趣的潜隐点,真主从人体的所有奇迹中选择了指纹,把它作为他的能力的见证者,因为,相对来说,有些人有可能在某些部位相似,但是,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其指纹完全相似的两个人。
感性的经验科学肯定:在年龄更换的整个周期和人体组织发生和各种各样的变化中,只有指纹——这一例外现象保持不变,这完全有别于不断变化的人体,包括手指的皮肤偶尔会因某种意外的原因而褪掉,长出新的皮肤,而新的皮肤与先前的皮肤的特征完全相同。因此,那些手纹专家们就清楚的知道:手印是确认人的身份的最好媒介。手印在当今世界被认为是最可靠的凭证。刑警利用指纹来破案。这一独特现象在《古兰经》降示后的十二个世纪里一直不为人知,而这一秘密是英国科学家在一八八四年首次发现的。因此,真正的人理智会毫不怀疑的知道,真主的能力在直接干涉着所有这些奇迹的出现。否则,哪一位有理智的人会承认,盲目的机械的运动能创造出象这样精确,精彩的现象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