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生是真主公道的一个体现


这里所提出的是关于真主公道的问题,它所涉及的范围非常广。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大家观察到:一个人无论他行了善还是作了恶,均不会受到清算和赏报。那些犯罪分子和那些剥夺人们自由的统治者们,他们白始至终一直享受着穷奢极欲的生活,他们为所欲为。尽管如此,他们不会落入法网,受到公正的审判,也不会因他们的行为而受到大自然的谴责。在这个大地上也没有一种力量能砍断人们伸向侵犯他人权力的魔爪,把他们的权力固定在特定的范围内。
最终,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作恶者和廉洁者,沾满了污秽的贪官污吏和那些廉洁奉公,高风亮节,具有高度道德情操的人都将离开这个世界。
不错,宗教坚决禁止人们向那些残暴专政,否认真主的统治者们卑躬屈膝,坚决禁止人们接受他们所做出的任何裁决,并把反对侵略强权定为宗教和生存的义务。但是,反对不义的斗争有时能结出果实,有时则结不出果实。除此之外,有些斗争者们奉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倒在了不义者们的屠刀之下。假若所有正义者和邪恶者的工作档案均沉没于这个世界,被埋葬在被遗忘在坟墓里,那么,真主的公道,睿智及他对众仆民的无限仁慈到那里去了呢?
真主是公正的。他的公正和睿智体现在所有存在的现象之中。
如果我们承认:创造主给那些不义者提供了充分的条件,致使他们能够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以自己所选择的方式来生存,他们不能把握自己的行为,并在获得了权力之后,就为所欲为,无恶不做,却受不到清算;而另一方面,那些被压迫的人们,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受着残暴者们的欺压,难道这不是不义吗?
我们知道:任何一位具有丝毫怜悯心和正义感的人都会不满于这样的不义,那么,那位具有无限仁慈,怜悯和公道的真主会满意于此吗?
具有创造性的思维的人会作出怎样的判断呢?这一创造性的思维是人类的人性得以实现的最完美的现象,是人的存在的特性的表现。
是的,真主没有直接参与这些人的不义行为,没有剥夺他们的权力。但是让不义者和犯罪者们完全自由,给予他们力量和选择权,而最终没有因他们所犯的错误而惩罚他们,这本身就是与公正相违背的。
那么,在真主的公道与精确的清算人们所做所为这两者之间的紧密的联系,就肯定了复生的必要性。
此外,还有一些滔天大罪达到了在这个时间有限的今世不足以惩罚的程度,惩罚一定要与所犯的罪恶相一致。如果罪恶深重,那在这个世界里的惩罚是远远不够的,例如:吸食民指民膏的吸血鬼们,尘世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具臭尸,他象一只饿狼一样捕食着他的猎物,他的双手沾满了成千上万无辜者的鲜血,他在他的私欲的屠宰场里成群成群的屠杀无辜,他沉没于发臭的污水之中,他既不吸取前人的教训,又不考虑美好的未来。面对这些罪恶,假如他象他的那些牺牲品一样,两只白眼一翻就完整了,那么,这一回报将是不公正的,是不够的,因为这只是他对他的牺牲品所犯下的许多罪恶的一个罪恶的惩罚,他所犯下的其余罪恶则没有受到清算。
因此,有许多的罪恶,仅在今世是不能给予惩罚的。如果我们放开我们的理智范围,进行逻辑分析,那我们就一定会成为目光远大的人,我们就会明白:在今世是没有一种力量能够切实的把所有被侵占去的权力归还给人们。
同样,在今世也是没有完美的报赏的。如果我们把那些参加斗争的人们所做的一切不断努力价值与这一充满痛苦与不义的世界中一切相比较,我们就会知道:尖世的回报无论有多么大,与那些崇高的工作相比总是微不足道的,不相宜的。
那些成千上万的从他的知识和他不为名利而做的贡献中获益的人们,在今生今世怎能就他所做出的那些宝贵贡献而给予他相应的报赏呢?一个把自己毕生的精力都用来崇拜真主,为真主的仆人们服务的人,他的服务渗透到了各社会阶层,而最终他为了实现神圣的目标丽献出了他最宝贵的生命,在何时何地,他才能获得应得的报酬呢?在今世,他的年龄不可能延长到获得他所做出的贡献的报酬,那么,这个世界的时间是有限的,它阻碍了给予那些虔诚者以应有的报酬。
继续研究这一问题,使我们注意到:规律是与最高级的包罗万象的真主的规律相联系的。在这个世界里,任何一个被造物,无论是大的或是小的,从微小的原子到数不清的天体,所有这些均是公道的产物——这一公道流行于存在的规律中。所有这些伟大的机器,每时每刻都充满着公道,我们完全可以从存在界的整个现象中得出这一实事。
假如这个世界的各个部分稍稍偏离它们的固定轨道,那么整个世界的规律都要遭到破坏,这个世界就会消失。
因此,作为这个总的规律的一个部分的人,尽管他具有才智,但是也不能把他想象成为这个包罗万象的世界中的一个例外现象。
是的,人是不同于其他万事万物的,因为人具有自由的特性,所以能促使他去做创造性的工作,能为自己打开获得最基本的目的的道路,以便实现他所选择的目标。
这是人得以自豪的特性之一。在整个存在界的现象中,人能够运用这一特性及一系列的能力,来进行创造性的工作,并以此来控制自己内心的毁灭性的动机;同时,真主把人创造成是自由的,除了向世人显示原有的创造规律外,还向世人展示了人的不顺从的叛逆的性格。
假如人被迫寻求自己的精神财富,并被迫行进在通往幸福的道路上,同时,一种强迫性的力量促使人去追求崇高的价值,那么,这一切就都变的没有任何价值了。因为我们必须承认,人是具有真主所赋予的自由的天资和意志的,所以,终有一天,他一定要站在真主公正的法庭前,接受存在的规律——公正法律的审判,而成为创造规律的一个例外。
那么,注意存在界的在各个部分都可见到的被称作是普遍的公正之根本的潮流,并且承认今世是不足以进行许多应进行的善报和恶罚,所以,很自然,另一个清算人类今世之所做所为世界的存在是必定无疑的,这一问题的证据是一个独特的判断,以此,可以获得创造人类的秘密。这一判断的直接结论是:使人生具有价值,并实现自己的愿望,保障自己的基本需求。
从这里,我们也理解道:无需求的主刨造了人,在人未获得完美之前不会使他化为乌有。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不会接受这一结论。
我们都知道,在今世,对人所做的一切给予的回报不包括所有罪犯,但是,有时一些犯罪分子也会受到一点他在今世应受的惩罚,他不但要受到历史的诅咒,而且还会受到命运的折磨,他们尝尽这个生活中的折磨,最终悲惨的死去。
做恶与命运之间的奇异关系并不总是巧合,它是尘世回报的一个小插曲。真主在《古兰经》中说道:
فَأَذَاقَهُمُ اللَّهُ الْخِزْيَ فِي الْحَيَاةِ الدُّنْيَا وَلَعَذَابُ الْآخِرَةِ أَكْبَرُ لَوْ كَانُوا يَعْلَمُونَ

