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这个世界实质的两种观点

人不能正视自己的精神,人格坠落的危险,也无能建立起一道保护它的大坝,除非他笃信宗教,相信启示——它保证我们的痛苦和欢乐绝不白白的付之东流。我们并不是走向虚无,而是不断的奔向真主。也就是说;“我们只是暂时地逗留在这个地球上,直到后世的来临。我们将在清算日全部从坟墓中被复生起来,从这个狭小的地球迁往永恒宽阔的居所。我们在那在永恒的居所中将受到真主——那一永存者的仁慈的待遇。
相信永恒实在的存在,会给予人以价值和尊严。这一信仰将能显示出人的崇高形象,如果没有这一信仰,那么自然界的所有的奇迹和奥秘都将失去它的意义。因此,人一旦获得这一信仰,那他就会无忧无虑。
法国思想家(约翰·布丹)说:“当人纯洁自己的思想,驱除那折磨着他的灵魂的私心杂念时,他就会从平庸的凡事上升华,而面向美丽的大自然。他尽情地享受美丽的大自然。思索抒种植物,大自然的源泉,并观察它的结构,形式,相互间的正反关系以及存在于自然界中的每个现象中的一系列的因果关系。
只要他越过这第一阶段,那会就会借助他那思想和想象的翅膀邀游之天空,认识耶苍穹的宏伟与壮丽。他将能看到那其中巨大的运动和它们之间漫漫的距离,倾听那世界的各个角落所奏出的优美的旋律,那时,他的整个存在都将沉浸在深深的快乐中,并渴望认识第一因,那自身洋溢着美的创造者。但是他知道,这一因的能力,智力,善及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人是无能认识的,那时他的内心也就平静了下来。”
如果今世被看作是一所考场,后世是这一生活的延续 ——但是,后世是高水平的,躯体只是执行器官和表现要求与欲望的媒介——,那么,人的人性就不仅仅局限于封闭的圈子之中,而是邀游在广阔的天际中,升向崇高的境界。因此,人的生活就更加富有现实意义。
假若我们就信仰后世对维护社会安定,制止淫乱,背叛和违法乱纪所起到的影响给予评价的话,我们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信仰是扼制那促使人犯罪作恶的难以驾驭的欲念的唯一力量。对后世的信仰是保护人免遭私欲袭击的盾牌。象这样的人,他决不为自己的利益着想,而是坚定的遵循着道德的准则,他相信它,并且在无需任何外界压力的情况下凭着自己的良心来接受它。
只靠提高文化,经济,科技水平和增强法律的机构是不能实现人类那一伟大目标的,也不能给社会带来公平,平等。
今天我们看到,汹涌澎湃的淫荡,不公平和残忍的浪潮正席卷着那些所谓文化与经济发达,法律机构健全的国家。尽管这些国家拥有强大的警察机构;科技与工业革命给它提供了精密的仪器,使他们能够控制各种社会暴力,但是,它还是不能管制那难以驾驶的欲望的缰绳,也无法制止犯罪的因素。腐败的浪潮在不断的上涨,然而那代替了唯一能够驯服欲念,制止邪恶的信仰的精密仪器已经失去了它的效用。
在当今时代,有不少人厌恶笼罩着社会的那种形势。他们在那一社会形势下不感到精疲力尽,但是,他们不能提出任何改善的方案,甚至不能明确把握他们未来的命运。
被病态的文化所控制的社会,无疑会成为一个充满了堕落和忧郎的社会。所渭病态文化就是指没有目标,悲观厌世,感到生活无味。这一文化最明显的标志就是思想的迷惘。任何想消除漫延在这一角逐场中的混乱,制止邪恶趋向的解决办法都是徒劳无益的。
现代科学除了把人从许多领域内排除出去外,这一现象肯定对人性的影响也很大,它对正确信仰的人是有益的,而对没有正确信仰的人是有害的,那是因为人不能经常从知识中得出符合逻辑的结论。因此,我们要想使科学文明成为有益的,我们就要随着科学与文化的发展来提高正确的符合理性的信仰。
在这个我们感到有必要提倡美德的世界里,面对今世物质的享受,人的能力正面临着考验。而相信永恒的家园,不但开阔了人的眼界,而且还使他从内心深处受到根本的改变,尤如一浪扑一浪,以至达到能够控制住在生活的领域中想获得各种利益的欲望及利欲熏心的疯狂的贪婪,进而,他等待着崇高的报酬,谨防痛苦的刑罚,并使他自己摆脱短暂的居所,他象一个商队一样将迅速地经过这个地球。当他告别这个不能长存的肉体,逃离这个狭隘的地球时,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将敞开,在他的面前,他将任意享受那与今生今世所得的利益绝对无法相比的恩惠。