“真主使他们在今世尝试凌辱,而后世的刑罚则是更加严厉的,假如他们知道。”(39:26)
这一责备相当于对那些犯罪分子的警告和所敲的警钟。也许,他们在失去机会前会痛改前非,他们知道,好人的工作都有衡量真假的标准,任何一件恶行都是逃脱不了惩罚;同样,善行必有善报。
一位西方哲学家‘爱莫尔松’说道:“世界相当于乘法表或数学公式,无论我们怎样转动它,它都仍旧保持平衡,答案一致。我们在解决一个数学难题时,无论选择什么途径,到手的数据都是不变的。自然界以自己的沉寂——但以肯定的形式——公开每个秘密,惩罚每件罪恶,回报每件善行,弥补每个不义之行。
被我们称为回报的,也是一种需要,据此,世界通过它的部分而现出其全貌。比如,当我们看到烟时,便肯定知道它是火引起的;当我们看见手或脚时,就敢肯定接下去会是整个身体。
任何一件工作都有其回报,换句话说,根据我们所讲过的规律,它将通过两条道路来使自己完美:第一是通过事情本身及自然所据有的作用与反作用的方法;第二是以公开的形式,自然现象中公开的形式就是所谓的赏与罚,内在惩罚存在于事物本身是用眼睛是看不见的,只有通过理解才能认识到回报的形式。它与事物本身是不相离,但常常很长时间不出现。
罪过所必须受到的惩罚往往在犯罪几年后才发生,但是,它一定要出现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罪有应得,尤如用绳子把它们拴在了一起一样。罪过与惩罚是一棵树上的两个枝子,惩罚是忽然从含苞未放的花骨朵里结出的果实。”
各种丑行的反作用的出现,是伟大的真主不喜欢不义和淫荡的活生生的证据。在后世,犯罪者们一定会受到公正的惩罚。
从另一方面来说,不应轻视回报在教育和引导中的作用——在个人教育和社会教育中。
从这个角度来说,惩罚也是一种仁慈,因为它使人醒悟,改正错误。它相当于是人所交纳的罚金,但是,它具有丰富的利润。
真主在《古兰经》中说道:
إِنَّا عَرَضْنَا الْأَمَانَةَ عَلَى السَّمَاوَاتِ وَالْأَرْضِ وَالْجِبَالِ فَأَبَيْنَ أَن يَحْمِلْنَهَا وَأَشْفَقْنَ مِنْهَا وَحَمَلَهَا الْإِنسَانُ