人只要在这个世界里,他就充满了希望。在这种情况下,当他有了信仰时,他知道,这个世界里的机遇是有限的,其中的利润是微薄的,既便是他得到了,他也不能长期的守住它,真正的欢乐和享受是不会仅仅局限于这一短暂的时期的,于是,他就不会受到无穷无尽的欲望的左右。也不会因为得不到那些享受而忧愁和失望。
他对物质利益的态度,并不是一个因害怕在死亡之前自己的生计会断绝的草率者的态度是因为这些利益被看作是尘世崇拜者的目标,丽信仰后世的人们在这个大地上所投出的善的资本,均被看作是通向永恒的目的途径。
除此以外,以淡泊的态度来对待这个世界中的一切,才会使人内心平静。在宗教的准则下,内心平静无疑会给现有的生活更增加乐趣。
让·雅克·卢棱说道:“我知道我在走向消亡,在这个世界里,我为什么耍给自己无端地寻找牵挂呢?这个世界中的每一样事物都在改变和消亡,我自己也很快将要消失,因而,对这个尘世的牵挂有什么益处呢?我的孩子爱弥尔!假如我失去了你,那我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保留呢?尽管如此,我也要对这一不幸的灾难作好准备,因为任何人也无能向我保证,我将在你之前告别这个世界。
那么,如果你耍想过幸福,合理的生活,那你就只去追求永不消失的美的事物。你要尽力使自己不要过多的需求,应勇于奉献,你应只寻求不违背道德准则的事,你要使自己不因失去的而痛心,你绝不要做违背良心的事,那时,你一定会是幸福的,你将决不牵挂尘世的一世。”
是的,当人的精神具有了正确的信仰,并确信自己是永存的时候,他就会感到有一种无穷的和神奇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他会感到,他对这个并非久居这地的尘世上的一切事物都不会有丝毫牵挂。事实上,他已成了这个世界的掌管者。面对尘世上的各种骗局和私欲的诱惑,心灵的平静会使他坚强起来,那时,他就不会因物质的缺少或不幸的灾难而叫苦连天,也不会因取得成功或遇到快乐的事情而忘乎所以,所有促使他人毁灭的事对人都不会起到任何不良的影响。
需要强调的是,信仰后世的人有价值的特点之一就是他感到:他的未来建立在今世生活中他所做一切工作上。因此,他的工作的意图是纯洁而又真诚的,决无任何沽名钓誉的成份。
象这样的信仰,不仅能提高工作质量而且能增加工作的数量。这一信仰越虔诚,其工作就越真挚。
他还会感到,他的工作受到严密的监视。他所做的工作,无论是善还是恶,均要被记寻在帐本之中,然后被保存起来,将在审判日被审判。很明显,任何事也是逃不过记录者的。
凡是内心缺少对末日信仰的人,会以消极的眼光看待最真实的现实问题,因为他认为对他所作的各种工作是不会有什么审查清算的,他认为他今天玩火,明天是不会受到它的火焰的焚烧的;现在作恶,将来是不会受到恶劣后果的影响的。他生活的梦幻的海洋中,他的周围充满了丑恶,他的眼光只投向形形色色的丑恶,他用一种冷淡,无神的眼光注视着崇高的美的心灵。如果交给他一项重大的工作,盲目的毫无目标的未来——根据他的思想观点——不会向他阐明他自己所具有的能力(使他对自己的能力失去信心),因此,他就对所有美德和感情的事物都不屑一顾,并缺少人类优良的品格。同样,在背倌弃义和犯罪的问题上也是如此,只要他不落人法网,他就不会感到有另一个法律机关将对人的罪恶。进行清算,给他以应有的惩罚。
人类的宪法最基本的缺陷就是,宜布人类的生活以死亡而结终。他们根据大多数人的感情的原望而给自已制定宪法,然而,天启的宪法则迫寻另一条路,即:人类的生活是永恒的,生命不因死亡而告终。因此,天启的宪法是根据这一思想趋向而制定的。
这里必须要强调的是,在塑造人的崇高境界,并使人从根本上发生变化这一方面,人类的科学和思想是无法与宗教相比的,就是因为这一与人类的天性不相协调的思想规律,对导致人沉沦于淫荡的深渊,并导致社会动荡不安。
因此,笃信宗教的人就会遵循他相信是永久性的法律,他的行动计划是向着超越时空的永恒的世界进发,这样的人比那戴着人类有限知识的眼镜来衡量事物的人更加崇高。