“我确已将重任信托于天地和山岳,但它们不肯承担它,它们畏惧它。而人却承担了……”(33:72)
真主为了使自己的公正达到完美,因此,就不强迫人去做事。真主向人呈现了被山岳所拒绝了的神圣的信托,人接受了它,那是因为,人只有通过工作和努力,并经受考验才能达到崇高的品位。
真主说:“各人将因自己的营谋而作抵押。”
也就是说:在令世以违犯法律的形式而出现的,在后世将以对犯罪者惩罚的形式而出现,以便执行真主的公道。真主及其普及的公正的信仰,可以促使人遵守法纪。
一位神学家‘奥革斯旦’说:“最崇高的事情就是人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青奉献在为真主服务的道路上,那是因为服务于真主的灵魂控制着肉体,股务于真主的理智左右着人的私欲及其它感情。因此我们要问:不懂得为真主服务的人,怎么可能拥有公正呢?因为,很容易的就能发现,这种人,他的灵魂既不控制他的肉体,他的理智也不左右他的感情。”在这些人看来,理想生活就是《古兰经》中所提到的死后之生活:
وَمَا هَذِهِ الْحَيَاةُ الدُّنْيَا إِلَّا لَهْوٌ وَلَعِبٌ وَإِنَّ الدَّارَ الْآخِرَةَ لَهِيَ الْحَيَوَانُ لَوْ كَانُوا يَعْلَمُونَ

“这种今世的生活,只是娱乐和游戏。今世的住宅确是充满生活的,假若他们知道……。”(29:64)
因此,我们发现信仰真主的人,不但不怕死亡,而且还渴望死亡时为他奏响交响乐的那一瞬间。
يَا أَيَّتُهَا النَّفْسُ الْمُطْمَئِنَّةُ ارْجِعِي إِلَى رَبِّكِ رَاضِيَةً مَّرْضِيَّةً

“安定的灵魂啊!你就当喜悦地,被喜悦地归于你的主。”(89:27—28)
在那个世界里,幸福是本体的目的,在那里有着我们的理智所无法想象的享受。
那么,这一充满着不义的生活,只是整个生命的一个短暂的历程,在这一期间,一部份人的工作结果促使他们接近真主。与此同时,另一部分人的工作结果则促使他们接近恶魔和永久的惩罚。这两个归宿相同吗?一个归宿是火狱,是,痛苦的,另一个归宿是天堂,是幸福的。人可以自由选择这两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